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断密涧

秋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虚心接受批评,认真改过不就好了。”林希言接着孙家昌的话茬立马说道。

    “批评我们在政治上开展不积极,具体要怎么开展?”褚云亮看着他虚心地求教道。

    “这简单,认真的学习上级文件,领会上面的精神。”林希言张口就来,回答的完美的让人无可挑剔。

    “你……”褚云亮看着滑不溜丢的林希言真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你给我说实话。”褚云亮看着他着急地问道,“他们来干什么?”

    “检查工作,表扬我们。”林希言淡定随和地看着他们说道。

    褚云亮认认真真地看着他那不似作假的样子,他那真诚的眼神太有欺骗性了。

    一时间也琢磨不透他。

    林希言看着他们说道,“看你们唱京剧,心有些痒,我也一来一段儿。”

    “你也会?会唱什么?”孙家昌饶有兴致地问道。

    “断密涧。”林希言双眸轻轻晃了晃道。

    “我来给你伴奏。”孙家昌兴致勃勃地说道,说着坐在长椅上,拉开架势,乐曲滑出。

    林希言摆好姿势,开口唱了起来。

    啧啧……这一亮嗓就让人惊艳:你杀那公主因为何故啊?忘恩无义所为那桩,昨夜晚在空中饮琼浆,夫妻们对坐叙叙家常,谁知竟,谁知贱人发癫狂,大丈夫岂容妇人犟,因此拔剑斩河阳……

    “好好好!字正腔圆,想不到小林唱的这么好。”孙家昌看着林希言夸赞道。

    “谬赞,谬赞,只会这一段儿。”林希言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哟!我得赶紧回去给孩子做饭了。你们继续。”

    “哎!别走啊!”孙家昌长臂一伸拉着他说道,“让弟妹做饭呗!”朝褚云亮使使眼色,趁他精神放松的时候,再问问。

    “不行,我爱人不在家,昨晚上出诊还没回来呢!”林希言拂开他的手,抱歉的看着他们道,“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我走了。”话落转身离开,脚步匆匆,眨眼间就没了人影。

    “老褚,你怎么了?”孙家昌回头看着呆愣愣的褚云亮问道,“老褚,老褚,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褚云亮回过神儿来看着他说道,“没什么!”

    “没什么?”孙家昌疑惑地看着他说道,“这叫没什么?你怎么不问他啊!趁他精神松懈的时候。”

    “老孙,你太小看小林了,他那个人嘴巴严的跟河蚌似的,不想说的时候甭想撬开。”褚云亮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那咱还怎么打听呢?”孙家昌担心地说道,“我总觉得上面这次来,是来者不善。”

    “他已经告诉我们了。”褚云亮微微眯眼睛看着滔滔江水道。

    “告诉我们了,我咋不知道呢?”孙家昌一脸不解地看着褚云亮说道。

    “他唱的什么?”褚云亮扭头看着他说道。

    “断密涧啊!”孙家昌眨眨眼看着他说道,“名家名段,我也会!”

    褚云亮闻言轻抚额头道,“谁跟你说这个了。”

    “那你想说什么?”孙家昌着急地说道,“你就别卖关子了,急死人了。”

    “断密涧的背景是什么?”褚云亮看着他继续问道。

    “这谁不知道,不就是隋末群雄并起,纷纷割据,人才济济,初以瓦岗寨为最盛。后来瓦岗散将,李密先投唐后反唐,死在断密涧的故事。”孙家昌张口就来,简单的说了一下断密涧的背景,“可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如此明显你还看不出来什么?”褚云亮食指指指自己的脑袋,“多动脑好好想想。”

    “啊!”孙家昌低头沉吟了片刻,腾的一下站起来道,“他们不会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你说呢?”褚云亮双眸黑漆漆地看着他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孙家昌着急地走来走去道。

    “李密怎么死的。”褚云亮看着他直白地问道。

    “反唐呗!”孙家昌琢磨了一下道,“那咱不反不就行了,这简单啊!咱也没这个打算。”笑着又道,“走了,走了,回家。一大早起来困死我了。”

    褚云亮看着大大咧咧的他,轻叹一声道,“你回来。”

    “又怎么了??”孙家昌回身看着他说道。

    “咱们过的平平静静的是因为有人给咱顶着。”褚云亮看着他直白地说道。

    “顶着?”孙家昌眨眨眼意味过来道,“你是说咱们的头儿。”

    “嗯!”褚云亮轻点了下头道,“以后少惹事。”

    “我没惹事啊!这几年咱可是兢兢业业的工作,不然上面也不会表扬咱们。”孙家昌委屈巴巴地说道,“让你说的咱好像干了啥坏事似的。”

    “走了,走了,咱继续保持与组织的高度一致就好了。”孙家昌拉着他就走道,“再说了他们不是走了吗?那就代表没事,难不成没影的事情,还真造一个。”

    “你说呢?”褚云亮看着他反问道,“我们都不是小孩子,别天真幼稚了。咱们亲身经历的还少吗?”

    “知道了!”孙家昌闻言身形一僵,艰难地说道。

    褚云亮看着被打击的太大的他,拍着他的肩膀道,“也别太悲观了,凡是讲真凭实据。咱又没做过,所以也别担心。别自己吓自己。”

    你能安心,我能安心吗?我这心里揣着个定时炸弹,让他日夜难安啊!

    本来稍稍放心了的孙家昌,结果来你这么一杠子,吓得魂都快没了。

    越想越后怕,这额头上起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老孙你怎么了?”褚云亮看着他关心地问道,“怎么出这么多汗。”

    孙家昌拽着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实话实说道,“还不是被吓得。”

    褚云亮闻言赶紧宽慰他,别胡思乱想。见孙家昌脸色如常才与他分开各回各家。

    孙家昌目送褚云亮离开,才扶着路边的长椅坐了下来,双手不停的绞着,手背上青筋暴突。

    现在唯一安慰的就是那些袁大头不在家里,拿着油纸包着藏在家门口前大水缸里。

    水缸里养着鱼、蟹、虾……不会引人注目。

    孙家昌平复了情绪后,才起身往家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