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饭席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双方合作也得讲策略.李副总理得让杨定知道他的重要性.但又不能太把杨定当回事儿了.有求必应.何况这真是一件小事儿.

    杨定不知道李副总理盘算着什么.语气委婉之极.

    “老爷子.您可不能这样呀.要是您不插手.不降职不撤职.省里肯定会把我调离万康县.这事情本來就是有人冲着我來的.我暂时不想离开.”

    李副总理想了想.说道.“那这样.我先看看你那些破事儿.要是能帮我肯定会帮的.你也该知道.很多东西都是透明的.尤其像我这样的位置.一举一动都被很多人盯着.走错一步会遭來恶名.我协调协调.”

    杨定并不是贪恋权势.现在确实不能离开万康县.就算有人把自己调去一个经济发达地区.杨定也不愿意离开.他的宏伟蓝图刚刚有些谱.

    杨定听着李副总理沒有说死的答复.心里有些着急.说道.“老爷子.当我求你了.我不求升官不求调到条件好的地区.我就在万康县待几年.要不.您开个条件.”

    若是视频通话.杨定一定可以看到此刻李副总理嘴角露出的一抹笑容.

    “这个嘛……”.杨定的话说到了李副总理心头.杨定主动谈条件那更是不错.

    “好.杨总.最近华夏国南部海域有些不太平.不知道你能不能慷慨解囊.损一艘巡洋舰.”

    嚯.一开口就是要钱.还是大钱.杨定心里暗骂起來.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呀.可是沒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花钱可以摆平的麻烦.不是麻烦.

    杨定说道.“老爷子.这事情我答应了.你也得把我刚才说的事情处理好.这是交易.”

    人情用不了.人家不讲关系讲利益.

    果然.李副总理变了调.“呵呵.好好.小事一桩.你安心工作吧.”

    有了利益交换.事情也好办了.杨定不得不面对现实.李副总理真是老奸巨滑啊.

    巨星集团和三联社可以生钱.在华夏国政府的扶持之下.每年超20%以上的利润是稳当的.可是要把巨星集团打造成全世界的商界王朝.杨定认为.还为迟尚早.

    眼下最火的便是米国的哈根集团.杰恩把所有人都坑了.一举成为全球第一富豪、全球第一大财团.

    虽然和杨定相隔甚远.也沒见过面.但杨定对杰恩心里十分不满.就差那么一点点.巨星集团上回便成了垫脚石.哪里有现在自己的好日子.

    杨定这人嫉恶如仇.杰恩隐隐之中已经站在了杨定的对立面.

    舞会在周日晚上.人不多.除了审计组的人.炎州州委、政府沒有领导参加.万康县也仅有六个人参加.

    杨定进了包间.伍立行十分热情的走了过來.像是看到了什么宝贝一般.“呵呵.杨县长.终于來了.我们正聊起你呢.哈哈.”

    金若云坐在一张独沙发上.翘着腿看过來.今天她还是刻意打扮了一番.舞会嘛.并不是为了伍立行而化上淡装.而是金若云一向很看重场合、身份、衣着.

    长裙近乎到了拖地的位置.灰色显得金若云成熟.但这条长裙把金若云包裹得很严实.杨定想了想.也许是因为有伍立行吧.否则金若云可以更艳丽一些.

    最后一个晚上.伍立行心想好处该有了吧.于是拉着杨定非要坐他身边.

    杨定看了看.有三张圆桌.坐哪里不好呀.他可不想挨着伍立行坐.说白了.这次审计结束.或许两人一辈子也不可能再相见.

    杨定说道.“伍特派员身份尊贵.我看呀.应该金书记陪你坐.我呀.就把你手下的处长们照顾好吧.”

    说完杨定轻轻甩开了伍立行.走到了另一桌.

    伍立行的脸色很不好看.杨定这是什么意思.不想和自己坐在一起.那表示呢.东西呢.钱呢.

    金若云瞪了瞪杨定的背影.她本就不想挨着伍立行.杨定怎么能这么说话.这不是把自己推向火坑吗.金若云心里有些痛楚.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说这话她应该会很生气.但从杨定嘴里说出來.心里有些酸酸的.不是个滋味.

    当伍立行的目光投过來.金若云刻意回避起來.

    “今天有些不舒服.喝不了酒.丁县长.你陪伍厅吧.我坐另一桌.”

    妈的.都不给面子.伍立行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形象.恐怕要当场发作了.县长、书记來了.却不和自己坐一桌.自己在他们眼中就这么沒地位吗.

    丁绕勤是杨定叫來的.办个舞会主要目的当然不是为了伍立行.而是杨定让自己的人也可以适当放松一下.比如庄烨和高材生.现在便已经坐在了座位上.

    丁绕勤走上前去.“伍厅.坐吧.虽然平时我不喝酒.但今天伍厅面前.我也得喝上二两.服务员.可以传菜了.”

    轻轻拽了拽伍立行.丁绕勤说歹把伍立行给劝坐下來.

    谁也沒有料到.金若云竟然坐在了杨定身边.“可以坐这里吧.”

    杨定抬头一看.微微笑了起來.“当然可以.我喜欢左搂右抱的感觉.呵呵.”

    金若云眉头一皱.还是坐了下來.至少坐在杨定身边不会显得很闷.果然.一坐下來杨定便把酒给打开了.

    “金书记.多少喝点儿.”

    金若云用手推了推.碰到杨定的手马上缩了回來.“真不喝.身体不舒服.”

    杨定继续劝道.“只喝一杯.要是谁敢让你喝酒.一会儿都算我的.怎么样.”

    金若云不知道杨定今天哪里來的兴趣.为什么嚷着让自己喝酒.不过刚才已经向伍立行说了不喝.现在倒上酒.感觉很不合适.

    金若云说道.“杨县长.我真不喝.身体不适.你喝你的.别管我.”

    杨定放下了瓶子.上下打量了一圈儿.最后目光停留在金若云的胸前.要不是长裙.而是t恤.胸部会更加明显吧.

    杨定对于美女从不放过.当然.只是眼睛.

    杨定玩笑道.“金书记.是不是例假來了……”

    金若云身体一震.天呐.这个杨定的嘴巴怎么如此惹人讨厌.自己身体不舒服.你管我是因为什么.猜什么不好.偏偏猜例假.杨定当着满桌人这么一讲.金若云的脸红润起來.

    “杨县长.你真的很讨人厌.你知道吗.”

    杨定满不在乎的样子.“习惯了.我不要求全世界的人都喜欢我.不过金书记.咱们喝几杯.说不定你会喜欢上我的.物极必反.我想你对我的恨意转化之后.便会深深喜欢上我.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浓.”

    庄烨有些听不下去了.好在这桌人里除了庄烨和高材生.别的人都要离开.不是这地方的.庄烨和高材生也不可能张嘴到外头胡说.

    高材生是看出了些门道.插上嘴來.“杨县.金书记把伍特派员给推脱了.你让她在这桌喝酒.有些不太合适吧.”

    高材生很理解.虽然金若云和杨定不是同路的.但金若云最近确实沒有插手什么事情.也沒找过杨定下边儿人的麻烦.

    金若云看了高材生一眼.说道.“杨县长.理解万岁.咱们就别自相残杀了.把几位处长们陪高兴就行了.你可以多喝一些.”

    杨定回头看了一眼神情不爽的伍立行.“金书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俩人什么交情呀.就算是來了例假也可以陪我喝一些.我知道你是不想和伍特派员喝酒.坐我旁边.还在乎这些干嘛呀.”

    这桌可是有四名审计人员呀.杨定的声音不小.四人都听到了.于是敌视杨定.喝酒时不断向杨定频频发招.

    金若云见杨定连干了四杯.心里暗喜.叫你嘴巴这么讨厌.现在好了吧.树起了几个敌人.一会儿非得趴下不可.

    杨定可不是傻子.有庄烨和高材生在一旁.他怎么能多喝.

    “庄局、高局.你们两坐着干嘛.还不向处长们敬酒.我告诉你们.就是喝到桌子底下.也得把贵宾陪高兴.”

    一小时的时间.除了杨定这桌喝酒的兴致高昂.另外两桌连说话声都很少.十分的郁闷和压抑.

    最后高材生真的倒下了.庄烨是个沉稳之人.喝到不行便投降改喝茶了.

    杨定更是摆出了领导的架子.最后谁來敬酒他只泯一口.这情况谁愿意和他喝呀.暗底里都骂杨定酒品有问題.

    舞厅就在楼上.杨定让庄烨把高材生拖上.自己陪着金若云走楼梯上去.

    金若云说道.“你沒喝多少呀.怎么走路左右晃來晃去.咦…….你走稳.别摔着了.”

    杨定当然是在借酒装疯扮傻.虽说不能喝太多.但二两酒还不至于走路像跳舞一样.他今天还得坚持到最后.

    沒喝多少.可是酒精上头人的胆子会膨胀起來.这不.杨定的手居然按在了金若云的手臂上.

    “金书记.我不能喝酒的.今天可是破了例.一直沒机会和你喝上一回.好不容易等到机会.你瞧.你滴酒不沾.我倒是醉得不行.扶扶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