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抵退唐卓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唐卓等到了zhengfu约违的当天,拿着贷款的合同去了建设银行炎州分行,心情已经很平静了,这件事情上的错误唐卓愿意承担后果,怪只怪自己当初异想天开,以为搭上了zhengfu这条线,不仅可以把贷款提上去,还可以借机包揽别的zhengfu业务。

    现在新业务沒有,贷款zhengfu也沒还,唐卓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任凭分行的领导处置。

    不过走到行长办公室门外,唐卓的心跳加起速度,多少有些紧张,今天可不是报喜,而是报悠。

    “唐卓啊,快进來快进來。”

    分行行长今天心情不错,炎州旅游业发展起來,最近建设银行的存款增加了十几个百分点呀,在这个现金为王的时刻,行长颇有些得意。

    越是这样,原來已经平静的唐卓心里越是紧张着,他倒是希望行长的心情不好,把自己给臭骂一顿。

    唐卓不敢坐下,把合同轻放在行长桌上,微低着头说道,“领导,万康县zhengfu贷款短期合同到期了,不过他们沒有履行合同上的义务。”

    行长一听,脸上的微笑不见了,问道,“找过他们了吗,他们怎么说。”

    唐卓战战兢兢说道,“找过了,他们说沒钱,得再等几个月,行长,是咱们再等一等,还是……”

    行长正在翻阅合同,怒火可以从眼神的转变中看出,唐卓话还沒讲完,行长已经把合同扔了过來,打在唐卓身上掉落在地。

    行长火冒三丈说道,“短期贷款都还不上,他们拿什么还,我就说万康县那地方沒实力沒实力,你当时拍胸脯保证,你保证的什么,一百万都还不上,他们还贷了近两千万,啊,拿什么还,这钱追不回來,你卷铺盖滚蛋吧。”

    唐卓心里一紧,对呀,除了办公楼抵押贷款一百万,还把公路和绿化带给抵押了,那里还有一千多万,惨了惨了,唐卓意识到这个责任他负不起。

    唐卓傻傻的由着行长大骂,行长的骂声停了,唐卓小心翼翼说道,“行长,走司法途径解决吗。”

    行长拍打起桌子,桌上的茶杯里,茶水都荡漾起來。

    “怎么解决那是你的事儿,找不回來,你就拿刀把万康财政局给抢了,滚。”

    唐卓想死的心都有了,虽然行长沒有免去他的职务,但这不是在保护他,不是在给他机会,而是让他把屁股擦了,把钱找回來。

    要是能把钱要回來,唐卓也不能幸免,撤职是肯定的,要是把钱追不回來,唐卓知道,开除并不为过。

    现在只是一百万,之后还有近两千万,出了分行行长办公室,唐卓有些站不稳了,扶靠着墙,脑海里一片空荡。

    刘小兵看着眼前的文件,心里有些惊讶,刚刚收到了异地法院起诉,现在起诉就來了,建设银行炎州分行万康县支行去登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万康县人民zhengfu。

    起诉zhengfu的事情近年來已经屡见不鲜了,不过万康县几乎沒这各种情况,这里民风蛮横,要么是zhengfu让步,要么zhengfu强势对持,闹上法院这种儒雅的行径,万康县几年來还是头一回。

    刘小兵很快把这份文件签上了意见:呈杨县审阅,建议县委政法委出面协调。

    登河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是很客气的,这份文件是一份告之函,把建设银行炎州分行万康县支行已经提起诉讼的事情告之万康县zhengfu。

    下一步,法院将把传票寄來。

    杨定在办公桌上看到了这份文件,笑了笑,唐卓还真起诉zhengfu了,不过再等两个月,这笔贷款便可以连本带利一起还了。

    此时刘小兵走了进來,“领导,登河市法院的文件你看到了吧。”

    杨定指了指前方的凳子,“嗯,正在看。”

    刘小兵坐了下來,“领导,不就一百万吗,我看不如还了吧,也不太多,高材生那里可以想办法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影响不太好。”

    杨定当然知道钱不多,可是这只是第一笔贷款,第二笔可是近两千万呀,还与不还沒有太多的差别,就算蒋老板出钱补差把游乐场那块地买下,钱也不够还第二笔贷款。

    人要成长才能提高水平,杨定已经决定拉唐卓一把了,这次也算是让唐卓经历一些困境。

    杨定说道,“沒用的,向建设银行贷了两笔款,一百万是第一笔,还上也解决不了第二个问題,拖着吧,等把游乐场那块地卖了,就还第一笔。”

    刘小兵说道,“不过眼下人家起诉我们,要是法院受理了,打官司对方赢了,我们损失的可就不止一百万了。”

    这官司能打吗,杨定持否定的态度,就算不是去登河市状告,去省高院杨定也有办法把这官司拖下去。

    杨定说道,“登河市法院不会受理的,就算要受理,那时间建设银行也已经撤去控诉了。”

    陈卓榕接到了杨定的电话,这个小忙想都沒想便答应了,和市法院打了招呼,唐卓再次找來只能苦笑不堪。

    退件。

    唐卓吃惊问道,“为什么呢,你们不是已经受理了吗。”

    法院工作人员把一个档案袋扔到唐卓面前,“不好意思,当时是我们审核资料不严谨,你自己看看吧,万康县zhengfu的组织机构代码,你们提供了吗,还有,万康县zhengfu大楼的房产证你们提供了吗。”

    唐卓想了想,当时确实已经放进去了呀,不会弄错了吧,马上打开了档案袋,咦,不是有吗。

    唐卓说道,“这位领导,您看看是不是这几样东西,都有,都在里头。”

    工作人员瞟了一眼,“这能用吗,这些都是复印件,你沒看上边儿写着字吗,此件仅用于办理建设银行抵押贷款,你交到这里有什么用,一事归一事,都不行,重新准备吧。”

    唐卓有些急了,这也算是理由吗,zhengfu的组织机构代码证,zhengfu的房产证,现在哪里去找,杨定肯定不会给自己的。

    唐卓说道,“这些只是基础资料,你们法院不是可以去直接取证吗,zhengfu怎么会给我这些东西,我手里只有当时办理贷款的东西。”

    工作人员有些不耐烦了,总之领导说了退件就退件,工作人员说道,“你拿些东西就告别人,还要我们法院去取证,我们法院我们办公室就这么几个人,整天都像你一样拿着这些不算数的复印件來,我们还不得忙死,忙死也办理不完,拿回去,自己想办法吧。”

    唐卓有些告状无门,一怒之下,写了一封信到炎州州委、zhengfu,状告万康县zhengfu缺乏诚信,借款不还。

    胡汉看到此件时,心里乐了,他可以在此事上大做文章,好家伙,居然把zhengfu大楼都给抵了。

    找來了金若云,金若云也是吃惊不小。

    “胡书记,这杨定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这事情我竟然不知道。”

    胡汉摇了摇头,对金若云的能力产生了很大的质疑,“你居然不知道,你可是县委书记呀,你下边儿这么大的动静你不知道,我告诉你,除了这一百万的贷款,后头还有近两千万,把你们万康县的路都给抵了。”

    金若云想了想,难怪最近县财政感觉钱像花不完似的,原來这个杨定四处坑蒙拐骗,不过这事情她不知情是好事儿,有责任也和她无关。

    金若云说道,“胡书记,你准备怎么做,凭借此事把杨定给拿下。”

    金若云试探的问道,杨定來了她就沒有捞到一分钱,财政局被杨定的人控制了,凡是大笔金额还必须有杨定的签字,否则财政局根本不会拔款。

    尤其是对于县委的经费,财政局审核非常严,还要报一些对比市场价格,采购点儿办公用品也找不到途径赚钱,更别提县里的大项目,zhengfu全都抓在手里。

    胡汉可沒有把握,杨定的连续动作根本就是毫不顾及,连李延江他都敢顶撞威胁,一百万这么小的金额又怎么能将其拿下呢。

    胡汉说道,“我们再等一等,等到两千万的贷款到期,到时我会联系上头的人到万康县审计一番,把杨定的事情全都挖出來,看看上头如何來定论。”

    两个月后,法院的传票沒等來,州里的文件也沒等來,游乐场用地的拍卖会在万康县举行了,完全是量身定做,参加土地拍卖的企业也是蒋老板邀请而來,起拍价就是成交价,蒋老板如愿以偿的将土地拿到。

    杨定沒有食言,签完成交确认书之后,蒋老板在现场找到了杨定。

    心情大好,眉开颜笑,“呵呵,杨县长,您今天也亲自來了呀。”

    杨定当然得來坐镇,万一途生变故怎么办,这可是对外公开拍卖,要是蒋老板沒有拿到土地,杨定也要做好几手打算。

    杨定和蒋老板握起手來,“蒋老板都來了,我怎么能不來呀,对了蒋老板,扣去你之前的预付款五千万和竞买保证金一千万,还有一亿四千万我希望你可以在十ri内付清,怎么样,你可是财大气粗,绝对沒问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