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进汪家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

    第二天上午七点两人便來到医院。『大风车小说网』直到下午三点。严崇喜才从重症监护室里转到普通病房。

    严素裙坐在床边。见到父亲的虚弱样。她心里很难过。

    “爸。你说你平时身体也沒见有什么毛病。这次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明天还得手术。装一个心脏起搏器在肚子里去。我一想着就……”

    杨定马上递了张纸巾。怎么又哭了。

    不过想來也能理解。好好一个人。非要在身体里装上机器。装上之后还不能取。一辈子都得让一个机器在体内运转。

    半人半机器的。这人是严素裙的父亲。她能不生气。能不难过吗。

    杨定说道。“小严。你别吓唬你爸了。严书记可是个坚强的人。你这么一讲。我看严书记明天不敢上手术台了。算了。手术不做了吧。想着就残忍。”

    严素裙胳膊打了杨定一下。半笑半严肃的。“你……。你在咒我爸呀。手术一定要做。『环球书院』我给我爸挑个最好最安全的起搏器。我爸以后一定可以生龙活虎的。比之前还要健壮。”

    严素裙说完以后。心里有些感动的看着杨定。其实很多道理她也明白。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杨定用话一激。严素裙的心情好了很多。

    对呀。父亲能顺序渡过难关。体内安一个起搏器并沒有什么。只要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生命有时候很脆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严崇喜躺在床上。颈部一点儿力气也沒有。看着天花板说道。“杨定。我的女儿交给你。你要疼她爱她。我这次能捡回一条命。什么都不想了。我想看着裙裙结婚。看着她生孩子、当妈妈。”

    “爸……”严素裙轻轻扑到了父亲的身上。

    杨定用力点了点头。“严书记。好好儿养病。小严你放心交给我。有我的。就有她的。”

    此时。一个精神抖擞、气质绝佳的中年女人走进了病房。身后跟着邝敏然。“老板。就是这里。”

    杨定看了过去。來人竟然是市委书记陈卓榕。

    杨定知道对方不会记得自己这个小人物。『嗜财医女,误入贼窝变贼婆』不过礼貌还是得有的。杨定连忙起身。“陈书记好。快请坐。这里有凳子。”

    杨定轻轻拍了拍严素裙的后背。“小严。市委陈书记來看你爸了。”

    严素裙抬起头來。在媒体报刊上自然是认得这位登河市的女强人。马上站起來。“陈书记您好。”

    邝敏然把一束鲜花放在了柜子上。坐在了一旁。第一时间更新

    陈卓榕看了看两人。也找了根凳子坐下。“你是严崇喜的女儿吧。你……。你是当时擅闯市委常委会的小伙子吧。嗯。好。好。大家都坐下吧。给我讲一讲病情。”

    原來她还记得自己。

    杨定回想着当时的情况。自己在市委常委会议室里发放着改革的材料。当时陈卓榕便打量过自己。沒想到她的记忆力如此之好。对自己还有印象。

    杨定说道。“陈书记真是平易近人。我这小人物。您也记得。”

    严素裙把父亲此时的情况和明天要进行手术的情况向陈卓榕告之。『至尊杀手妃:凤破九霄』

    严崇喜身体很虚无法动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试着想抬抬头。却浑身酸痛。“陈书记。谢谢您來看我。我沒办法起身。实在抱歉。”

    陈卓榕说道。“身子不好就别乱动。把病养好。严书记。除了來看看你的情况。我还有事情和你商量。丰台县不能一日沒有一把手。这次你出院以后。我会安排你提前退休。对县里结构有什么想法。”

    严崇喜知道。陈卓榕是想知道。自己对县里的领导班子。有什么意见。市里很快就要安排了。

    严崇喜的声音不大。但房间里很安静。大家都可以清楚的听到。

    “陈书记。第一时间更新 县委书记一职。县里沒我合适的人选。如果说省云飞有想法。市里也顶不住压力。我想马俊可以当县长。这样可以有所牵制。现在的县委办主任陈涛。一直沒进常委。也是时候进去了。以马俊为核心。常委会上可能对省云飞造成一些麻烦。让他不能随心所欲。”

    “省云飞虽然不会破坏之前县里的既定方针政策。『我的校花老婆』不过他的随意很可能让县里正在推进的改革不彻底。当然。陈书记您要是派一个嫡系到丰台县任书记。是最好的结果。”

    陈卓榕现在也在等省里的指示。省云飞的身份不简单。陈卓榕不敢轻易对丰台县的班子进行调整。省云飞说白了。就是到登河市里火线升迁的。现在已经出现一个机会。有些时候。不管资历够不够。压力來了就得升。

    陈卓榕简单和严崇喜交流了几句。因为她的时间非常宝贵。所以匆匆便离开了。

    杨定有些好奇。问起了严崇喜关于省云飞的事情。

    严崇喜说道。“杨定。省云飞的背景。我也是听市里一位领导提过。京城市有四大少和四小少。这省云飞便是四小少之一。至少他父亲和爷爷。我不知道是谁。不过你可以留意一下。因为姓省的人并不多。很容易可以猜测出來。”

    杨定不像严崇喜这些老辈领导。对京城市的国家权力核心那么清楚。不去网上查一查。杨定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大领导姓省。

    听严崇喜的语气。他肯定是知道的。不过只是他的猜测。所以沒必要十分肯定的讲出來。

    …………

    省云飞自然是想再进一步的。『与老师合租:无良学生』本打算去登河市里任个秘书长。然后过渡到汴江省政府去。父亲是个商人。爷爷是搞政治的。父亲当时沒听爷爷的话执意经营。家里非常气愤。所以最后选定了省云飞走上仕途。

    省云飞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他的性格和父亲相似。他也想做生意。不过沒有办法。爷爷那里的压力太大。家里绝不允许出现第二个像父亲一样的人。

    爷爷说过。在华夏国里。生意做得再大。也远不如一个从政的领导。在爷爷看來。只有在政治上成功的人。才是最优秀的人。

    省云飞心里的想法沒有人知道。他在不断追求升迁时。仍然想证明给家里的人看。掌管经济。一样可以影响政治。

    最近最纠心的事情。还是关于汪紫涵的。

    以前周末有时间去锦州大学找她。她从來不会拒绝的。可是慢慢的。每回都临时有事情。省云飞已经一个多月沒和汪紫涵见面了。

    其实原因就在于杨定在祈子君搬家时和汪紫涵的见面。两人小手触摸在一起。汪紫涵居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这种感觉与省云飞一起从未有过。

    所以之后每次省云飞相约。她都一一推却。汪紫涵有些不明白自己对杨定究竟是什么感情。

    周末杨定要到锦州市家里做客。汪紫涵心里居然很紧张。对和杨定见面有一种向往和期待。

    这回是要见汪紫涵的父亲。杨定做了些准备。比如穿着。不过拿什么东西当见面礼。杨定想了很久也沒想到。

    汪紫涵的家世不简单。自然家里也不缺什么。最后挑了一瓶82年的拉菲酒。

    根据汪紫涵所讲的地址。杨定开着捷达车一路找去。见祈子君一家人。开奔驰去算什么。人家不会对自己有好印象的。

    杨定到了这里才意识到汪紫涵家的底气。登河市里住在市委大院儿一号楼。而这里一打听杨定才知道。这里是省委省政府的大院儿。

    这可不是普通的职工住房。而是省里的高干住所。里边儿全是一幢幢的独立别墅。杨定想來。有资格住在这里头的人。至少也是正厅级吧。或者说是副省级。

    此时杨定对汪家有了重新的认识。汪紫涵的父亲是高官。

    杨定停好了车。看着眼前的独幢别墅。心里能不紧张吗。不知道汪紫涵的父亲是谁。一会儿自己的压力可不小呀。但要是得到了她父亲的认可。自己在仕途上更能如鱼得水。

    嗯。自己一定要慎言慎行。干儿子是祈子君认下的。她老公的意见怎样。杨定有些拿不准。要是一会儿见面让叫叔叔。杨定就尴尬了。

    杨定无奈摇了摇头。进去吧。走一步算一步。

    “怎么是你。”

    一辆奥迪车停在杨定的捷达旁。从车牌号上看去。是汴江省某市州一辆小号车。从驾驶室出來一个女人。杨定看了过去。又是一惊。

    诺诺说道。“陈书记。是您呀。”

    女人正是登河市委书记陈卓榕。杨定能不吃惊吗。

    吃惊的人显然不止杨定。陈卓榕又何尝不是。打量起杨定说道。把车停在这幢别墅门口。显然去汪正东家里的。

    “你是去汪省长家。”

    汪省长。

    杨定努力的想着。省里的领导他根本不知道几个。不过汪省长他是听说过的。汴江省副省长汪正东。上回参加企业座谈会。自己來莫名奇妙被他找去谈话。

    汪紫涵、汪正东。

    杨定快速反应过來。汪正东就是汪紫涵的父亲。

    自己的干爹居然就是汪正东。天呐。无疑这信息给了杨定一针强心剂。整个人都精神起來、兴奋起來。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