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计高一筹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明义心里也是一揪心,冷眼看了看魏天伦,现在好了吧,画蛇添足,规划的事情只是县里的事务之一,非要拿到会上来讲,陈书记明显来者不善。

    魏天伦有些傻强,尴尬一笑,看了看彭开源,彭开源正在想些什么,不过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魏天伦说道,“陈书记,此一时彼一时,我到任这么久以后,已经下足了功底,进行了很多数据对比和实地调查,丰台县确实适合搞房地产。”

    魏天伦的语气并没有软下来,彭开源就在一边,而且彭开源说了,不必理会陈卓榕,她已经不足为惧了。

    陈卓榕没想到魏天伦这么快对自己的话进行反驳,这小子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敢对着干。

    陈卓榕自然知道魏天伦没这胆子,肯定是刚才彭开源和他讲了些什么。

    陈卓榕说道,“丰台县想搞房地产,可以,把你们的理由和依据提出来,过去市里对丰台县的定位要重新调整,市里也要开会研究,你们不能擅自作主。”

    彭开源的手指不断在茶杯上敲打着,虽然他和陈卓榕的主张不同,但是在市委仍然有一席抗衡之地,不过现在是在丰台县,两名市里的主要领导争执起来确实会让别人看笑话,而且会搞得两人关系僵到最低点。

    不过现在彭开源没有顾及太多,在他看来,陈卓榕会在近段时间向自己低头,要是陈卓榕不听自己的话,那自己不介意直接将她清理出局。

    彭开源一下子抬起了头,“我来说两句。陈书记,我认为市里就应该放权,各个区县的定位应该由他们自行决定,而不是事事都需要请示市里,市里不应该在一些事务上插手太多,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连国企也在改革了,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应该尊重各个区县自己的决定,我看魏书记就讲得很有道理嘛,难道县里的决定会是错误吗,难道他们不想自己的县发展得又快又好吗。”

    顶上了!

    市长和市委书记持不同的观点,一股紧张的气氛环绕在会议室中。

    杨定倒是很放松,彭开源果然把胆量给提起来了,自以为拿住了陈卓榕的把柄,公然开始对抗市委书记。

    会议室里没有人敢说话,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陈卓榕和彭开源脸上。

    陈涛也轻轻碰了碰杨定,眼神交流之下,仿佛在讲,瞧,这是什么情况。

    杨定微微一笑,小声说道,“看好戏吧。”

    陈卓榕转向彭开源,虽然她是个女人,但是气势可比彭开源强大很多,“彭市长,我不同意你的看法。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有些事情定下来,就是一个方向,这个方向在没有取得成绩,或没有证明是错误的情况下,是不能改变的。丰台县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就是这样,虽然并非本届领导班子提出的方针,可是现在还远远没到否则它的时候。”

    陈卓榕又看向魏天伦,“魏书记,你说你在丰台县能待几年。”

    魏天伦没反应过来陈卓榕问话的意思,回答道,“四五年吧,要是能再干一届……”

    魏天伦马上止住了,再干一届,要是再当一届县委书记自己这仕途就走到头了,没有上升的空间,真是乌鸦嘴。

    陈卓榕接着讲道,“嗯,也就是几年时间,几年以后呢,你们房地产能做到什么程度,把全县都开发了吗,下一届领导班子又有什么主张呢,把你们的发展方向全盘推了又提出一个新的发展策略吗。”

    陈卓榕轻轻敲了敲桌子,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同志们,鞋子合不合适,只有穿了才知道,我们不能一个班子一套发展规划,地方上的规划更是要有长期性和实践性,政府经不起折腾,群众也经不起折腾啊。”

    彭开源知道陈卓榕讲的话有些道理,可心里仍然不服气。

    彭开源说道,“陈书记,那你怎么就认定丰台县搞房地产没有前景呢,以后的事情谁知道。”

    陈卓榕没有理会彭开源,看着魏天伦说道,“魏书记,你们之所以想搞房地产,是不是因为可以增涨gdp,可以增加政绩。”

    陈卓榕的话很露骨,其实就是这样,只是在这场合讲出来,听着有些别扭。

    魏天伦回答道,“是这样,但也不全是,财政收入提高了,我们可以为群众做更多的事情。”

    魏天伦说完也是心里一阵畅快,自己的回答很巧妙,就算只为了政绩,但也不能这么讲啊。

    “那好,我问你。”

    陈卓榕继续把这事情深入说起来,“锦州市的地价比咱们登河市高太多,而丰台县仅是登河市一个郊县,你们靠房地产可以获得多少政绩,大家都来拼房地产,有意义吗。我想向丰台县在座领导讲的是,把农村搞出特点,这才是政绩,这才是上面领导想看到的东西。你们明明有这个机会,可是你们却在往相反方向发展,哼,房地产,全国都在搞,这成绩可以打动上头的领导吗。”

    发人深思啊,所有人心里都开始打着小算盘。

    陈卓榕的话一点儿也没错,大家都在做,丰台县可以做到最好吗,显然不行,毕竟是一个小地方,但搞农业生产绝对是好的出路,就算所产生的收益不高,但是在全国房地产都在大兴土木时,搞出特点也会令领导眼前一亮,这才是政绩!

    魏天伦受到了一个很大的鼓舞,对,坚持搞农业,发展农村才是硬道理,潜意识中,他的思维竟然受到陈卓榕的影响而转变了。

    彭开源没再辩解,陈卓榕的话他已经挑不出毛病,丰台县怎么搞全看魏天伦自己的。

    彭开源说道,“魏书记,陈书记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丰台县到底怎么定位,我看还得你拿主意,我和陈书记的话都只是建议。”

    虽然已经承认败下阵来,但彭开源嘴巴上还是不认输。

    魏天伦此时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先试试发展农业,搞房地产还是按过去的规划,拿出一部分区域便可以了。

    “好的,我会再斟酌权衡的。”

    明义此时对杨定更是心生敬畏,陈卓榕对丰台县很多数据性的东西完全没有提出问题,也没有过多在乎,却偏偏在规划上大作文章,显然和杨定的想法不谋而合。

    难不成是杨定请来的帮手,明义不得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杨定还没什么事情办不到。

    会后已经是中午,陈卓榕就定在丰台县的食堂用工作餐。

    不过一下子圈子与圈子明显划分出来,彭开源并没有同陈卓榕坐一桌,彭开源为道,魏天伦、明义、邱阳明都陪在一起。

    而陈卓榕这桌则有杨定、刘洋、陈涛和唐玉婷。

    陈涛没准备坐这桌,他一个常委、县委办主任,哪有资格和陈书记坐一起啊,不过杨定非把他给拖了过来。

    在县里的领导当中,杨定对陈涛的好感最强,至于刘洋,那是出于尊重,而陈涛则是他在官场上的好友,能把陈涛介绍给陈书记,对以后陈涛的发展是有帮助的。

    杨定说道,“陈书记,这位是县委办主任陈涛,你们一个姓。”

    作为市委书记,他接触的几乎都是市机关一把手和各区县一把手,偶尔会和一些副职有接触,不过像陈涛这样的县委办主任,几乎没什么印象,没分管什么党委和政府的工作,开会碰头少,自然没什么印象。

    杨定冷不丁一句话,把陈涛弄得很尴尬,刚才坐下便打了招呼,现在陈涛又起身半弯着腰,主动说道,“陈书记,嘿嘿,开大会时见过您,风采依然,我去市里开会的机会不多,您可能不熟悉,不过我和市委办的张主任,张倩挺熟的。”

    陈涛知道,张倩可是陈卓榕的左右手之一,虽然当上市委办主任的时间不长,可是晋升为市委常委的机率很高,讲出张倩来,也可以拉近和陈卓榕之间的距离。

    陈卓榕打量着陈涛,很年轻的一名领导,而且言行得体,“坐下吧,以前没太多印象,现在记住了。”

    见陈涛坐了下来,陈卓榕问道,“陈主任,上副处级多久了。”

    听闻陈卓榕问起他的级别,陈涛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虽然不知道用意,不过绝不是坏事儿。

    陈涛说道,“陈书记,已经快一年时间了,不是太长,过去当过政府办副主任、主任,后来是县委办主任,进常委的时间也不长。”

    陈涛的话很朴实,一句话也将他近几年的履历作了介绍。

    陈卓榕吃了几口菜,缓缓说道,“嗯,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如果有从事业务工作的经验更加不错,还是有机会的。”

    陈涛没摸着头脑,什么机会呀,不过心跳加快了速度,陈书记一句,对他这种副处级干部来讲,可是能定人生死的。

    杨定当然知道陈卓榕的意思,等陈卓榕在登河市内肃清政敌之后,很多部门需要更换一把手,而自己把陈涛介绍给陈卓榕也就是那意思,让陈涛可以有更好的发展。

    杨定说道,“陈书记,下午你们的行程安排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