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分析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定坐回了座位上,卢小鱼和姚牡丹没再说什么,刚才杨定的话他们以为只是随意一讲。

    两人想着,杨定说他不怕麻烦,可是真来了事情,一个副县长算不上什么。

    而酒杨定没有再劝,姚牡丹也仅喝了一口,事情都清楚以后,杨定也没再具体交流,毕竟涉及到公安厅和两人的私密。

    把满锅的鱼都捞得一干二净,姚牡丹拿纸巾抹了抹嘴,“小鱼,你知道为什么我爱吃鱼吗,因为我吃定你了,你这条小鱼,呵呵。”

    杨定看着卢小鱼苦笑,心里明白这两夫妻的感情非常深厚,像电灯泡一样待了这么久,看着两人言行的甜蜜,杨定心里想起了严素裙。

    要是严素裙没有那次的事故,现在自己和她一定生活得非常精彩,或许也像卢小鱼和姚牡丹这样的开心,两小无猜,同甘共苦。

    心底感叹了一阵,杨定想起了狼帮和头狼,等到大炮把势力扩展出去,到时把狼帮连根拔起。

    “在想什么呀,杨定,这顿饭咱们可不客气,不和你抢着买单了,不过晚上住的地方确实不麻烦你了,我们自己去找一处。”

    姚牡丹拿起了随身物品,轻轻推了推卢小鱼,他们得先行离开。

    杨定当然看出了两人的打算,根本没打算等自己买单以后一同离去。

    杨定说道,“姚姐,你站起来干嘛呀,哦对了,顺便把服务员叫来,我买单了。”

    杨定的样子很自然,刚才两人讲的案子仿佛对杨定没有丝毫的影响。

    姚牡丹看向杨定,“我和小鱼先走了,你留下来慢慢儿付帐吧。”

    杨定淡定的说道,“你们这么紧张干嘛呀,我刚不是讲了吗,我最不怕的就是麻烦,我这几年碰上的麻烦还少了吗。在泰国的事情你们是知道的,我差点儿就只剩魂魄可以回国了。”

    卢小鱼和姚牡丹对视一眼。

    卢小鱼说道,“杨定,那些是你的事情,现在是我们的事情,因为我们的事情连累你,不值得,而且你还是一名政府领导,大有前途啊。刚才我们说的事情是真的,我们真被人跟踪了,不开玩笑。”

    卢小鱼吃饭时便听出杨定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他只是想把界限区分开来,让杨定别干傻事儿。

    杨定笑得很自然,从他的表情看来,没有丝毫的畏惧感。

    遇上这样的事儿,就算胆子再大的人,没有底气也会手发抖的,毒品制造商和毒贩,这些人可不是善男信女,但杨定却十分放松,好像两人刚才讲的都是故事一样。

    杨定从来没有认为两人是在讲笑话,可这一切和他有什么关系,不管是谁,强龙也不压地头蛇,杨定在丰台县根本不害怕任何势力。

    杨定说道,“我在泰国遇上有人谋杀,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你们也不知道原因,可是你们还是帮了我,你们当时怎么不考虑清楚,为什么不想一想会不会连累你们。卢哥,你可别再这么客气了。”

    卢小鱼怕连累了杨定,可是杨定讲出泰国的事情,卢小鱼知道杨定的意思,杨定是让三人一同离开火锅店。

    但这有意义吗,卢小鱼认为杨定有些义气用事,卢小鱼讲道,“这完全是两码事儿,我和牡丹在泰国是无意中撞上了有人想对你下手,于是出于正义帮忙了。可是现在,你是明明知道有危险,我们是可以避免的,我和牡丹手上有功夫,我们还是警察,他们一定有所顾及的,不用担心我们。”

    杨定走到卢小鱼面前,“卢哥,你们不相信我呀,走,我领你们住的地方,丰台县绝没有人敢去找麻烦,不管是道上混的还是警察。”

    伯森酒店虽然已经不再是县委县政府指定的消费地点,不过底子还在,规模和人气仍然是县里的最高水平。

    在道上,这里已经是三联社的高层办公场所,不管是过去和现在,伯森酒店一直是丰台县黑道的中枢。

    谁敢到酒店捣乱呀,就算是狼帮,没有到生死关头也不会打去伯森酒店这么疯狂。

    卢小鱼真没想到杨定固执到这种程度,刚才张果确实已经付过钱了,所以杨定并没有耽误什么时间,拉着两人坐上了他的车子。

    姚牡丹一直注视着车子后方,那辆捷达车紧跟在后。

    “还是跟着我们,杨定,你说的那酒店真安全吗,实在不行,我看我和小鱼连夜赶回锦州市算了。”

    伯森酒店离火锅店并不远,姚牡丹讲完这句话的时候,伯森酒店已经出现在了三人的眼前。

    卢小鱼也看到了酒店的名字,硕大的四个隶书字体,显得很有气势,而且这幢建筑的高度在县城当中独树一帜,建筑风格别具特色。

    豪华、气派,确实不是普通人可以经营得,没有一些权势,如何能做到这么大的规模。

    卢小鱼也慢慢开始相信杨定的话,这酒店也许真的安全。

    杨定掏出了电话,“孙猴子,你到酒店了吗,嗯,好,一会儿我车子后头有一辆捷达车,把他们人给打发走。”

    很快杨定停好了车子,领着两人向酒店大堂走去。

    此时有六名壮汉和三人擦肩而过,其中有两人都用敬畏的眼神看了看杨定,六人向门外那辆捷达车走去。

    卢小鱼已经猜到了,这几人便是杨定安排的,去打发捷达车上的人。

    看来杨定在丰台县确实有些势力,这么年轻当上副县长,肯定有他背后的力量,不过卢小鱼并不看好,因为他们要破获的毒品案子太惊人了,现在他们也只查到了冰山一角,对方的能量可见一般,卢小鱼可不认为杨定有这么厉害。

    虽然破案靠杨定不行,不过应付眼前的事情,杨定应该有这个能力。

    卢小鱼走到了大堂柜前,转头看去。

    捷达车里的负责人见酒店里走出来了六个人,径直走向他们,很快便确实是来找他们的。

    “走吧,开车离开,一会儿留一个人在门口盯着,知道他们动向就行了,一切等上头的命令。”

    三联社的六人还没有走到,捷达车便开走了。

    卢小鱼收回了目光,这杨定还真有些办法,但丰台县不能久留,明天一早真得离开。

    杨定也不放心两人的安全,虽然表面上杨定自然平静,不过心里还是知道两人所处的环境,所以杨定晚上没有离开,在酒店里开了间房间。

    过了三小时,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酒店门口一直相安无事。

    杨定在两人的豪华套房内坐着,品着茶叶,“卢哥、姚姐,我就说你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我看你们有些神经过敏了,根本没有人跟踪你们。”

    杨定也只是讲出来让两人心里放松一些,其实那辆捷达车跟踪得十分明显。

    卢小鱼善于观察,姚牡丹善于分析。

    卢小鱼可以肯定他们两人被跟踪了,至于市区跟踪他们的人和丰台县里的是什么关系,卢小鱼并没有想到。

    “杨定,我们被跟踪这绝对是真的,不过为什么现在没有了动静,我想他们应该派了人在酒店外围监视着,一旦我们离开,他们便会有下一步的措施。”

    姚牡丹一直在客厅中走来走去,手里端着一杯果汁,她越想越有些不明白了,于是把心里的疑问讲了出来。

    “小鱼,不对,我还是认为事情太蹊跷了,我们在市区里被人跟踪,当时我们两人都判定跟踪我们的人只有一个人,从市里坐公交车到了丰台县,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找到。”

    杨定也在献计献策,提醒着,“姚姐,会不会是两波不同的人,同时都盯上你们了。”

    姚牡丹摇了摇头,“不会,我们最近手里就这一个大案子,而且这案子是绝对的机密,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两人在查什么人、查什么事儿。而且我们在市区里被人跟踪,也是因为这案子我们查得有些太细,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卢小鱼点了点头,“是啊,所以我们马上进行了伪装,而且开始藏起来,到丰台县来也是很心小的。”

    杨定也分析着,跟踪他们的人虽少,不过可以确定被人盯上了,现在重点是,市区到丰台县这段路程怎么会被人轻易发现,就算被人知道了,在丰台县汽车站又怎么这么轻易被别人找到。

    杨定喃喃自道,“难道丰台县这些人和市区里的人是一伙的……”

    杨定说完心里想着,一伙的他们也不可能把势力分布这么广吧,丰台县可是三联社的天下。

    卢小鱼的眼睛睁大,像是想到了什么,“牡丹,还记得我们之前查到的线索吗,登河市的毒贩换了一条最新的进货渠道,从他们毒品销售价格下调可以看出。”

    姚牡丹停下了脚步,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手指轻轻点了点香唇,眼神露出喜色,“对!三辆捷达车并不是市区里开来的,而是市区里那伙人本就有一伙盟友,这些人就在丰台县,而且很可能是毒品制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