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准备离开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与《桃运官途》相关的小说友情推荐: - 将反派上位到底 -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 征途 - 弑仙 - 赤血三公主的恋爱季 - 错嫁之绝世皇宠 - 悍戚 - 舅爱兄欢 - 网王之中国魂 - 校园修仙 - 豪门邪少  妖孽的祸水夫人炫体小说网 - 奇术色医 - 恭喜总裁喜当爹 - 天下无“爷” - 怒噬乾坤 - 驯爱,晚上回家玩恶魔 - 冷皇邪后 -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 名门:冷总裁的豪门妻子 - 都市风流天尊 - 绝代废材倾天下 - 误惹帝国总裁 - 不朽圣尊 - 独医无二 - 雕龙刻凤 - 绝品小村医 - 抗日之兵魂传说 - 世外桃源空间 - 西游之阎罗传说 - 重生田园地主婆 - 逆天冷妃:书撼江山 - 浮霜 - 拖油瓶的宅斗生活 - 绝美桃运 - 与老师合租:无良学生 - 与校花合租:贴身高手 - 强宠,总裁的女人 - 殿下非礼勿靠近 - 重生之庶女为王 - 豪门钻石妻 -  重生:邪王有毒庶女无良 - 网游之三界最强 - 腹黑老婆不要逃 - 不灭文明 - 首席老公要定你 - 风流医圣 - 上校的小娇妻 - 星河大帝 - 姑苏南慕容 - 迷糊老婆闯错房 - 超级玄龟分身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豪门权少霸宠妻 - 类神 - 宠妻,婚然天成 - 战国之凤舞九天 - 冒牌大总裁 - 文学作品 - 将门毒女 - 贤内助 - 蛇蝎弃妃 - 前夫,咱俩没戏 - **丝道士 - 桃运狂少 - 总裁怀里妻 - boss令:迷糊老婆求错婚 - 特工王妃,别惹废物七小姐 - 浪荡邪尊 - 恶魔黏上小女佣 - 命犯首席总裁 - 史上第一宠婚 - 狂妃驯邪王 - 末世重生之桃花债 - 医女连翘 - 艺术小说网 - 101次求婚:黑帝的天价恋人 - 超萌兽妃 - 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 - 危险契约:总裁的vip娇妻 - 天价新妻:误犯危情总裁 - 狂妃驯邪王 -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 腹黑郡王妃 - 豪门小宠妻:阔少的一品夫人 - 晚安甜心 - 金品梅:少女鉴宝师 - 一吻成瘾 - 重生,锋芒小妖妃 - 纵横三国之我是张辽 - 反扑——兽到擒来 - 种田女帝,步步聚财ing - 豪门陷阱:总裁前夫缠上门 - 求魔灭神 - 混天战神 - 桃缘山神 - 弑光者 - 鬼医煞 - 前世五神 - 傲天传奇 - 残天印 - 乱天劫 - 赛睿中文网 - 绝色特工女神:狂傲枭妃 - 101次求婚:黑帝的天价恋人 - 总裁的秘密爱人 - 5200小说网 - 校园花心高手 - 美女的超级保镖 - 少年魔神 - 小甜妻:宝贝难过总裁关 - 逆天九鼎 - 傲剑蛮荒 - [综]挡我者,死 - 庶色可餐 - 灵舟 - 异世道途 - 逐胡纪 - 访问书网 - 异能重生:第一女相师 - 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 - 盛世锦瑟:庶女不可欺 -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 恶魔总裁,偷你上瘾 - 帝术 - 迫嫁帝王妃 - 武魂弑天 - 浴火狂妃 - 绮户流年 - 抗战虎贲 - 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 - 纨绔十三少 - 渎神恋 - 双面少东:独宠芒果未婚妻 - 官途:春色撩人 - 恶魔少爷别吻我 - 左道官途 - 皇后醉入朕怀 - 斗魔唯尊 - 贪欢总裁深度爱 - 阳朔小说网 - 与狐仙双修的日子 - 逆袭为王 - 豪门小宠妻:阔少的一品夫人 - 论大龄青梅竹马发展的可行性 - 豪夺新夫很威猛 - 剑裂乾坤 - 逆冷殿下冰美人 - 绝对权力 - 极品草根太子 - 一代枭帝 - 斗士战记 - 都市金牌特工 - 丑女为后 - 仗剑诀 - 唯我独神 - 魔剑之殇 - 万劫不死 - 现代张天师 - 魂尊大帝

    
以下是:

淘书

    杨定心有不甘呀,昨晚的事情算是确定了吗,自己离开是谁的意思,难不成阿莎知道自己昨晚见过阿红了

    杨定思索了一会儿,收拾好了所有的随身物品,这里确实不宜久留,本来就有杀手在找自己,现在自己可是很危险的,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杨定根本分辨不出来,包括那个莱叔

    很快杨定拍了拍收拾好的旅行箱,想着,不行啊,阿红还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定下来,自己必须等他的消息才行啊,要是现在自己就离开,自己岂不是与亿万财富擦肩而过了

    杨定再三权衡,最终什么也没带上,空手走下楼去

    阿莎见到杨定便开口问了起来,“你的东西放哪儿了,吃完饭我就送你到机场去,机票都买好了”

    杨定坐了下来,“不对呀,我没说今天离开啊,你呢”

    杨定很想知道原因

    阿莎刚把嘴里的面包吞进了肚里,拿起湿巾拭了拭手,“我们老板的意思是这样的,我也是奉命而为,我暂时不回去,下个月我会回来,所以一会儿我把你送到机场,你先行离开”

    “为什么”

    杨定心里真有很多的想不明白,阿红怎么可能让自己离开呢,自己不是他钦点的继承人吗,难不成自己是在作梦?

    不可能不可能,阿红绝对是想把巨星集团交给自己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让阿莎送自己离开呢,后来莱叔到了以后,又发生了什么

    杨定不露声色的说道,“阿莎,好,既然你们都下逐客令了,我也不好意思厚脸皮留下,不过走之前我还是和阿红打声招呼,怎么样”

    杨定想着,自己还得问一问阿红是什么意思,其实阿红反悔了不要紧,但杨定死心也得在阿红面前死心呀,面都没见到,阿莎让自己离开自己就傻不拉叽的离开,自己岂不是会错过机会

    要是这全都是骗局,自己不就亏死了,对,自己要见阿红,阿红对自己是非常信任的,否则昨晚不可能讲出这么多的秘密,自己可是肩负着为他报仇的大计

    阿莎说道,“杨定,暂时没机会了,我们老板今天凌晨已经离开了泰国,外米国治病去了,他患有严重的疾病,我看估计你和他是没机会再见面了”

    一般情况阿红是半年去一次米国看病,这才过了一个月,阿红又飞去米国

    阿莎可以判定,阿红的病情正在恶化当中,而且是危机重重

    杨定吃了一惊,什么,阿红已经离开泰国了

    天呐,这玩笑可开大了

    昨晚不是莱叔过来了,阿红看上去没多大的事儿吗,他怎么会去了米国

    去哪里其实是阿红的自由,可是走之前也和自己讲一声呀,昨晚说了这么多,自己是他继承人这事情,到底算不算呀

    妈的,杨定心里实在是憋了太多的话,其实他连阿红的电话号码也没有,这事情可真不靠谱

    杨定可以观察到阿莎所讲的都是实话

    阿红确实病情加重,为什么要突然去米国,杨定心里是清楚的,因为昨晚阿红被人下了毒,要是不去米国接受治疗,恐怕这两天就要完蛋

    阿莎对自己是没有戒备的,所以她说话也是很随意,通过短短的交流,杨定可以确定,昨晚阿红真被人下了毒,但是,下毒的人绝非是阿莎

    杨定想来,阿红去米国的事情应该是真的,但阿红为什么不给自己讲一声,昨晚的话还算不算数呀

    走?不走?

    杨定发现现在根本轮不到他来作决定,必须离开了

    吃过早饭杨定回到房内收拾着东西,依依不舍的想着各个法子,要是能联系上阿红就好了

    杨定无意间发现床头柜上除了留下的二十泰铢小费,还有一张名片

    太好了,杨定露出了微笑,这是昨晚从阿红名片夹里取出来的,是莱叔的电话

    杨定赶紧拨起了电话,确认以后自己才可以做决定,当然,阿红要反悔,杨定也只能叹惜了

    听到莱叔传来的一串泰文,杨定说道,“莱叔,是我,昨晚在阿红房间里的年轻人,我叫杨定”

    很快对方没有了声音,数十秒后声音才响起为

    “阿红让你先回华夏国去”莱叔的话仅有一句,很快便挂断了

    杨定将箱子提在了手里,吐了口气,看来自己得回去等消息了

    阿莎并不和自己同路,这说明阿莎也想要行动了,阿红的病情没有确定之前,阿莎是不会离开的,要是阿红快牺牲了,阿莎加要留下,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哼哼,阿财和阿莎都去争夺,最后他们都是一场空,自己才是胜利者

    虽然莱叔没有讲什么,但至少让杨定放心了,阿红没有改主意,否则早已经告之自己了

    在普吉国际机场,阿莎向杨定挥手以后离开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怎么逃得过杨定的双眼

    不过杨定心里想着,注定是个悲剧啊,根本没希望,她和阿财还要为各自的私欲而拼杀,真是一种悲哀,而自己呢,作为继承人现在要离开了,阿莎真是不会把握机会,把自己伺候舒服,说不定可以考虑给她点儿什么

    杨定转身进了机场内部,距离上飞机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候机的地方,杨定碰到了熟面孔,那对年轻的手上带有功夫的小夫妻居然也在这里

    杨定走了过去,“嘿,恩人呀,你们今天也回国吗”

    卢小鱼正在姚牡丹在挑选化妆品,虽然这里的价格不是最便宜的,但绝对比华夏国内要少很多

    姚牡丹把注意力全集中在化妆品上,卢小鱼在一旁心不在焉的,听到杨定的声音便看了过去

    “哟,是你呀,这么巧,居然还活着”

    卢小鱼也爱开玩笑,看到杨定并不那么严肃,他也说笑起来

    杨定一听,这人说话还真是不客气呀,不过还好,自己没遇上什么麻烦,现在自己当然要和这两名高手一起,这样回国加万无一失了

    杨定说道,“兄弟,托了你们的福,我现在暂时平安,一会儿上了飞机我还是换个座位,我挨着你们怎么样,这样我才有安全感”

    卢小鱼感觉杨定是个好相处的人,说道,“随你”

    上午飞往华夏国的飞机仅有这一班,确切的说,是白天仅有这一班,几乎全是在凌晨

    所以杨定自然和卢小鱼夫妇搭乘同一班机

    杨定可是头等舱呀,所以他很容易便和经济舱中的一名男子换了座位,坐在卢小鱼的旁边,靠窗的是姚牡丹,刚好三人

    杨定看了看四周,他们两人不是跟着旅行团来的吗,怎么没看到旅行团的其他人,比如爱摄相的老俩口,比如罗总带领的公司团队,比如两名一直交流解剖的医生……

    聊了几句以后,杨定知道了他们的姓氏

    “对了卢哥,其实我们是同一天抵达普吉岛的,你和姚姐应该是跟着旅行团来的,怎么现在就只有你们两人回去,其他人呢”

    案子已经处理好了,卢小鱼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杨定,其实我和牡丹是汴江省公安厅禁毒缉毒总队的,我当了六年刑警,到禁毒缉毒总队任副队长也有一年时间了”

    原来是警察,怪得不身手这么好

    杨定心里对这两人挺感激的,没有他们,自己一定死得不明不白

    卢小鱼告诉杨定,他们两人收到了情报,会有一名毒贩把毒品从汴江省运送到普吉进行交易,而毒贩就是利用旅行团来遮掩身份

    卢小鱼和姚牡丹也报了这家旅行社,同样加入了这个团队,可是到了普吉一点儿头绪也没有

    不过任务没完成也没什么,这次任务的难度本就不小,而且他们两人要做的,也只是查清楚对方的身份,然后回国内顺藤摸瓜,就算查不出来,小俩口就当是来度假了

    两人本已经放弃了追查,因为那人确实隐得太深了,他们一点儿线索也没有,要是再刻意调查,很容易暴露身份,这样查起来将会加困难

    昨天,姚牡丹闲得无聊,找到了抗着摄相机的老叔,非要回味一下这几天的风景,她和卢小鱼带来的数码相机所拍相片,效果实在太差

    张老叔怎么能抵挡住姚牡丹发喋的神情,所以把摄相机给了姚牡丹,让她注意使用方法,不要弄坏了

    突破性的事情发生了,姚牡丹居然在欣赏张老叔拍摄的视频时,发现了旅行团里两人坐在一艘船上与别人交流着什么,最后拿出两个小口袋

    虽然距离有些远,不过姚牡丹可以肯定,旅行团可没安排过那样一艘船,自费项目当中也没有

    叫来了卢小鱼,两人再次确认分析,并找上那两人加以试探

    行了,结果出来了,那两名所谓的医生便是毒贩,情报有些误差,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他们哪里懂什么医术,不过是腿上被人解剖开了放了一些毒品而已,所以才会整天都聊着解剖的事情

    卢小鱼和姚牡丹不需要做什么,他们只需要提前返回汴江省,查到那两人的身份,然后继续在省内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