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4章 圣使降临

花幽山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是……”沈浪皱了皱眉。

    玉罗刹解释道:“此物名为“千面神泥”,涂抹在身,可任意改变自身的容貌体型和气息修为,且不会被修士的神念和瞳术觉察出任何端倪,唯一的弱点是遇水会消融。”

    “这千面神泥是本姑娘的珍藏货,量已经不多了,剩下的量也只够我们两个使用一次。

    利用此泥易容过后,切记不要被水属性攻击击中!”

    玉罗刹再三叮嘱道。

    “好!”

    沈浪点了点头,终于明白先前玉罗刹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解除易容,原来是易容之物太过珍贵。

    瞥了眼地面上昏厥过去的两名熊首人身的妖修,沈浪将玉缸中近半数的千面神泥涂抹在身,易容成了其中一名妖修的模样,气息也压制在了天仙初期。

    玉罗刹利用剩下的千面神泥,易容成了先前的黑甲女妖。

    沈浪对倒地的两名妖修施展起了搜魂术,获取了一些有用的情报,随后放出一把九昧真火,将两人的肉身烧成了灰烬。

    归顺派大军本就是东拼西凑的,失踪了个把天仙修士,不会引起任何怀疑。

    做完这些事后,沈浪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件未曾认主的“银龙剑”,扔给了玉罗刹,道:“玉罗刹,此剑是司夜圣使的融灵级仙宝,威力不俗,就送给你防身了。”

    玉罗刹下意识接过这件银光惊人的飞剑,心中很是喜欢,但面子上有些过不去,转手又扔了回去,高傲道:“本姑娘自己有防身法宝,还用不着你来可怜。”

    沈浪有点头疼,沉声道:“玉罗刹,接下来还不知道会面对什么危险,有一件融灵级仙宝傍身,对你自有好处。

    再说,我以前也收过你的银霓剑,这次算咱们扯平了!”

    说罢,沈浪又将银龙剑扔了过去。

    玉罗刹最终还是收下了,撇嘴道:“丑话说在前面,你可别指望一点小恩小惠就能让本姑娘对你感恩戴德。”

    虽然嘴上强硬,但她心里始终觉得受之有愧。

    沈浪已经送给了自己乾坤颠倒阵的玉简,现在又送给自己一件珍贵无比的融灵级仙宝,玉罗刹心中十分感动,毕竟这世间不会有其他哪个男的能对自己这么好。

    她下定决心要好好的帮沈浪一次。

    两人聊了几句后便开始闭目养神,为几日之后的行动做好准备。

    转眼间,过了两日。

    沈浪和玉罗刹终于接到了通知,三圣教的第九号使徒发布命令,让所有的归顺派天仙修士速去云梦州的“天水湖”集合,恭迎圣使。

    使徒只传唤天仙修士集合,至于归顺派大军依旧滞留在原地,继续镇守边界。

    得到命令的沈浪和玉罗刹两人,当即出发去往天水湖。

    临行之前,为了以防万一,沈浪不忘将自己的储物戒指摘下,放置进广天宫内,并让玉罗刹也将储物戒指放进广天宫。

    自沈浪修为臻至天仙巅峰后,对广天宫的掌控能力比以前强出一大截,已经可以将自身储物戒指等器物放置进广天宫内,相当于一座储物空间。

    唯一的局限性,就是不能放置活物。

    一旦在广天宫内存在活物,沈浪就无法将广天宫收进自己体内。

    他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防止三圣教使徒检查他们的储物戒指,沈浪总感觉三圣教使徒的这次传唤没那么简单。

    ……    天水湖位于云梦州中部,是一片方圆十几万里的巨大湖泊,空气湿冷,雾气弥漫。

    正午,湖泊上空聚集着数十名天仙修士。

    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归顺派天仙修士陆续赶到现场,恭恭敬敬的候在白袍使徒身后。

    沈浪和玉罗刹赶到了现场,向白袍使徒深施一礼后,便混进了人群之中,等待圣使来临。

    足足等了两日,三圣教的圣使终于来了!    天水湖远处天边闪现起一道七彩霞光,由远及近,竟是一片七彩霞云,华丽无比。

    霞云之中,隐现两道人影。

    两道人影似乎都是人族修士,其中一人紫袍银发,貌如青年,面相妖异;另一人是个身披火红色铠甲的壮汉,体格魁梧健硕。

    两人的眉心处赫然凝聚着四片绚丽的金花,代表着罗天上仙的身份!    两人身后,还候着两名随行的三圣教使徒,手背上各刻着“二十二”和“二十三”的字样,姿态端庄。

    七彩霞云几乎如瞬移般骤然而至,出现在众人眼前。

    “拜见玄幽圣使,炎煌圣使!”

    随着白袍使徒单膝下跪,口中发出机械般的声音,所有的归顺派天仙修士纷纷躬身拜道:“拜见两位圣使大人!”

    绝大部分天仙修士还是头一次看见真正的罗天上仙,个个诚惶诚恐,目不斜视。

    七彩霞云中的紫袍青年名为“玄幽圣使”,在三圣教十大圣使中排名第七。

    而那名身披火红色铠甲的壮汉名为“炎煌圣使”,在十大圣使中排名第九。

    大家可在违心上艘蚣中昊作者的笔名,有情节分析和剧透。

    霞云中的炎煌圣使扫了眼下方的百名天仙修士,一股庞大到令人窒息的灵压笼罩在这些归顺派天仙修士身上。

    “嘶!”

    众天仙修士几乎被这股灵压逼的身形不稳,无一不露出惊恐骇然之色,不少修士双脚都在发抖。

    就连人群中的沈浪和玉罗刹,呼吸都有些困难!    沈浪能感觉出对方并非刻意释放灵压,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能给人如此恐怖的压迫感,着实让人惊悚!    他心有预感,这次来的两名三圣教圣使,恐怕比司夜圣使还要强大!    好在对方并未识破自己和玉罗刹的易容伪装。

    炎煌圣使表情十分不满,目光转向白袍使徒,冷声质问道:“阿九,先前给足你时间准备了,怎么就这么点人手?”

    白袍使徒木讷道:“炎煌圣使恕罪,如今天木仙域修士数量越发稀少,属下找不到更多的天仙修士。”

    “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何用!”

    炎煌圣使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霞云中的玄幽圣使漠然道:“罢了炎煌,呵斥一个傀儡,和对牛弹琴没什么区别。

    只怪司夜那个废物先前调走了不少天木仙域本土的天仙修士,眼下能凑齐百人,已经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