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出院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与《桃运官途》相关的小说友情推荐:凉山文学 - 娇妻撩人,总裁别猴急 - 机长先生,外遇吧 - 有实无名,豪门孽恋 - 王妃桃花好多枝 - 明朝好女婿 - 拒生蛋,八夫皆妖 - 医女难惹,寡情王爷抓逃妃 - 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 - 红楼之林家景玉 - 亡国帝妃不承宠 - 炫体小说网 - 大风车小说 - 免费小说阅读网 - 滨州书院 - 机长先生,外遇吧 - 奇术色医 -  - 365书屋 - 花都少年王 - 农家药膳师 - 天武霸皇 - 派派小说网 - ued书院 - 免费小说阅读网 - 腹黑竹马,你被捕了 - 最拽宝宝:追捕偷吻老婆 - 天价新妻:总裁狂肆夺爱 - 掳情,—夜成欢 - 纯情宝贝:密爱钻石富豪 - 七月殿 - 限时婚爱,阔少请止步 - 天价新妻:总裁狂肆夺爱 - 欧少,你家老婆在守贞 - 社长天下 - 前妻有毒,总裁好威猛 - 首席教官妻,惹不起 - 女配,化为流星吧 - 恶毒庶女,错嫁极品奸相 - 七星魔尊 - 莽荒记 - 逆天:杀手娘亲强悍宝宝 - 无良王妃别想逃 - 皇室小娇萌 - 倾城王妃不二嫁 - 巫道遮天 - 巫道遮天 - 溺爱:腹黑儿子小甜妻 - 绝色狐妃一胎两宝:天才萌宝来袭 - 契约妻:花心总裁欺上门 - 网游之我是海贼王 - 凤倾天阑 - 天津小说网 - 环球书院 - 霸图中文网 - 总统夫人要离婚 - 龙凤宝贝偷偷藏 - 深度试爱:邪少适可而止 - 煮妇难为 - 红楼之鸿鹄 - 豪门攻略:错入总裁房 -  - 将反派上位到底 -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 征途 - 弑仙 - 赤血三公主的恋爱季 - 错嫁之绝世皇宠 - 悍戚 - 舅爱兄欢 - 网王之中国魂 - 校园修仙 - 豪门邪少  妖孽的祸水夫人 - 哑医 - 古代上位生活 - 先婚后爱,错嫁豪门总裁 - 下堂妃的田园生活 - 傲娇总裁追美妻 - 总裁的诱人交易 - 无限兑换之旅 - 重生之翻身贫家女 - 狐王不乖打晕拖走 - 误惹帝国总裁 - 我退伍后的传奇经历 - 情人劫·首席总裁,慢点吻 - 悍妇,本王饿了 - 重生,锋芒小妖 - 卧唐 - 媚妃撩皇,首席嫡女太勾人 - 判官李坏 - 魔法美好生活 - 报告总裁,小妻不乖 - 撩欢总裁独霸妻身 - 绝色特工穿越·逆天狂妃 - 总裁的小萌妻 - 重生—幸运小小妻 - 重生之庶女贤妻 - 嫡妃不吃素 - 血弑天穹 - 刀剑神皇 - 我姓弗格森 - 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 - 染指腹黑小王爷 - 市长大人好闷骚 - 警花vs黑社会 - 别把总裁惹毛了 - 小情人,总裁狠狠爱 - 日久贱人心 - 锦绣田园:医女嫁贤夫 - 腹黑少爷卖萌控 - 杀无赦:至尊狂后 - 先婚后爱,错嫁豪门总裁 - 种田娘子 - 桃子夭妖 - 饿狼老公,轻点扑 - 骗婚总裁,快接招 - 废妃升职:重生嫡女不打折 - 鬼气凛然 - 谁都别惹我 - 蛮荒九道 - 星光天后 - 衙内当官 - 球在脚下 - 反转人生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夫君太坏谁的错 - 女配修仙记 - 极品唐医 - 恭喜总裁喜当爹 - 天下无“爷” - 怒噬乾坤 - 驯爱,晚上回家玩恶魔 - 冷皇邪后 -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 偷香窃玉:我的赌石生涯 - 狂爱:总裁的vip娇妻 - 权欲:纵情官场 - 秒杀吧!绝版阴阳师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降服高官老公 - 驯爱,晚上回家玩恶魔 - 萌货大战美御医 - 替身 - 极品仙果一嚣张毒医桃花多 - 诺丁汉伯爵夫人 - 放开朕的奸臣 - 婚宠一一我的豪门小娇妻 - 侯门美妾 - 末世之幸福女配 - 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 - 凤动九天:废材杀手妃 - 深度试爱:总裁适可而止 - 名门:冷总裁的豪门妻子 - 都市风流天尊 - 绝代废材倾天下 - 误惹帝国总裁 - 不朽圣尊 - 独医无二 - 雕龙刻凤 - 绝品小村医 - 抗日之兵魂传说 - 世外桃源空间 - 西游之阎罗传说 - 重生田园地主婆 - 逆天冷妃:书撼江山 - 浮霜 - 拖油瓶的宅斗生活 - 绝美桃运 - 与老师合租:无良学生 - 与校花合租:贴身高手 - 强宠,总裁的女人 - 殿下非礼勿靠近 - 重生之庶女为王 - 豪门钻石妻 - 灵鼎记 -  重生:邪王有毒庶女无良 - 网游之三界最强 - 腹黑老婆不要逃 - 不灭文明 - 首席老公要定你 - 前任爹地:妈咪好新鲜 - 瑾医 - 风流医圣 - 上校的小娇妻 - 重生一老夫少妻 - 天价前妻 - 强抢妖孽王爷 - 官色:攀上女领导 - 召唤萌战记 - 国色生枭 - 星河大帝 - 姑苏南慕容 - 迷糊老婆闯错房 - 超级玄龟分身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豪门权少霸宠妻 - 类神 - 宠妻,婚然天成 - 牛男 - 公主的极品侍卫 - 天书十六变 - 战国之凤舞九天 - 冒牌大总裁 - 两只饿狼溺宠妻 - 强者无敌 - 贵族学院的冷酷公主 - 文学作品 - 天价老公求上位 - 一嫁贪欢 - 代嫁之绝宠魔妃 - 首长家的心尖宠儿 - 重生之天价暖妻 - 重生之宝瞳 - 魅王邪妃:废材惊天下 - 极品仙果一嚣张毒医桃花多 - 无上狂尊 - 傲世玄神 - 女配有毒 - 将门毒女 - 贤内助 - 蛇蝎弃妃 - 前夫,咱俩没戏 - 第一蛊女 - 娇妻有毒,总裁太上瘾 - 至尊傻妃 - 萌后无敌 皇上我有了 - 总裁大人,别贪爱 - 重生,废后庶女要翻身 - 夺心契约:总裁别来无恙 - 妃嫔升职记 - 总裁阁下的单身前妻 - 用生命刷存在感的男人 - 神秘上司来相亲:纯情宝贝 - 后妈的校花女儿 - 鬼医契约师 - 重生韩国之随身空间 - 丑凰魅天下 - 官少老公轻轻爱 - 剑裂乾坤 - 亡国公主 - 一晴方觉夏已深 - 首长的宝贝 - 公主不吃素,拒做压寨夫人 - 耕耘记 - **丝道士 - 桃运狂少 - 总裁怀里妻 - boss令:迷糊老婆求错婚 - 特工王妃,别惹废物七小姐 - 浪荡邪尊 - 恶魔黏上小女佣 - 命犯首席总裁 - 史上第一宠婚 - 狂妃驯邪王 - 末世重生之桃花债 - 医女连翘 - 艺术小说网 - 101次求婚:黑帝的天价恋人 - 超萌兽妃 - 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 - 危险契约:总裁的vip娇妻 - 天价新妻:误犯危情总裁 - 狂妃驯邪王 -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 腹黑郡王妃 - 豪门小宠妻:阔少的一品夫人 - 晚安甜心 - 金品梅:少女鉴宝师 - 一吻成瘾 - 重生,锋芒小妖妃 - 纵横三国之我是张辽 - 反扑——兽到擒来 - 种田女帝,步步聚财ing - 豪门陷阱:总裁前夫缠上门 - 求魔灭神 - 混天战神 - 桃缘山神 - 弑光者 - 鬼医煞 - 前世五神 - 傲天传奇 - 残天印 - 乱天劫

    
以下是:

    宁远红的病情已经控制止了,而且在恢复了一些日子以后,已经可以自由活动,

    出院当天,儿子宁向便给杨定和严素裙打了电话,请他们一块儿吃顿饭,算是答谢,

    小护士胡娟也应邀参加,按说医院是有规定的,医生、护士都不能收受病人的好处,吃饭自然也算是好处之一,

    不过胡娟讲原则讲规定,宁向可不讲,

    而且除了感谢胡娟这段时间对母亲的照顾,他对胡娟可是越看越上眼,本來就是单身,能讨到这样品行和这样工作的媳妇,宁向很向往,

    所以嘴巴都说破了,总算让胡娟答应下來,

    宁远红知道儿子的心思,所以胡娟到了以后,宁远红也和胡娟聊起了私人问題,

    “小娟啊,谈恋爱了吗,像你这么好的姑娘,肯定很多优秀的男人抢吧。

    胡娟这些天早已经感觉到宁向对自己的关心,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她对宁向并沒有特殊的感情,一个是护士,一个是病人家属,只此而已,

    宁远红的问題,胡娟也一一作了回答,

    胡娟家里就只是母亲,父亲前些天过逝了,家里也沒有老年人,她自己的私生活也很简单,现在沒有交男朋友,单位、宿舍、家,就这么三点一线,平常时间逛街都很少,

    宁远红脸上止不住笑容,好啊好啊,这个姑娘实在,

    三人很轻松的闲聊着,而宁远红的老公不爱说话,低着头闷在那里,直到杨定和严素裙走进來,

    向宁和父亲马上起身,“杨局、严姐,你们好,快请坐,今天我妈刚出院,所以吃得清淡一些,希望和你们的口味。”

    杨定拉出一张凳子让严素裙坐下,他随后也坐了下來,“坐下向,吃什么无所谓,我们嘴可不刁,胡娟,你也來了呀。”

    杨定进來便看到宁向和胡娟打得火热,这小子,真是有胆识,把握机会才能成就未來,过了这村就沒这店了,反正胡娟是要嫁人的,不试试最后只能成全了别人,

    胡娟站在一旁老老实实的,看到杨定心里有些紧张,别说杨定,就算是平时看到科室的李护士长,两人在一起她做事情也是非常谨慎,生怕出一点儿事情,

    杨定不仅比李护士长牛,同样他比夏院长还要牛,丰台县卫生局长,哪家医院的院长见到他不是唯唯诺诺,想拍他马屁,想请他吃饭的人,恐怕排队也轮不上自己,

    可现在他实实在在出现了,就在这小房间里,一个普通的病人出院,他也來庆祝了,

    胡娟说道,“杨局您好,严姐好。”

    严素裙把包挂在了凳子靠后上,见胡娟有些拘束,笑道,“胡娟,坐下吧,站着干嘛,宁向,你也坐下。”

    宁远红都看在了杨定,现在杨定的官儿可是越当越大,身边的人都挺惧怕的,

    宁远红是了解杨定的,他是个实在的人,不像别的领导一样,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好像大家做什么事情都得尊敬他、以他为中心,

    宁远红说道,“儿子,小娟,都坐下吧,杨定小时候可是我带着长大的,大家都放松点儿,他这个局长,也得给我这老婆子面子。”

    杨定看宁向和胡娟坐了下來,说道,“哪里啊,宁院长,您可是越活越年轻了,您看,这病也好了,又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儿媳妇,开心,您必须要开心。”

    杨定的话把胡娟弄得挺尴尬,马上把头埋了下去,这八字还沒一撇呢,怎么已经成了别人家的媳妇,

    这家酒店档次可不低,要不是有杨定参加,宁向也不会大出血,这一顿不知道会损失他多少双袜子多少条内裤,

    把菜单递到杨定手里的时候,宁向既然有些发抖,不过很快心里平复下來,一共就几个人吃饭,就算点一些贵的菜,也花不了太多吧,希望杨定的嘴巴真像他自己所讲不那么刁,

    杨定沒有点,直接把菜单给了严素裙,“小严,你和宁院长点吧,别点多了,能填饱肚子就行。”

    杨定弯腰从脚边把一瓶白酒从口袋里拿出來,“宁向,酒就别点了,我和你,还有你爸,我们把这瓶白酒喝了。”

    宁向看了看酒瓶,哟,这不是茅台吗,这瓶子的造型这么奇特,应该比市面上的还要贵一些,

    宁向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请这顿饭,或许还不足这酒的价格,也许连几分之一都不如,

    “杨局,今天是我请客,您这么破费,我……”

    严素裙看出了宁向的心思,说道,“拿着吧,反正杨定车里还有几瓶,他平时不怎么喝,你们这是在帮他销掉,解决他的困扰。”

    几人的话題从宁远红聊到了宁向的小摊,最后落在了胡娟身上,

    杨定问道,“小娟,到医院工作有多长时间了,以前上的什么学校。”

    胡娟放下筷子,局长问话她得严肃一些,

    “杨局,我工作快一年了,您可别笑话,以前我上的卫校,学的护理专业,说白了就是一个高考落榜的差生,在县一医院实习期一年,很快就要满了,我们科室护士长认可,医里人事科认可,我就可以转正了,还好是护士,要是医生,有很严格的考试,就算是在医院里实习,也不一定可以最后留下,现在的竞争很大。”

    胡娟实话实话,医生的待遇要比护士高很多,所以护士要转为正式编制相对容易一些,

    胡娟的话杨定听在耳里,不过他心里可沒胡娟这么单纯,

    要转成正式的编制真这么容易吗,不可能的,

    就算是护士这样的特殊职业也不可能实习以后便可以转正,实习的护士应该不少,但正式的编制十分有限,

    不靠些关系,不走些门路,怎么可能让你轻松转正,现在这社会,找份正式的工作非常不易,

    杨定说道,“小娟,实习期满以后,要是你愿意留下,医院那方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

    宁远红一听,杨定这话可是一种承诺呀,要是胡娟愿意留在县一医院,那就肯定转正成功,宁远红知道儿子很喜欢胡娟,所以杨定这话也能加大儿子和胡娟之间的感情,

    宁远红说道,“小娟,还快谢谢杨局,杨局长发了话,你的事情就铁板钉钉了。”

    胡娟自然知道转正不是百分之百成功,不过她自我感觉非常好,她可是任劳任怨,和同事的关系也处得不错,

    胡娟说道,“好的杨局,谢谢您,我想应该沒太大的问題,呵呵。”

    严素裙心里想着,这女孩子还是单纯了些,怎么可能这么容易,不过她可不能打击胡娟的信心,严素裙笑道,“好吧,那我们今天也提前恭喜你了,胡娟,咱们姐妹喝饮料,也碰一杯吧。”

    “好啊严姐,把宁院长也就叫上吧,咱们三个一起喝。”

    虽然是宁向请客吃饭,不过杨定的心思始络放在工作上,胡娟便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來源,她工作在医院的最底层,她听到的消息虽然不一定灵通,但是基层的事情她一定很清楚,

    杨定就是想多了解一些情况,这样才可以权衡很多事情,

    杨定说道,“小娟,你感觉县里几个医院,哪家医院的设备最为先进、医疗水平最高,还有,医院的服务质量又如何。”

    严素裙挤了挤杨定,“你干嘛呀,大家伙儿吃饭你还要做市场调查呀,都下班了,你的责任心真强。”

    杨定回答着,“沒办法,我不了解情况嘛,想多听一听。”

    胡娟确实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论医疗水平,县一医院确实是最高的,医生的层次最高,数量也很多,不过妇女儿童还得找妇幼院,他们并不是此类的专科,

    论医疗设备,胡娟不敢妄下言论,县一医院确实引进了很多国内先进的设备,不过还引进了很多根本沒什么用的东西,价格同样不菲,

    在几个医院的服务水平上,胡娟也是听同事私下议论过,县一医院是最差的,态度十分恶劣,当然,胡娟后來也是深有体会,

    县中医院的服务质量最高,虽然也有西医存在,不过绝大部分是中医治疗,所以设备上比县一医院差是很正常的,

    杨定点了点头,胡娟基本给出了答案,和他之前了解到的相差不大,

    杨定说道,“胡娟,那你为什么会选择到县一医院,当时实习怎么沒去中医院。”

    胡娟回答着,“杨局,不怕您说我俗,县一医院的待遇要高好几百块,可现在我有些后悔了,因为听别人讲,中医院的管理很有条理,比县一医院好太多了,而且中医院的领导,特别是院长张果,对人可客气了,谁都说他人品不错,那里的工作环境确实要愉快很多,不过现在知道这些已经晚了,要是去中医院,我还得重新实习,还得等他们给实习的机会。”

    张果这人杨定当然见过,几次开会都参加了,岁数不小,不过看上去人很精神,有很强的干劲,笑起來也很随和,和夏泉那种虚伪相比,张果属于老好人,

    “杨局,沒打扰你们的雅兴吧,呵呵。”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手里拿着杯子和酒瓶敲门走了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