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赌场被查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陈卓榕说道,“魏天伦说参观一个大型楼盘和一家正在建设的大型工厂,好像是同一家公司的,说是你们丰台县的支柱企业。”

    刘洋看过行程,很容易便知道下午要参观的是哪两个地方,刘洋说道,“是的陈书记,我们县的本土企业,现在规模很大,估计离全市前十强民营企业已经不远了,叫三联社集团公司。”

    听到这名字,陈卓榕立马皱起了眉头,怎么还歪打正着了,自己正在和彭开源较量,选的战场就是这家三联社。

    陈卓榕可不知道三联社和杨定有关系,只是知道三联社的高层和杨定有很深的交情。

    杨定说道,“陈书记,下午你可得表扬表扬这家企业,不仅在丰台县,为登河市也创造了不少的税收。”

    陈卓榕没回答杨定,既然魏天伦歪打正着安排了这一出,那自己肯定要把这出戏演好,下午好好儿表扬表扬三联社,让彭开源更加相信某些东西。

    彭开源也正在这桌聊着下午的安排,听魏天伦提到了三联社,马上来了兴趣。

    “魏天伦,三联社就是过去伯森酒店的老板创办吧。”

    魏天伦不知道有这多的怨源,说道,“过去的情况我不是太了解,不过三联社办公地点就在伯森酒店里,可能是一家。”

    彭开源暗道,什么叫可能,本来就是一家。

    此时木兰那耐看的俏脸浮现在彭开源脑海中,粉嫩的香唇、高耸的胸部、丰韵有致的身材,彭开源心里开始着幻想,木兰,早晚老子得把你搞上床,听你那**阵阵的声音。

    “彭市长,彭市长。”魏天伦见彭开源一下子愣住了,轻轻碰了碰。

    彭开源咽了咽口水,马上回过了神,“嗯,这样的企业要好好扶持,加大优惠力度。”

    下午彭开源抱着一种看戏的态度,就在陈卓榕身边,听着陈卓榕对三联社的褒奖,一会儿说什么民营企业的优秀代表,一会儿又是地方经济的支柱企业,一会儿说什么要减免税收,一会儿又说什么政府得在所有审批上开绿灯。

    彭开源一直在注视着陈卓榕,这个女人完全就是三联社的保护伞,不知道平时和木兰那女人接触了多少次,平时看上去严肃清高,背地里还不是收了钱。

    彭开源突然想到,自己也算是清官儿了吧,算是家里人胡乱收下的钱,自己也才弄了几百万,此时彭开源感觉自己的形象很高大,比言行不一的陈卓榕伟大多了。

    下午四点,一行人走出了三联社的工业厂房,陈卓榕停在厂门口,“魏书记。”

    魏天伦下午着实喘了口气,听到陈卓榕不断的表扬着三联社,好像在表扬自己一般,听到陈卓榕的召唤,魏天伦马上从陈卓榕身后钻到了身边,“陈书记。”

    陈卓榕指着面前一条马路,严肃说道,“魏书记,你上任以来我看就没做过几件好事儿,难得县里有一个如此耀眼的民营企业,你们居然不把路给铺好,你看他们大门口这条马路,坑坑洼洼的,而且才两车道,我建议你们把路扩一扩、平一平。真不知道这么久了,你们这届班子在想什么,在搞什么。”

    陈卓榕的语言和语气已经充分说明了他对魏天伦的不满,可是魏天伦知道,这是对彭开源不满。

    彭开源只是轻轻瞟了陈卓榕一眼,看来陈卓榕对三联社是宠爱有佳啊,一会儿回市委,自己得找她好好儿聊一聊了。

    魏天伦尽管最后被数落一通,但还是笑脸邀请市领导在县里晚餐,当然,陈卓榕果断的拒绝了,一行人赶回了市里。

    彭开源下车以后,拉扯了一下衣角,整理了一下头发,昂头大声说道,“陈书记,现在你要回办公室吧。”

    今天秘书也跟了一天,陈卓榕让她先行离开,“是啊,我把东西放好就走,有什么事情吗。”

    彭开源走近说道,“我有事情找你谈谈,走吧,上你办公室。”

    此时已经没多少人,彭开源的语气有些强硬,好像没有商量的余地,必须去你办公室谈谈。

    进了书记办公室,陈卓榕把手里的材料放在了桌上,坐下之后说道,“彭市长,有什么事情。”

    彭开源正对陈卓榕坐了下来,阴冷一笑,“陈书记,你对三联社集团公司还真是情有独钟啊,呵呵。”

    点上一只香烟,翘上腿,彭开源在这里显得十分随意。

    陈卓榕的表情突变,眉头一皱,“彭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彭开源已经观察到了陈卓榕的异样,果然没错,现在你紧张了吧。

    彭开源一副抓住对方把柄的样子,威风说道,“三联社在市区有个大项目,这个项目出了些问题,呵呵,陈书记,其实支持民营企业我也是赞同的,不过方式方法有很多种,你的做法显然有些不妥,呵呵。”

    陈卓榕镇定说道,“彭市长,我听不懂你的意思,如果没有要事,我想我得先离开了。”

    装,继续装吧,你那些名堂自己可是一清二楚。

    彭开源说道,“别急着走,要是你走了,万一三联社那项目税收上出问题,你说会怎么样,那可不是小数目啊。”

    陈卓榕的身子微微一振,眼神里也闪过一丝惊恐,不过很快便淡然起来。

    陈卓榕说道,“彭市长,你怀疑我?”

    “对,我就是怀疑你,我想这事情你比我心知肚明。”

    彭开源说完以后心里无比舒畅,好啊,陈卓榕压了自己这么久,现在总算是一洗前耻。

    陈卓榕的手搭在额头上,头部轻轻摇动着,过了半分钟,微低着头的陈卓榕缓缓说道,“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彭开源脸上浮现出了胜利的笑容,挺了挺胸脯,“我的要求还没想好,不过以后常委会上的决定希望我们可以统一,哈哈,陈书记,打挠了。”

    彭开源起身以后,昂首阔步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仿佛从此刻开始,他便是登河市的主宰。

    这天杨定接到了苏江河的电话,说是洪五市的赌场出了些问题,必须马上商量一下,而且作为股东之一,杨定还是有知情权的。

    杨定下班以后让关军把车开到市区,让关军先行回家。

    杨定进了定好的酒店房间,“苏总,干姨父,你们都到了呀。”

    杨定坐了下来,桌上一个菜也没点,只有一盘水果和两杯茶,看来两人已经到了一会儿,两人的表情都很凝重,杨定已经意识到了事情不小。

    苏江河扔了根香烟给杨定,说道,“嗯,下午我们就在一起了。杨定,洪五赌场被人给查了,现在赌具全部没收,我的人也被洪五市公安局给抓起来了。”

    杨定确实是吃惊不小,比他在路上想象的情况还要糟糕,这可是一锅端呀。

    别说苏江河在省里有一定的人脉,干姨父便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这事情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招呼也不打,一点儿风声也没有,竟然把赌场给封了、人给抓了。

    显然两人现在还没有对策,要是这事情可以摆平,便不会叫自己来了,而且此时两人的表情也不可能这么严肃。

    杨定也有些紧张,因为他现在是副处级官员,要是因为此时牵扯上了,对他仕途将造成巨大影响。

    虽然杨定已经很有钱了,可是仕途这条路他不能断,身边的庸官、滑官、贪官太多了,他要更上一步去肃清这些毒瘤。

    可是这事情闹大了,杨定认为自己绝对讨不到好处,不管是汪正东还是刘治国,没有人可以帮他。

    杨定急切说道,“苏总,那现在怎么办,事情已经查到什么程度了,干姨父也没办法吗。”

    刘平摇了摇头,显然有些难堪,“杨定,这事情有蹊跷,我怀疑是有人故意整我,我刚才都和苏总讲了,这事情是我把你们拖累了。这事情我出面确实可以解决,不过会让背后的人得逞,他们想看到的就是我和这家赌场有关系,所以我不能出面。”

    杨定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但刘平的性格应该是个左右逢源的主,怎么会有人会整他,而且之前刘平是在登河市,就算有政敌也是在登河市内,他现在已经是省里的高官,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刘平没讲,杨定也没多问,谁要整他并不是杨定要关心的。

    杨定说道,“既然是这样,苏总,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杨定认为,苏江河这么多年从事非法勾当居然相安无事儿,他的后台肯定大,比刘平更有能量。

    苏江河说出一个办法,其实这也不能称上是办法。

    “赌场的人知道我身份的人不多,最熟悉的也就是赖子明,不过赖子明绝对不敢出卖我的,他虽然没有家室,不过还有一个老妈,所以我明天就去洪五市见一见他,让他把所有的罪给担了。”

    找人顶罪!

    这也算是一个办法吗,不过损失是拿不回来了,尽量把事情推出去。

    杨定心里有些发寒,苏江河的意思,竟然是拿一个老年人作为要挟,让赖子明去顶罪,想到了第一次见赖子明的样子,腿有些瘸,面无表情,虽然令人讨厌,不过杨定现在挺同情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