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试探孙侯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定听到此结论以后比两人更加吃惊,因为之前便怀疑过狼帮在干毒品制造生意,把产出的毒品卖给苏江河,由苏江河进行分拆销售。

    可是孙侯汇报过,说是别的生意,和毒品无关。

    现在杨定更加的惊奇了,卢小鱼和姚牡丹两人是缉毒警察,在丰台县被人盯上,这说明什么,正说明丰台县有涉毒的组织。

    三联社杨定是相信的,谁也不敢碰毒品,除了三联社,丰台县就只有一个势力,那就是狼帮。

    狼帮难道真是毒品制造商!

    杨定现在又把之前的怀疑梳理出来,要真是狼帮,那么孙侯岂不是对自己撒了谎。

    杨定有种感觉,要是孙侯私底下胡搞,自己在丰台县真会很危险的,除了孙侯,自己现在没什么人可用,大炮也离开了,这真成了一个问题。

    要是狼帮真的经营毒品生意,孙侯这人已经变质了。

    苏江河的毒品价格下调,卢小鱼两人在丰台县被一方势力盯上,种种迹象表明,狼帮和这一切有直接关系。

    要是孙侯真的背叛,远的不提,就现在的事情已经很棘手了。

    卢小鱼和姚牡丹只要离开酒店,一定会出现危险,要是把狼帮的人惹急了,在酒店他们也敢动手,有孙侯里应外合,两人真是危矣。

    想到这里,杨定惊出一身冷汗,要是没有两人到来,也许自己身处险境还毫不知情。

    丰台县另一处秘密地方。

    “老大,那两个警察跟着杨定去了伯森酒店,怎么办,这杨定几次捣乱,这次不能再放过他。”

    说话的人,正是三辆捷达车其中一名领头人,因为杨定身份敏感,而且老大下命令暂时不要去招惹杨定,所以最后留下一人在伯森酒店外监视,别的人都撤了回来。

    坐在椅子上的人正是头狼,最近的生意紧缩,兄弟们的收入少了六成以上,作为老大,头狼很自责,虽然罪魁祸首已经找到,就是杨定,不过偏偏不能动他。

    因为杨定的价值很大,阿莎有信心拿下杨定,分到巨星集团的股份。

    头狼说道,“两个警察在查我们的事情,既然来到了丰台县,就别让他们跑了,至于杨定,还不是对付他的时候,行踪我找人查,你把人叫回来,等我的吩咐。”

    杨定是想通过此事试探一下孙侯,要是孙侯真已经背叛,这个人不能再用。

    第二天一早,杨定叫来了张大柄,让张大柄找两套服务员的衣服,暗中送两人离开,之后杨定又给孙侯打去了电话,说他有两个朋友遇上了麻烦,需要找人护送,一会儿两人会在广场路的路口汇合。

    一小时候,张大柄走进杨定的房间。

    “杨哥,都办好了,两人已经送到了登河市区,上了他们自己的车子。还有什么吩咐。”

    杨定坐在床头,喝了口水坐了起来,“走吧,陪我去广场路转转。”

    上车以后张大柄当起了驾驶员,杨定一直观注着窗外,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

    “张大柄,要是让你负责丰台县,你有没有信心。”

    张大柄一听,心里一阵紧张,不过驾驶的方向倒是没有任何偏差,他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强的。

    除了伯森酒店老班底在三联社当中充当的保守派,新进派最风光的三人便是孙侯、大炮和张大柄。

    孙侯控制着丰台县的势力,大炮带着一群人进军市区,而自己其实没负责什么,平时孙侯在公司的时间不多,自己也就起到一个联系作用。

    杨定问自己负责有没有信心,张大柄心里还真没底,以前领着一群人行侠仗义,但毕竟没有组织能力,一盘散沙,三联社可是有严密的上下结构。

    张大柄说道,“杨哥,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我没想过负责什么。”

    杨定淡然说道,“你和大炮都是我信任的人。”

    简单一句话,张大柄已经听出了味道,杨定居然没有提到孙侯,发生了什么事情,结合刚才杨定的话,张大柄已经猜到,杨定是想让自己负责三联社在丰台县的势力。

    车子停在了广场路口,杨定掏出手机给孙侯打去了电话,说是两个朋友被人接走了,暂时不麻烦他护送。

    很快杨定便看到孙侯和几名三联社的人出现在街口,一会儿时间,又有另一波人从对面的面包车里走下来,其中一人和孙侯正交流着什么。

    张大柄止不住惊讶,喃喃说道,“孙总怎么和狼帮的人在说话……”

    杨定没什么惊讶的,问道,“张大柄,你确定那几人是狼帮的?”

    “嗯,确定,之前跟踪他们狼帮的人,我也是参与过一段时间,至少有三个面孔我都熟悉。”

    杨定点了点头,已经可以确定了,孙侯果然和狼帮有联系。

    每一个团队里都有叛徒,不过杨定没有料到,三联社里的叛徒居然是孙侯,大权在握,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着什么,孙侯也算是三联社创造人之一,现在居然胳膊向外。

    不知道之前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三联社的事情,不过好在没有大事发生。

    杨定说道,“走吧,回伯森酒店,把木兰手下的几个头目叫上,一会儿开会。”

    伯森酒店的会议室内,三联社所有的头目都到了,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有些手下的人都坐在了会议室里。

    今天的主持人不同,要是孙侯召集的会议,仍然有些人不给面子,杨定亲自坐镇,三联社的头头脑脑几乎倾巢出动。

    孙侯是最晚到达的,坐在了杨定右手位置,表情很随意,“杨哥,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怎么你亲自来了。”

    孙侯看了看四周,很快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异,就连自己班底的几个人,目光中的敬畏也不见了。

    孙侯也严肃起来,坐直了身子。

    杨定说道,“孙猴子,我要是真不过问三联社的事情,我看真会出现大事情,今天你和狼帮的人在聊什么,我看你们聊得挺开心的嘛。”

    孙侯眉头一竖,立刻紧张起来,顺口就答,“没啊,没什么,杨定,不,我没和他们聊什么呀,我没见过他们……”

    孙侯试着平静内心,杨定说这话肯定是看到了今天自己在广场路和狼帮的人在一起,完了完了,这是陷阱吗。

    孙侯突然改了口,“杨定,其实今天确实见了面,不过真没谈什么,以前生过了摩擦,有几个人也是熟面孔,路上碰上蹦了几句嘴。”

    杨定的表情有些阴冷,孙侯到现在还在撒谎,其实自己在给他机会,要是承认了,自己只会把他的权力缩小,自己并不会拿他怎么样。

    不过孙侯的回答令杨定太失望了,杨定使上些力道拍着桌子,“孙猴子,你到现在还不承认!今天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以前又有过什么协定,三联社对你不薄啊。”

    过去的三联社很小,孙侯的股份也多,现在三联社经过了整合规模变得很大,虽然孙侯的股份仅有一点,但这些价值也远远超过当初。

    孙侯心里防线已经崩溃了,当着杨定的面,于情于理他都犯下了大错误,道上混的,义字当头,而孙侯犯了大忌。

    孙侯就在短短几分钟内猜到了自己的结果,杨定已经不再信任他了,三联社也许已经不再需要他了,不管怎么处理他,他都认。

    孙侯也有孙侯的苦,头狼的气势太逼人了,孙侯根本不是对手,而且头狼出手狠辣,孙侯在头狼面前一点儿老大的威严也耍不起来,而且头狼威胁的话语令孙侯颤抖,孙侯知道,头狼说得出做得到,哪天没想明白自己脖子上便会多一道痕迹。

    孙侯移开了凳子,双腿跪在地上,他不想再辩解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

    “杨哥,我错了,我被头狼逼得没办法,不过我真没替他做什么伤害三联社的事情,真的,我不求原谅。”

    杨定看了一眼孙侯,目光移开,“把他拉到禁闭室里去。”

    杨定对孙侯并没下什么狠手,毕竟有着兄弟之情,怎么处理杨定没有决定,不过他并不会把孙侯怎样。

    杨定看了看在座的人,有些人气愤不已,有些人低着头好像事不关已,有些人则是高兴,因为他们早就看不惯孙侯的作风。

    杨定说道,“孙侯这次的事情我刚才已经简单讲了讲,虽然和对手联络,但没有酿成大的变故,他的事情我考虑以后再作处理。我想提醒各位,拿着三联社的钱,就要为公司办事,今天是一个节点,之前大家做过什么我都既往不咎,现在开始,只要被我查到谁做了对不起公司的事情,就收拾东西走人,之后人身安全怎么样,我保证不了。”

    杨定威胁了一番,最后宣布三联社丰台县的事情全部由张大柄接手,所有人必须无条件服从。

    张大柄是个有文化的人,坐在杨定的一侧讲了一些新规矩,虽然没当过这么正规的总经理,不过姿态还是有模有样的。

    张大柄会后送杨定出了会议室,“杨哥,现在你去哪儿。”

    杨定指了指楼下,“禁闭室去,我还有事情问一问孙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