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杨将军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副局长就在站一旁,杨定身影消失以后,他赶紧说道,“吴局,怎么办呀,这杨定肯定会找咱们麻烦的。”

    吴大胜心里很害怕,他从没有这么害怕过,因为对手的实力他已经见到了,无论是对手哪一方面的朋友出面,自己这局长恐怕都保不住了。

    别人的事情吴大胜为什么要来抗,连忙掏出手机来。

    “喂,省市长,没能拦住,杨定被西南军区的人给带走了,不过省市长,要是上头有人问起这事儿……,喂,喂,省市长,省市长!”

    吴大胜从没有这么生气,他已经把手机给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的散开。

    “张局,省云飞可是你惹来的,现在好了,省云飞什么也不认了,咱们俩就等着杨定报复吧!”

    张副局长有些站不稳,要不是身边的李副队长硬生生的拽着,张副局长此刻已经坐在地板上了。

    杜佳妮作为现场临时负责人,轻轻拍了拍手,“行了姐妹们,还有新加入的妹子,咱们回丰台县坐坐吧。”

    杜佳妮看向吴大胜,“吴局,我们三联社的人请你马上放了,要是你们现在采取一些挽救措施,我可能会向杨定求求情,说不定你这局长只是降职而已。”

    杜佳妮可没功夫开玩笑,她现在真想把吴大胜给千刀万剐了,杨定之后又不会放过他的,所以杜佳妮现在需要吴大胜帮点儿小忙。

    吴大胜现在哪里还敢摆谱,就算让他装孙子,他也得装。

    吴大胜的表情十分痛苦,“好,好,我马上让他们放了三联社的弟兄。李队长,让他们放人。”

    登河市公安局门口,数百人很统一的上了车,发动机轰鸣声响彻在这条街上,汪紫涵也坐上了杜佳妮的坐驶,四个女人都在。

    汪紫涵忍不住问道,“你们是做什么的,和杨定是什么关系。”

    赵雅的小嘴紧闭,她是除了汪紫涵以外最闹不明白的,田晓洁不是一个喜欢讲话的人,尤其出现了两名杨定的女人,而她并不认识。

    所以还得杜佳妮回答,“刚才你说你姓汪是吧,叫我杜姐吧,我们都是杨定的女人,回丰台县详谈吧。”

    汪紫涵完全不能接受,这是什么个疯狂的世界,在她生活的世界中,在她的认知里,基本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

    汪紫涵认为,杨定只是一个普通人,汪紫涵认为,她所在的世界是一个循规蹈矩的社会,怎么会这样,今天她到登河市所看到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夸张和不真实。

    杨定的未婚妻不是严素裙吗,这三个女人也是杨定的?到底怎么回事儿,杨定到底是什么人?

    “你也姓杨?”

    杨定坐上了军用吉普车,听到这名大校的自我介绍,杨定很淡定的问道。

    除了驾驶员以外,车里就坐着两人,杨定看了看前后,现在完全处于交通管制状态,

    吉普车前有两辆军后,后头更多,浩荡的队伍行驶的速度不快,不过却畅通无阻,任谁也不敢插车挡道。

    杨定通过窗户看向路的两侧,很多人都向车队投来一种敬畏和憎仇,敬畏的是车队的长龙如水、气势宏大,憎仇的是,不知道又有什么大人物来了,非得扰民,再牛又怎么了,还不得生老病死。

    仇富仇官仇二代,现在社会普遍的人都是这样,杨定也不想有这样的特权,他只是想成为普通人当中的一个,也许现在站在路边不起眼处的地方,这才是杨定对自己的定位。

    不过事情就有这么麻烦,要不是这样的气势,自己能平安从市公安局里出来吗。

    几个女人一直在外头运作,连三联社都倾巢出动了,差点儿没把公安局给砸了,还好没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是胆量大小的问题,这是性质问题,这么干和造反有什么区别,就算自己再有钱,在华夏国也没有容身之地。

    杨定也没和杜佳妮几人详谈,其实这么多人来只是一个威胁,她们只想把杨定一人抢出来。

    杨旭笑了笑,看着杨定嘴角边上几缕血丝,心里有些佩服这个侄子,受了不少的苦,而且在那样的情况下被救出来,看上去不紧张、不畏惧,非常有男子气概,而且很沉着。

    杨旭说道,“嗯,我也姓杨。”

    杨定轻轻一笑,再次看了一眼杨归的肩,“嗯,不知道杨大校任西南军区的什么职务,想来必定不低吧。”

    杨旭看着杨定,很少有年轻人在自己面前静若平淡了,就连儿子杨小佳和自己讲话,也得察言观色,遇上自己心情糟糕,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不过这杨定越看越顺眼,果然和自己身上流淌着同样的血,而且感觉非常亲切。

    杨旭说道,“别这么生分了,我是你二叔。”

    说完之后,杨旭直直盯着杨定,想看看这个年轻人的变化。

    不过杨旭并没看到什么特别之处,因为杨定实在是太稳了,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总之从他的表情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惊涛骇浪。

    杨定最近已经知道他的亲生父亲在找他了,而且就是部队的人,现在事情更加清晰了,眼前的高官便是自己的二叔,他们知道自己最近出的事情!

    不过杨定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早点儿出手救自己,而且为什么不早相认,要是自己最近没出这桩事儿,看来他们这些长辈还会在背后看着自己,而不动声色。

    杨定说道,“呵呵,二叔?杨大校,我还是不明白你在讲什么,我是在问你的职务,不过既然你把我认成了亲戚,我也想洗耳恭听,看看咱们这关系有什么由来。”

    杨旭心里暗道,好家伙,听他语气像是早已经知道一些他的身世,心里想问起这事儿,可偏偏用了另一种方式来询问,像是自己必须要告诉他一样,他自己并不着急。

    杨旭点了点头,“杨定,你是我大哥的儿子,一会儿你就可以见到他,我是你二叔,西南军区司令部作战部部长,知道你出了事情,我和大哥一直很担心,为了你,我们可是破天荒的动用了军方势力来影响地方,我想很快便会有很多压力指向你父亲。”

    当然会有很大的压力,就算是登河市里把军方上街的事情压下不报,可群众的眼镜是雪亮的,不管是黑社会还是部队,今天的一切将会成为他们的饭后闲谈。

    杨定说道,“有没有压力和我无关,我现在只想知道我的身世。”

    杨旭没有再看向杨定,有些事情还是得由大哥来解释,“回到锦州的司令部,你将知道一切,别着急,这些天吃了不少苦,在车上先休息一会儿吧。”

    杨小佳今天接到了命令,在大伯家里吃饭,迎接哥哥的到来,杨小佳心里真的很不愿意,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哥哥,被人捧在手心的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大伯,今天您也在家啊。”

    杨小佳到了大伯家里,看到大伯也在,心里有些吃惊,虽然这哥哥的份量不小,可是大伯整天日理万机的,有时间吃顿饭已经不错了,今天这么早便待在家里了。

    杨成虎看了一眼杨小佳,“进来吧,你爸去接你哥了,咱们一家四个男丁,中午好好儿聊聊,喝喝酒,哈哈。”

    杨成虎的心情非常好,刚收到了杨旭的短消息,杨定已经接出来了。

    杨成虎的眼角有种苦涩,杨小佳察觉不到的一种伤情,快三十年了,他一直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却从未见过面,还不敢去查,总算是事过境迁,儿子找到了,很快两人就要见面了。

    儿子生下来第一眼他没见过,儿子第一次走路他没见过,儿子第一次开口说话他没听过,儿子上学他没送过,儿子谈恋爱他没提过宝贵意见……

    太多太多的伤感情怀涌入了杨成虎的内心。

    不过还不算太迟,只要这次冰释了过去,儿子娶妻了,儿子有儿子了,杨成虎还有很多当父亲的亲切可以去体验……

    “杨定,到家了。”

    进到了锦州市里西南军区司令部军属区域,很多车辆进了军区以后便左右开去,现在只剩下三辆军车。

    杨旭跳下了普吉车,看着眼前的别墅,又看向杨定。

    杨定心里也有很强的激动感,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他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知道答案。

    杨定刚一下车,别墅门外已经站了一个老人,身体健壮、精神抖擞,这人浓眉大眼的打量着杨定,面部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笑容。

    老人微微点着头,“好,好,杨定,你回来了。”

    杨旭站在中间介绍起来,“杨定,这便是你父亲,西南军区司令员杨成虎,虎父无犬子,你也是一员猛将啊。”

    父亲……

    这个词在杨定的记忆里根本就找不到影子,现在出现了真人,杨定心里很难联想在一块儿。

    不过他的身份着实让杨定吃惊不小,西南军区司令员,这可是一方的军阀啊,盘在西南这一片区域,脚抖一下也得是几省打喷嚏。

    杨定没有激动得忘形,走上前去,冷漠说道,“杨将军,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