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抟土山异变

小段探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什么怎么了?”萧华奇怪了,问道,“我怎么听不明白?”

    “师父,”叶剑回答道,“您的声音听起来好似丢了魂儿啊!”

    “哼,”萧华冷哼一声道,“那是传犀把声音搞差了。”

    “哦哦,”叶剑在那边连连点头道,“弟子明白了。”

    “你那边如何?”萧华问道。

    “蓉儿现在还没回来,”叶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色,低声道,“弟子现在正陪着柳晏翾,前往抟土山!”

    “抟土山?”萧华一愣,他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在娲皇宫内得到的抟土之术。

    “是的,”叶剑回答道,“是风家的一处禁地,寻常人等不能进入。”

    说着,叶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笑道:“不过这戒律对柳晏翾无效,现在整个上古世家都要看柳晏翾的脸色,唯恐她不高兴,师父,你猜这是为何?”

    屁话嘛,柳晏妤要招亲,还是大帝血脉,还是什么上古世家第一女仙,她的妹妹到哪里,谁不得笑脸儿相迎啊?

    不过,萧华稳住混乱的心思,问道:“为什么啊?”

    “哈哈,因为她的姐姐叫柳晏妤,是上古世家第一美女,不光这个风雪,就是所有上古世家年轻一代的男弟子,都想娶柳晏妤为妻!”叶剑说着,居然有些小兴奋,“因为狼多肉少,所以柳家早就想了个办法,准备招亲,我听柳晏翾说了,招亲仅限于上古世家,柳家给了每个世家一件参加招亲的信物,让他们在自己族内挑选一个合适的弟子,招亲开始的时候呢,这个弟子凭借这信物参加遴选,谁能胜出谁就可以迎娶柳晏妤!不过呢,上古世家人才凋零的厉害,据说这风雪是年轻弟子的第一人,如今已经天仙高阶,而且他跟柳晏妤还是表亲,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哼”萧华心中一疼,没来由的冷哼一声。

    叶剑不解,急忙陪笑道:“哦,对了,还有,据说还有个孙家,也有个出色的弟子叫做孙月,也算是个强有力的竞争者,已经天仙中阶了……”

    萧华感觉自己有些手脚发冷,他低声道,“参加遴选的信物是什么?几时开始招亲?”

    “啊?”叶剑愣了一下,挠挠头道,“这个弟子还没问,不过是刚刚无聊,黄梦翔跟我瞎扯呢!”

    萧华还想说些什么,叶剑低声道:“师父,要进抟土山了!”

    说完,叶剑的声音消失,萧华看看传犀光影黯淡,知道无法传讯,他轻叹一声依旧闭目,时间在流逝,萧华的心在煎熬,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心静如水。

    “萧华,翾儿既把弥天环给你,我若是把你杀了,她必定伤心,所以我不会要你命,但是,我不希望有人知道紫金船在云梦泽出现过……”

    ……

    “萧华,刚刚的诗词,是……是我给一个人写的,我本以为他是盖世英豪,但……但现在,我的的确确觉得,什么盖世英豪根本不算什么,我……我只希望你能力挽狂澜,你放心!你若是不能离开星塔之城,我……我也必然死在此处!我柳晏妤再次明誓,我愿与萧华共生死!!!”

    “你,你去吧,你若生,我就活,你若死,我绝不会独生!!”

    从萧华见到柳晏妤的第一句话,一直到最后见到柳晏妤的最后一句话,每句话,每个细节,柳晏翾的每个神色,萧华都记得一清二楚,萧华从来没觉得柳晏妤居然在自己心中如此重要!

    但是,萧华又赫然发现,自己其实跟柳晏妤根本没见过几次面的!

    先前萧华或许不明白柳晏妤为何在星塔之城不告而别,现在想起来,他的心中居然有那么一丝的甜蜜,若柳晏妤心中那个无他,为何会那般凄然的离去??

    萧华在量天阙宗殿不知名大殿内等候,补天阙内,柳晏翾在风雪的陪同下已经到了抟土山下。

    抟土山虽然是山,其实也是一片空间,叶剑飞入其中,迎面就见到一个土黄色山形轮廓绽放土黄色光焰。

    这光焰虽然将整个空间照亮,可偏偏的,温柔至极,一点儿都不耀眼。

    而光焰摇曳间,看起来有好似一个展翅欲飞的凤凰!

    再看山形轮廓之上,光焰之内,又有数不胜数的土黄色花瓣在迎风招展。

    土黄色花瓣远远看去,又是凤凰模样,不正是风雪口中的凤凰花?

    “这,”叶剑看到凤凰花,虽然数不胜数,但他很是古怪的感知到,这凤凰花该是有一亿三千二百朵!

    朵朵凤凰花,或是迎风展翅,或是合羽低鸣,不一而足,每朵凤凰花都跟其它不同。

    “哎哟,”飞在头前的柳晏翾忽然惊呼道,“雪哥哥,这……这里怎么如此古怪?”

    一声雪哥哥叫的风雪心花怒放了,他急忙飞将过来,奇道:“翾儿,抟土山你又不是没来过,怎么古怪了?”

    “上次我来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啊!”柳晏翾撅嘴,一脸的回忆道,“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山,而这次感觉……感觉山上有声音??还有种回家的感觉……”

    “哈哈,”风雪笑道,“你上次来的时候还小的很,你姐姐抱着你随便看看。而且那时候啊,凤凰花没开,现在凤凰花开了,应该有风声,或者花语吧?至于回家,华婶的家不就是你的家么?”

    “嘻嘻,也是啊”柳晏翾笑笑,看着漫天的花影,说道,“这么好看的凤凰花,我还真不舍得摘呢!”

    “你不摘,过三百六十年之后,它们也会败落,”风雪笑道,“你若是喜欢,就去摘吧!”

    “雪哥哥真好,”柳晏翾眉开眼笑了,“我多摘几朵,带回去给姊姊!”

    “嗯,嗯,”风雪忙不择地的点头道,“顺便也跟晏妤说,有时间还是自己来摘,那样最好了。”

    “好的”柳晏翾说着,径直飞上抟土山。

    不过柳晏翾刚飞几步,转头对风雪说道:“雪哥哥,我叫梦翔一起好不好?”

    “这个,”风雪看看不远处矮小的可怜的黄梦翔,有些迟疑。

    “好不好嘛,”柳晏翾撒娇道,“我让她帮我拿着凤凰花,好给我姊姊。”

    “好,好,”一旦涉及柳晏妤,风雪怎么能说不好?

    黄梦翔抿嘴一笑,在柳晏翾的招手间飞到柳晏翾的旁边,被柳晏翾大手一抓,跟着飞走。

    看着柳晏翾带着黄梦翔飞往凤凰光影的胸腹之处,风雪张张嘴,本是要阻止的,可话到嘴边又是咽下。只是转头对叶剑淡淡的说道:“你在此处等候,莫要乱动。”

    叶剑自然不会上前,他微微点头。

    “嘻嘻,”柳晏翾似乎很高兴,带着黄梦翔飞落到抟土山上,探手去摘那朵看起来展翅欲飞的凤凰花。

    可是,也就在柳晏翾身形落下,她的脚刚刚触到抟土山,异变突生。

    “吼,”柳晏翾触地的所在忽然震鸣,这震鸣极其古怪,跟寻常仙器震鸣,或者空间震鸣皆是不同,如同仙兽狂吼。

    随即,整个抟土山都在晃动,那本是安详,雍容的凤凰光焰骤然展翅,好似愤怒至极!

    “不好!”风雪从来不曾见过抟土山如此动静,他脸色微变,急道,“翾儿,快回!”

    说完,风雪周身生出剑光,化作一道狂风扑向柳晏翾。

    “吼”风雪刚刚飞起,抟土山再次生出第二道震鸣,无形的波动如同无上的怒意,从抟土山上直冲空间各处!

    “啊!”即便是天仙高阶的风雪,也被这波动冲击的剑光粉碎,仙躯闪动紫金碎光,无法控制平衡的倒飞!

    叶剑见机的快,身形急退。

    “噗噗噗”

    远处抟土山上,一亿三千二百朵凤凰花朵朵炸裂,每一朵凤凰花里都渗出一缕血丝!

    而待得所有凤凰花皆是破碎,那一亿三千二百道血丝化作血色凤凰扑向目瞪口呆的柳晏翾。

    至于黄梦翔,早被震鸣击得昏死,跌落在旁边。

    此时,柳晏翾身上生出血色,眉心间又有一点血色如同菩提了。

    血丝落入柳晏翾体内,“啊”柳晏翾忍不住一声惨叫,与此同时,抟土山第三次生出低吼,这低吼包含悲哀和不屈,抟土山空间土黄色光影寸寸断裂,抟土山上,生出一个状若人身蛇尾的漩涡,将柳晏翾和昏死的黄梦翔吞入其中!

    “怎么回事儿?”

    风雪挣扎了起身,还不等他站稳,“嗡”他的身后,抟土山空间被生生撕开,家主风苍足踏彩虹从空间缝隙中强行挤了进来。

    “家主,”风雪急道,“是柳晏翾……”

    “什么?”风苍一听就急了,“这小丫头又闯什么祸了?”

    “不是,不是,”风雪紧忙解释,而此时他感觉暗中狂暴的波动已经过去,立即尝试飞往抟土山,眼见身形能动,他边是飞起,边是解释道,“翾儿没闯祸,她不过是去摘凤凰花……”

    “我的天啊!”风雪三言两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完,风苍也傻了,他看着已经恢复如此的抟土山惊道,“莫非……”

    “莫非翾儿是大气运之人,这是真的??”

    风苍后面的话没说,但他跟风雪相互看看,眼中都是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