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一切都是你的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与《桃运官途》相关的小说友情推荐: - 将反派上位到底 -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 征途 - 弑仙 - 赤血三公主的恋爱季 - 错嫁之绝世皇宠 - 悍戚 - 舅爱兄欢 - 网王之中国魂 - 校园修仙 - 豪门邪少  妖孽的祸水夫人炫体小说网 - 奇术色医 - 恭喜总裁喜当爹 - 天下无“爷” - 怒噬乾坤 - 驯爱,晚上回家玩恶魔 - 冷皇邪后 -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 名门:冷总裁的豪门妻子 - 都市风流天尊 - 绝代废材倾天下 - 误惹帝国总裁 - 不朽圣尊 - 独医无二 - 雕龙刻凤 - 绝品小村医 - 抗日之兵魂传说 - 世外桃源空间 - 西游之阎罗传说 - 重生田园地主婆 - 逆天冷妃:书撼江山 - 浮霜 - 拖油瓶的宅斗生活 - 绝美桃运 - 与老师合租:无良学生 - 与校花合租:贴身高手 - 强宠,总裁的女人 - 殿下非礼勿靠近 - 重生之庶女为王 - 豪门钻石妻 -  重生:邪王有毒庶女无良 - 网游之三界最强 - 腹黑老婆不要逃 - 不灭文明 - 首席老公要定你 - 风流医圣 - 上校的小娇妻 - 星河大帝 - 姑苏南慕容 - 迷糊老婆闯错房 - 超级玄龟分身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豪门权少霸宠妻 - 类神 - 宠妻,婚然天成 - 战国之凤舞九天 - 冒牌大总裁 - 文学作品 - 将门毒女 - 贤内助 - 蛇蝎弃妃 - 前夫,咱俩没戏 - **丝道士 - 桃运狂少 - 总裁怀里妻 - boss令:迷糊老婆求错婚 - 特工王妃,别惹废物七小姐 - 浪荡邪尊 - 恶魔黏上小女佣 - 命犯首席总裁 - 史上第一宠婚 - 狂妃驯邪王 - 末世重生之桃花债 - 医女连翘 - 艺术小说网 - 101次求婚:黑帝的天价恋人 - 超萌兽妃 - 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 - 危险契约:总裁的vip娇妻 - 天价新妻:误犯危情总裁 - 狂妃驯邪王 -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 腹黑郡王妃 - 豪门小宠妻:阔少的一品夫人 - 晚安甜心 - 金品梅:少女鉴宝师 - 一吻成瘾 - 重生,锋芒小妖妃 - 纵横三国之我是张辽 - 反扑——兽到擒来 - 种田女帝,步步聚财ing - 豪门陷阱:总裁前夫缠上门 - 求魔灭神 - 混天战神 - 桃缘山神 - 弑光者 - 鬼医煞 - 前世五神 - 傲天传奇 - 残天印 - 乱天劫 - 赛睿中文网 - 绝色特工女神:狂傲枭妃 - 101次求婚:黑帝的天价恋人 - 总裁的秘密爱人 - 5200小说网 - 校园花心高手 - 美女的超级保镖 - 少年魔神 - 小甜妻:宝贝难过总裁关 - 逆天九鼎 - 傲剑蛮荒 - [综]挡我者,死 - 庶色可餐 - 灵舟 - 异世道途 - 逐胡纪 - 访问书网 - 异能重生:第一女相师 - 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 - 盛世锦瑟:庶女不可欺 -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 恶魔总裁,偷你上瘾 - 帝术 - 迫嫁帝王妃 - 武魂弑天 - 浴火狂妃 - 绮户流年 - 抗战虎贲 - 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 - 纨绔十三少 - 渎神恋 - 双面少东:独宠芒果未婚妻 - 官途:春色撩人 - 恶魔少爷别吻我 - 左道官途 - 皇后醉入朕怀 - 斗魔唯尊 - 贪欢总裁深度爱 - 阳朔小说网 - 与狐仙双修的日子 - 逆袭为王 - 豪门小宠妻:阔少的一品夫人 - 论大龄青梅竹马发展的可行性 - 豪夺新夫很威猛 - 剑裂乾坤 - 逆冷殿下冰美人 - 绝对权力 - 极品草根太子 - 一代枭帝 - 斗士战记 - 都市金牌特工 - 丑女为后 - 仗剑诀 - 唯我独神 - 魔剑之殇 - 万劫不死 - 现代张天师 - 魂尊大帝

    
以下是:

    阿财离开了.不过很快又有一个人进來.

    杨定本想出去的.但阿红沒有叫他.所以杨定再次忍了忍.在里边儿待着.居然可以听到这些多消息.而且.现在阿莎走进來了.

    “老板.你为什么要把阿财叫回來.他在外边儿待着挺好的.我不明白.”

    阿莎也是一副质问的语气.仿佛她和阿财一样.对老板阿红都有很深的怨气.

    “是我叫他回來的.你也知道我的身体状况.时间不长了.有很多事情都要安排一下.”

    阿红的话令杨定惊奇万分.

    不是吧.刚才阿红和阿财谈话里.仿佛阿财回到集团总部的事情.阿红根本不知道.怎么现在阿红又说是他叫阿财回來的.杨定想不明白了.

    “老板.你已经决定了.”阿莎继续问道.

    “是的.我已经有了决定.你不用再问我什么.我不会再回答的.做好你的事情就可以了.”

    沒说两句话.阿红便下了逐客令.

    过了半分钟.听到了关门声.以后.阿红的声音响起.“杨先生.出來吧.”

    杨定打开了房门.一脸疑惑的看着阿红.“请怪我多嘴.我从头到尾也沒弄明白.而且.我也沒弄明白你为什么让我听这些.”

    “坐下吧.我现在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有些事情只能和你讲.呵呵.”

    阿红的眼神里充满着复杂的情绪.不过他仍然表现得很放纵随意.其实他心里的苦.杨定已经可以感受到.

    阿红现在是单身一人.其实他是有老婆和孩子的.一儿一女.

    两年前阿红的老婆带着两个孩子去国外旅游.悲剧的事情发生了.三人都因为交通事故死在了国外.原來幸福热闹的一家人.仅剩下阿红一个.

    经过警方的初步调查.三人死因是非正常的.也就是说.那次的交通事故并非是偶尔的.

    而肇事者也受了伤.在医院的第二天晚上被人给杀死.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了.

    杨定听到这里.可以感受到阿红孤独的内心.像他刚才所讲.钱不重要.他失去的东西是不能以钱來衡量的.再多的钱也买不回生命.

    “阿红.别伤心了.你更应该勇敢活下去.至少你还有得养活一个国际化的大集团.你的责任很重.对了.你又重新再娶了吗.”

    阿红摇了摇头.喝下一口咖啡.

    “沒有.我患有绝症.活着的时间不多了.呵呵.我娶谁呀.我现在的地位.女人们不都是冲着我的钱而來吗.”

    杨定再次惊讶起來.阿红已经命不久矣.

    阿财回來了.阿财和阿莎都前來逼宫.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杨定想來.阿红活着的时日不多了.而他的左右手便是阿莎和阿财.所以两人都有资本來争一争董事长的职务.

    面对阿红这样一个即将坠落的人.杨定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认真听着阿红的话.

    “杨先生.两年前我老婆和孩子去了国外旅游.具体的时间和地点除了我之外.只有两个人知道.”

    阿红此言一出.杨定马上反应过來了.“阿红.你指的两人是阿财和阿莎.”

    阿红点了点头.“对.就是他们两人.杨先生.我这样讲吧.我老婆和两个孩子的死.我可以肯定.绝对是他们两人其中一个干的.”

    杨定其实也是一个和事佬.三人他沒什么了解.就算是阿莎.也是仅仅知道她是一个美女而已.

    “阿红.会不会是你想得太多.会不会是警方调查有误.他们应该都是你一手带出來的.他们能有今天完全是因为你.所以他们不可能这么做吧.”

    阿红指了指窗外.一股大富者的气势外露出來.声音极具魅力.“杨先生.你知道吗.我在泰国拥有酒店连锁40家.旅游业遍布全泰国.从这窗外你所看到的街区.有一半儿的土地都是我的.财富.可以改变一个人.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你们华夏所谓的‘神’.也可以让他们改变.”

    杨定感叹起來.虽然泰国的民风朴实他已经见识到了.不过再老实的人.再有诚信的人.在金钱面前.在绝对的财富面前.谁都会迷失自我.

    阿红确实太有钱了.足以改变很多人的信仰.

    阿红接着讲道.“杨先生.我已经沒有继承人了.阿财和阿莎便是我的左膀右臂.他们这是在逼我.逼我把集团交给他们.其实我对这两人都是有感情的.不过两年前那事情以后.我对他们虽然继续重用.但我不再相信他们.他们当中有一个.便是我的仇人.不共戴天之仇.”

    听到这里.杨定在想.阿红还不算是心狠手辣之人.换作自己.对可能的仇人.仅仅两人.要是查不出真相.两人都杀掉.自己脑子发热绝对是能干出來的.

    阿红能隐忍两年不露声色.已经是高人了.两年.自己对于杀亲之仇有这样的耐性吗.

    杨定说道.“阿红.其实我很佩服你.这两人都是你很看中的人.但其中一人你已经认定是了仇人.但你不知道是谁.整整两年了.难道你一点儿线索也沒有吗.”

    阿红苦笑.“哪里会有线索啊.要是露出那么一点的蛛丝马迹.他(她)必死无葬.两年了.我一直沒有放松对此事的追查.不过根本查不出进一步的消息.而且两年时间.集团内部的人很多都被阿莎控制.外面边儿的业务大部分被阿财把持.我也不想再找人來替代他们.我已经失望透顶.而且我也活不长了.”

    杨定一听.马上张大了嘴巴.这消息也太震撼了吧.阿红可是老板呀.居然被两名管理人员给架空了.

    其实并非是架空.而是阿红对集团的业务沒有上心.一是追查真相.二是他的身体原因.

    现在阿红再找两人三人取代阿财和阿莎也行.但阿红已经死心了.不再相信任何人.

    阿红站了起來.轻轻按了按杨定的肩.“我已经沒有时间了.杨先生你知道吗.他们两人在背后搞的小动作大动作.我全都一清二楚.”

    杨定睁大了眼睛.阿红可不是傻子.他是只狐狸.只是他并不具备攻击力.

    阿红走到了窗边.背对着杨定.“阿莎已经找过律师.想把我的遗嘱改了.她自以为收卖了律师做手脚.哼.可笑我的律师又怎么会听她的.还有阿财.这家伙试图通过集团的生意向我施压.不过他太不了解我了.钱对我已经不重要了.”

    杨定算是弄清楚了所有的事情.

    从阿红得绝症到他的老婆孩子死亡.他的财富一直被两个人盯着.一个阿财.一个阿莎.

    两人都已经开始下手了.都想得到巨星集团的主控权.

    而其实呢.一切的一切.全都在阿红的掌握之中.他们两人并沒有掀起什么浪花起來.

    阿红之所以沒有对两人痛下杀手.那是因为阿红对他们有感情.钱已经不重要的.阿红只想搞清楚谁是害死他老婆孩子的真凶.另一个人.阿红心里沒有任务抱怨.财富对人的诱惑太大太大.

    杨定好像听了一个师傅与孽徒的故事.谁对谁错杨定不能发表他自己的意见.要说阿红这个当师傅的.谁让他有这么多的产业呢.

    不过杨定把整件事情梳理完以后.心里有一个最大的疑问.

    杨定说道.“阿红.我能不能问一下.你告诉我这些重大的秘密.为什么.”

    阿红对着窗外叹了一口气.转过身以后说道.“因为我沒有几个可信任的人.而你.至少不是我怀疑的人.”

    杨定真沒想到.阿红对自己竟然如此放心.自己可是在华夏国和阿莎有过一些交情的、

    杨定说道.“阿红.谢谢你的信任.不过我只能发自内心的祝福你.我帮不了你.但这个秘密你放心.就算你离开这个世界.我仍然会帮你保守.”

    杨定说到做到.阿红既然是个散脱之人.而且把他一生中最大的秘密告诉自己.自己岂能当一个小人.

    阿红露出了微笑.从刚才讲他的故事开始.他便沒有笑过.

    “杨先生.你怎么知道你帮不了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还有一个原因.我需要你的帮助.”

    杨定有些懵了.自己何德何能呀.在县里处理一些小事情也是弄得满城风雨、鸡飞狗跳的.巨星集团这样的国际化企业.自己哪里插得上手.刚才听阿红讲了这么多.有些人为了钱什么也敢做.阿莎的样子也在杨定的脑海里变得很模糊.

    杨定虽然在丰台县自我感觉良好.但是这里是泰国.三联社的势力和巨星集团的实力.这完全是一只蚂蚁在大象脚下.沒得比啊.

    杨定说道.“别开玩笑了.我一个华夏国的小官吏.怎么能帮上你这个大老板.放过我吧.我明天就想买机票准备回去.”

    这里确实太危险了.杨定不仅差点儿在这里丢了小命.而且还听到了一件如此无耻的故事.还是回国吧.

    阿红走近过來.“只要你帮我.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