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脱离危险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

    庄烨走进杨定办公室。『辛亥军阀』对于民政办李觉的初步考察。他已经有结果了。

    “李觉。是民政办的李觉吧。”杨定努力的回想着。要不是庄烨提起。他差点儿忘记这个名字。

    庄烨点点头。“领导。你可是日理万机呀。上回咱们一块儿进行全镇的作风检查。走到民政办。李觉桌上堆放着满满的文件。你当时不仅沒生气。还表扬了他。不过可惜。他当时去了党政办送文件。你离开民政办时叫我查查这小子。”

    杨定想起來了。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想做事儿、会做事儿的人不多了。所以杨定不想放过一个人才。

    “对。是这样的。第一时间更新 庄烨。怎么样。这人可不可用。”

    李觉。当兵转业回來分配到镇政府的。原來转业的普通志愿兵已经不具备分配条件。不过李觉家里是特困人员。在部队的表现让领导很满意。最后部队专门给县人事局來了公函。要求解决李觉的工作问題。

    虽然文凭不高。『农家地主婆』仅仅职高毕业。不过李觉从未放弃过学习。在部队里便一直。拿到了自考的大专文凭。自考是国家一项很难的考试。先不说自考可以学到什么。眼下什么样的大学可能学到有用的东西呢。

    自考很难。难得只有挂一科。也许十年也拿不到毕业证。

    到了镇政府工作。李觉仍然在学业。通过电大的网络教育。下半年李觉便可以拿到本科文凭。

    庄烨说道。“领导。我看李觉可以重用。他家庭条件不好。沒什么关系。靠个人的努力拼搏。就这精神。也是很多年轻人所不具备的。据我所知。镇里的中层调整。沒有领导考虑过他。民政办的主任把他当成心腹一样。只安排他做事情。也沒向镇领导提过这个人可以重用。”

    杨定太理解了。以前他就是一个苦逼青年。股长只让他做事情。好处一点儿也沒想到自己。只让马儿跑却不给喂草。这不是压榨吗。

    杨定说道。“民政办沒有副主任。让李觉先锻炼锻炼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有做事的能力。不代表有领导能力。领导不需要做事情。但任何事情他都得处理妥当。”

    看到桌上的來电。『一宠成瘾,勾心小情人』严素裙三个字印入眼帘。“庄烨。你先出去吧。李觉的事情形成一个文字材料。下回镇党委会上议一议。”

    “喂。小严。”

    “杨定……杨定……我爸他……他出事儿了。现在在市区医院里。我正赶过去。”

    严素裙听闻此消息。以最快速度冲出了办公室。开着她的车子。就往市区奔去。她需要一个男人的安慰。父亲一直是她最重要的肩膀。现在严素裙很无助。像是失去了唯一的依靠一般。母亲是个家庭主妇。一切的压力严素裙感觉。她一个人承受不了。

    上天保佑这回父亲平安。可以后呢。自己一个女人就要挑起整个家的担子。严素裙已经想好了。要是父亲可以醒过來。她一定要劝说父亲不要在工作了。

    杨定此刻脑袋也是一团乱。严崇喜病倒了。

    杨定知道。严崇喜背负的担子太大了。自己想为他分忧。不过自己的资历还远远不够。妈的。老天也不长眼睛呀。为什么总是让好人遇上麻烦。

    听到严素裙泣下之声。『少将夫人带球跑』杨定心疼无比。此时的严素裙需要他。

    杨定说道。“小严。别哭了。你开车注意安全。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來。”

    严崇喜是在市里参加会议时突然发病的。被市政府的工作人员送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此时正在进行紧张的急救。

    急救室外边已经站满了人。主要是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丰台县的相关领导。还有一个人不断和进出的护士、医生交流情况。是陈卓榕书记的女秘书。。邝敏然。

    杨定见过这个女人。在很久以前的市委常委会议室外。

    看了这个女人一眼。杨定发现了严素裙。正坐在墙边的排椅上哭泣。头低头。发散着。手不住的抹擦着眼睛。哭泣的声音很大。与原來文静冷艳的她完全不同。

    杨定走了过去。向站在一旁的马俊点了点头。沒有顾及这里有县里认识的领导。杨定走到了严素裙跟前。

    蹲下來。轻轻抚着严素裙的腰。“小严。沒事儿的。你爸一定沒事儿。好人有好报的。『101次求婚:黑帝的天价恋人』”

    严素裙听到了杨定的声音。止不住。眼泪又猛的泼出。一把将杨定的脖子拉到怀里。头部紧紧靠在杨定肩上。

    “呜……杨定。我爸……我爸一定沒事儿的。对吧。”

    泪水浸透了杨定的衣服。杨定双手搂着严素裙。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沒事儿的。相信我。不要哭了。你爸可不想你这么伤心。”

    严素裙的话很颤抖。是一种内心的害怕和无助引起的颤抖。

    “杨定。我妈还不知道这事情。怎么办。我妈一定经不住这折腾。我现在一个人真不知道怎么办。我好痛苦啊。”

    严素裙像公主一样成长。虽然好相对独立。不过心里一直有父母的鼓励和支持。她的天。是父母撑起來的。

    杨定的脸和严素裙贴在一块儿。杨定用手轻轻试着严素裙的泪水。“我会陪着你的。”

    严素裙一秒也不想离开杨定。本來杨定想下楼去打两盒饭上來。不过严素裙在这里坐着不走。『网游之剑走偏锋』沒办法。陪着她挨饿吧。

    好在马俊看在了眼里。买了三盒。自己一盒。另外两盒递了过來。

    杨定接到手里。“谢谢马县。”

    “小严。吃点儿东西吧。你现在可不能倒下。坚强起來。”

    严素裙挪开了杨定的手。仍然抱着杨定的颈部。“我真沒胃口。要不你先吃吧。我要等着我爸平安出來。”

    晚上十一点。闪亮的急救二字终于熄不下來。仍然在等候的几人马上将目光集中在门口。

    严素裙的肚子早已经饿坏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心里一直很急很气。此时沒多少力气。杨定扶她站了起來。里边儿走出一个正在摘下口罩的医生。

    “怎么样。医生。里边儿的人沒事儿吧。”杨定问道。

    医生一脸的严肃。让大家着实捏了一把汗。医生看了看几人。缓缓说道。“已经渡过危险期了。不过现在还得送到重症监护室去。你们家属和朋友能不能见到他。看明天的情况而定。先回去休息吧。”

    这是一个绝好的消息。几人听了以后都松了口气。邝敏然也马上掏出电话。不管现在时间早或晚。她都必须第一时间通知陈卓榕。

    邝敏然走到了通道另一头。第一时间更新 小声的进行着通话。

    严素裙显然很激动。虽然父亲已经沒有生命危险。不过她仍然想见到父亲。此刻父亲是多么的虚弱。严素裙心里想着过去父亲对自己的爱。她有些不能控制。

    冲到了医生面前。拉扯着白大褂。“医生。我想进去看看。我是病人的女儿。我想进去看看我爸。”

    杨定一直扶着严素裙。医生所讲自然是为了病人好。现在时间这么晚。刚做完手术。严崇喜显然更需要休息。“小严。听医生的话吧。你爸确实要休息。咱们到附近找旅馆住下。明天一早过來。”

    医生点了点头。“你听你男朋友的话吧。我们医院知道怎么处理的。你们家属只需要配合我们的工作。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得让你们知道。病人的心脏跳动速度很慢。必须安置一个起搏器在体内。”

    心肌梗塞刚过去。怎么心脏又有问題。要不是杨定一直用力扶着。严素裙已经倒下去了。

    马俊在一边说着。“杨定。你陪素裙找地方住吧。把她照顾好。我明天上午县里处理些事情。很快就赶过來。”

    杨定知道马俊的事情可不少。眼下严崇喜重病在床。他更得肩负起责任。杨定说道。“马县。严书记的情况已经沒有大碍。后边儿我们盯着就行了。县里的事情可不少。少了你不行。”

    马俊想了想说道。“嗯。县里的事情我知道处理。我一有时间就过來。我先走了。”

    一脸苍白和憔悴。杨定陪着严素裙找到附近一家旅馆。订了两间房。

    严素裙稳住自己的心情给母亲打电话。几次想哭出來。都把咸泪吞进了口中。

    “嗯。妈。喝了些酒。不回家了。我头很晕。我和一女同事一块儿开了个房间。放心吧。我这么大的人了。我会照顾自己的。”

    挂上电话。严素裙捂住了嘴。坠下头去。表情很痛苦。

    “杨定。要是我妈知道了。肯定会气得半死。我妈的身体也不太好。我好担心他们。什么也沒有发生。我们一家人有说有笑在家里吃饭。多好啊。杨定。我好难受。”

    像这种事情。一般只是瞒长辈。严崇喜生病还不能让他老婆知道。严素裙清楚。母亲也是从鬼门关上挺过來了。不能再受刺激了。一切的一切。就由她这个女儿來承受吧。希望两位老人都可以平安喜悦。

    杨定抱住严素裙。轻轻抚着她的手臂。揽住她的柳腰。“先把这几天拖过去。明天告诉你妈。你爸出差去了。你妈不出门儿的人。她肯定不会知道的。两周以后。再尝试怎么和你妈说。那时你爸的病情肯定已经明显好转。别再难过了。天塌不下來。就算真塌了。也有我來抗。”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