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一个也不能出去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与《桃运官途》相关的小说友情推荐:凉山文学 - 娇妻撩人,总裁别猴急 - 机长先生,外遇吧 - 有实无名,豪门孽恋 - 王妃桃花好多枝 - 明朝好女婿 - 拒生蛋,八夫皆妖 - 医女难惹,寡情王爷抓逃妃 - 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 - 红楼之林家景玉 - 亡国帝妃不承宠 - 炫体小说网 - 大风车小说 - 免费小说阅读网 - 滨州书院 - 机长先生,外遇吧 - 奇术色医 -  - 365书屋 - 花都少年王 - 农家药膳师 - 天武霸皇 - 派派小说网 - ued书院 - 免费小说阅读网 - 腹黑竹马,你被捕了 - 最拽宝宝:追捕偷吻老婆 - 天价新妻:总裁狂肆夺爱 - 掳情,—夜成欢 - 纯情宝贝:密爱钻石富豪 - 七月殿 - 限时婚爱,阔少请止步 - 天价新妻:总裁狂肆夺爱 - 欧少,你家老婆在守贞 - 社长天下 - 前妻有毒,总裁好威猛 - 首席教官妻,惹不起 - 女配,化为流星吧 - 恶毒庶女,错嫁极品奸相 - 七星魔尊 - 莽荒记 - 逆天:杀手娘亲强悍宝宝 - 无良王妃别想逃 - 皇室小娇萌 - 倾城王妃不二嫁 - 巫道遮天 - 巫道遮天 - 溺爱:腹黑儿子小甜妻 - 绝色狐妃一胎两宝:天才萌宝来袭 - 契约妻:花心总裁欺上门 - 网游之我是海贼王 - 凤倾天阑 - 天津小说网 - 环球书院 - 霸图中文网 - 总统夫人要离婚 - 龙凤宝贝偷偷藏 - 深度试爱:邪少适可而止 - 煮妇难为 - 红楼之鸿鹄 - 豪门攻略:错入总裁房 -  - 将反派上位到底 -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 征途 - 弑仙 - 赤血三公主的恋爱季 - 错嫁之绝世皇宠 - 悍戚 - 舅爱兄欢 - 网王之中国魂 - 校园修仙 - 豪门邪少  妖孽的祸水夫人 - 哑医 - 古代上位生活 - 先婚后爱,错嫁豪门总裁 - 下堂妃的田园生活 - 傲娇总裁追美妻 - 总裁的诱人交易 - 无限兑换之旅 - 重生之翻身贫家女 - 狐王不乖打晕拖走 - 误惹帝国总裁 - 我退伍后的传奇经历 - 情人劫·首席总裁,慢点吻 - 悍妇,本王饿了 - 重生,锋芒小妖 - 卧唐 - 媚妃撩皇,首席嫡女太勾人 - 判官李坏 - 魔法美好生活 - 报告总裁,小妻不乖 - 撩欢总裁独霸妻身 - 绝色特工穿越·逆天狂妃 - 总裁的小萌妻 - 重生—幸运小小妻 - 重生之庶女贤妻 - 嫡妃不吃素 - 血弑天穹 - 刀剑神皇 - 我姓弗格森 - 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 - 染指腹黑小王爷 - 市长大人好闷骚 - 警花vs黑社会 - 别把总裁惹毛了 - 小情人,总裁狠狠爱 - 日久贱人心 - 锦绣田园:医女嫁贤夫 - 腹黑少爷卖萌控 - 杀无赦:至尊狂后 - 先婚后爱,错嫁豪门总裁 - 种田娘子 - 桃子夭妖 - 饿狼老公,轻点扑 - 骗婚总裁,快接招 - 废妃升职:重生嫡女不打折 - 鬼气凛然 - 谁都别惹我 - 蛮荒九道 - 星光天后 - 衙内当官 - 球在脚下 - 反转人生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夫君太坏谁的错 - 女配修仙记 - 极品唐医 - 恭喜总裁喜当爹 - 天下无“爷” - 怒噬乾坤 - 驯爱,晚上回家玩恶魔 - 冷皇邪后 -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 偷香窃玉:我的赌石生涯 - 狂爱:总裁的vip娇妻 - 权欲:纵情官场 - 秒杀吧!绝版阴阳师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降服高官老公 - 驯爱,晚上回家玩恶魔 - 萌货大战美御医 - 替身 - 极品仙果一嚣张毒医桃花多 - 诺丁汉伯爵夫人 - 放开朕的奸臣 - 婚宠一一我的豪门小娇妻 - 侯门美妾 - 末世之幸福女配 - 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 - 凤动九天:废材杀手妃 - 深度试爱:总裁适可而止 - 名门:冷总裁的豪门妻子 - 都市风流天尊 - 绝代废材倾天下 - 误惹帝国总裁 - 不朽圣尊 - 独医无二 - 雕龙刻凤 - 绝品小村医 - 抗日之兵魂传说 - 世外桃源空间 - 西游之阎罗传说 - 重生田园地主婆 - 逆天冷妃:书撼江山 - 浮霜 - 拖油瓶的宅斗生活 - 绝美桃运 - 与老师合租:无良学生 - 与校花合租:贴身高手 - 强宠,总裁的女人 - 殿下非礼勿靠近 - 重生之庶女为王 - 豪门钻石妻 - 灵鼎记 -  重生:邪王有毒庶女无良 - 网游之三界最强 - 腹黑老婆不要逃 - 不灭文明 - 首席老公要定你 - 前任爹地:妈咪好新鲜 - 瑾医 - 风流医圣 - 上校的小娇妻 - 重生一老夫少妻 - 天价前妻 - 强抢妖孽王爷 - 官色:攀上女领导 - 召唤萌战记 - 国色生枭 - 星河大帝 - 姑苏南慕容 - 迷糊老婆闯错房 - 超级玄龟分身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豪门权少霸宠妻 - 类神 - 宠妻,婚然天成 - 牛男 - 公主的极品侍卫 - 天书十六变 - 战国之凤舞九天 - 冒牌大总裁 - 两只饿狼溺宠妻 - 强者无敌 - 贵族学院的冷酷公主 - 文学作品 - 天价老公求上位 - 一嫁贪欢 - 代嫁之绝宠魔妃 - 首长家的心尖宠儿 - 重生之天价暖妻 - 重生之宝瞳 - 魅王邪妃:废材惊天下 - 极品仙果一嚣张毒医桃花多 - 无上狂尊 - 傲世玄神 - 女配有毒 - 将门毒女 - 贤内助 - 蛇蝎弃妃 - 前夫,咱俩没戏 - 第一蛊女 - 娇妻有毒,总裁太上瘾 - 至尊傻妃 - 萌后无敌 皇上我有了 - 总裁大人,别贪爱 - 重生,废后庶女要翻身 - 夺心契约:总裁别来无恙 - 妃嫔升职记 - 总裁阁下的单身前妻 - 用生命刷存在感的男人 - 神秘上司来相亲:纯情宝贝 - 后妈的校花女儿 - 鬼医契约师 - 重生韩国之随身空间 - 丑凰魅天下 - 官少老公轻轻爱 - 剑裂乾坤 - 亡国公主 - 一晴方觉夏已深 - 首长的宝贝 - 公主不吃素,拒做压寨夫人 - 耕耘记 - **丝道士 - 桃运狂少 - 总裁怀里妻 - boss令:迷糊老婆求错婚 - 特工王妃,别惹废物七小姐 - 浪荡邪尊 - 恶魔黏上小女佣 - 命犯首席总裁 - 史上第一宠婚 - 狂妃驯邪王 - 末世重生之桃花债 - 医女连翘 - 艺术小说网 - 101次求婚:黑帝的天价恋人 - 超萌兽妃 - 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 - 危险契约:总裁的vip娇妻 - 天价新妻:误犯危情总裁 - 狂妃驯邪王 -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 腹黑郡王妃 - 豪门小宠妻:阔少的一品夫人 - 晚安甜心 - 金品梅:少女鉴宝师 - 一吻成瘾 - 重生,锋芒小妖妃 - 纵横三国之我是张辽 - 反扑——兽到擒来 - 种田女帝,步步聚财ing - 豪门陷阱:总裁前夫缠上门 - 求魔灭神 - 混天战神 - 桃缘山神 - 弑光者 - 鬼医煞 - 前世五神 - 傲天传奇 - 残天印 - 乱天劫

    
以下是:

    “在县一医院吧,我现在人在锦州,不过我马上赶回來。(/”

    杨定挂上电话便告诉汪正东几人,一朋友在县里出了事情,他得马上回去处理一下,

    刘平还是挺仗义的,虽然杨定沒说什么事儿,但从他的语气听出來,和暴力有关,“杨定,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的干姨父,干爹、廖书记、蒋秘书长,那就先走一步,你们慢慢儿聊,干爹,再次祝您身体健康步步高升。”

    汪正东摆了摆手,“行了,快忙你的事情去吧,注意安全。”

    汪紫涵刚从厨房里出來,便见杨定打开了家门,想问又止住了,

    杨定也看了汪紫涵一眼,热脸贴冷屁股也沒什么,“紫涵,我有急事得先走,改天见。”

    汪紫涵的嘴角抹动了一阵,还是沒有回话,杨定微微一笑便离开了,

    就近找了个代驾,直奔回丰台县,

    大炮跟在杨定身边,两人进了县一医院,具体的经过大炮也再次向杨定进行了汇报,

    半年前,县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伙人,这伙人很是嚣张,操着一口沿海地方的口音,行事狠辣,在三联社沒有控制的娱乐场所,他们都开始介入,

    因为木兰的离开,孙侯对三联社并非是完全控制,有很多人他还是安排不动,所以这伙人的发展孙侯是看在眼里,却沒有刻意打压,

    两方一直也是相安无事,好像对方也知道三联社的势力范围,一直沒有瓜葛,

    就在今天饭后,孙侯也是经过杨定的洗脑,经常和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虽然不想去市内闯荡,不过和县里的领导也该熟悉熟悉,特别是杨定的好友们,

    刘文海算是一个,而且又是分局的副局长,孙侯和刘文海一见如故,约好了今天吃饭,

    饭后自然要去娱乐一番,所以去了歌城唱歌,而这家新开的歌城并不是三联社安保的范围,

    孙侯带了两名手下,其中一名手下把马子也带上,这女的长得还算不错,

    不过自古红颜多祸水,女人离开包房打个电话却被一伙人给强行拉到了另一间包间里,非要让她陪酒,

    女人只能用力挣扎、大喊救命,很快女人逃掉了,回到了自己的包间当中,把事情一讲,这还了得,她男人马上就火了,

    结果沒等孙侯这行人找去,那伙人主动踢门进來了,

    争执了几句,刘文海也是想帮孙侯出头的,马上亮明了身份,警察,

    对方领头的人一听,警察,警察算个屁呀,操起茶几上的空酒瓶就盖在了刘文海头上,随之而來的便是两方打起來,

    孙侯今天出來本就是小范围聚会,沒带什么人,对方可是十几人,一下子都败下阵來,刘文海是被打得最惨的,其余的人也只是受了些皮外伤,

    大炮说道,“杨哥,动手的那伙人孙总已经认出來,就是半年前到咱们县里扎根的那伙沿海人。”

    杨定一边走着一边说着,“丢人呀,刘文海的事情先不论,三联社的人会在丰台县被人打了,孙侯这家伙最近到底在干嘛,明明是铁板一块,现在好了,被外人欺负到头上來了,对方的人呢,现在找到沒有。”

    大炮说道,“杨哥,不用找,人家人就沒走,就在医院的院里站着,你瞧。”

    杨定停了下來,顺着大炮的手看去,住院部那幢楼左右两边都站满了人,黑丫丫一大片,全是青壮年,

    张大柄站在其中一边,杨定也看到张大柄那边站着的人自己也有很多眼熟的,杨定说道,“大炮,一边是三联社,一边便是那伙人,对吧。”

    大炮点点头,“是的,因为后來有警察來了,把两方的人都进行了盘问,之后那伙人打了电话,警察什么也沒说,把刘局送到了医院,然后一个警察也不见了,那伙人好像还觉得委屈,他们也有三个受了伤,所以全都涌到医院來了,两方一直对持着,他们也一直叫嚣让我们赔礼赔钱。”

    “妈的。”杨定狠狠说了一句,

    两人越走越近,两伙人并沒有挡住通往住院部的楼道,经过两堆人中间时,张大柄也给杨定打起了招呼,主心骨终于來了,

    “杨哥。”

    “杨哥好。”“杨哥。”三联社这头认识杨定的人都开始打起招呼,

    对面有一人,面相凶恶,而且脸上有两道刀疤呈一个“x”字形状,此人正是这伙人的老大,因为发型是中间突起两边剔平,看上去像一匹狼般的毒恶,外号头狼,

    “老大,这人是谁呀,三联社不是说孙猴子是最大的头目吗,这人看上去地位也不低。”

    头狼身边的一人说道,

    头狼一直瞪着杨定,“不知道,三联社在丰台县是有底子的,是伯森酒店幕后老板和孙猴子的那伙人合并组成的,都是县里的老油子,他们不可能这么简单。”

    虽然灯光昏暗,但杨定总感觉有人看着他,感觉浑身不舒服,杨定停了下來,往四处看去,最后目光停在了头狼的脸上,

    杨定毫不示弱的走了过去,同样眼神犀利射去,“你看着我干嘛。”

    头狼微微一笑,说着一口沿海的普通话,“眼睛长在我脸上,我爱看谁都行。”

    张大柄走上前边,附在杨定耳边讲道,“杨哥,这就是那伙人的老大,他们自称是什么狼帮,这老大外号头狼。”

    杨定和头狼的目光在空气中怒视起來,杨定说道,“头狼是吧,你们打伤的公安局领导是我朋友,我很奇怪为什么警察不拘留你们。”

    头狼的手抚着他那野狼般竖直的长溜头发,“拘留又如何,去了还不是得放出來,我告诉你,今天我手下有三人受了伤,要是汤药费不给,孙猴子休想离开医院。”

    头狼还是把目标分得很清楚,他是冲着孙猴子來的,而不是刘文海,找对付三联社的机会已经很久了,谁知道今天冒出个公安局的领导出來,

    不过眼前这人明显和三联社有关系,而且和被打伤的公安局领导也有关系,

    杨定大声说道,“张大柄,把他们这伙人看好了,要是不向刘文海赔礼道歉,要是他们不赔汤药费,一个也不能离开医院。”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好的杨哥。”张大柄倒是不怕这伙人,论人多,三联社可是县里绝对的势力,只是孙侯有些人无法调动而已,

    现在杨定來了就好,孙侯子叫不动的人,杨定可以安排他们出來,

    说完以后,杨定最后瞪了头狼一眼,径直走进了住院楼中,大炮紧跟在后,

    头狼嚼了嚼舌头,有意思,这个人居然敢这样和自己说话,好啊,那两边儿就这样僵着,看最后谁先低头,

    头狼已经有了打算,这次的事件完全是已经策划已久的,打得三联社翻不起來,之后狼帮控制丰台县的地下势力,

    杨定到了刘文海的病房,孙侯也是脸上有些淤肿坐在墙边,看到杨定进來马上起了身子,“杨哥,你可得为咱们出头呀,刘文海被打伤了,我们三联社的面子也丢了。”

    孙侯知道狼帮的人就在楼下,不过两边的实力相当,打起來真不知道结果如何,而且在医院里群殴,后果太严重了,

    只恨自己对三联社的控制力不强,木兰已经去了炎州半年多时间,自己还是沒能接手三联社所有的力量,

    正不知道该怎么做,看到杨定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孙侯说道,“杨哥,怎么办呀,眼下两帮人就在楼下,随时可能大打出手,我担心后果不是我能承受得起的,所以我一直待在病房里陪着刘局,就等您过來。”

    孙侯确实不知道怎么做了,要是他下令打,打得过打不过先不说,警察來了肯定会把这事情作为恶劣的性质來定,

    这对三联社是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孙侯根本不敢擅自做主,在县里混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碰上这么棘手的事情,让他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刘文海还可以说话,只是要行动暂时不那么方便,一动身体就开始疼痛,

    杨定慰问了刘文海几句,并告诉刘文海,这事情一定要让狼帮给出交待,赔礼赔钱,

    刘文海还是真心的感激,不过对方明显不那么简单,刘文海说道,“领导,刚才局里有警察來过,接到了林可森的电话全都收队了,我看狼帮的背后是有人的。”

    杨定说道,“管他们背后是谁,要是真这么牛,就不会到咱们这小地方來混饭吃,刚才我在楼下和三联社的兄弟都讲了,要是狼帮的人不赔钱不道歉,一个也别离开医院。”

    孙侯听了也很兴奋,可是这会闹出大事儿的,“杨哥,要是真打起來怎么办。”

    刘文海也劝道,“杨局,算了,赔不赔怎么赔,慢慢儿协商,别把他们逼得太死,可能最后收不住场。”

    杨定看着刘文海躺在病床的样子,心里就有无名火正在燃烧,

    “怎么能算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本事,孙侯,伯森酒店那头我已经打了电话,三联社很多势力马上就能赶到,我让他们在医院门口守着,狼帮一个人也不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