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晴天霹雳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

    不能行动。『刀剑神皇』

    杨定认为。现在的时机还不够成熟。要是黄小佩不主动拔自己衣服。自己绝不能轻举妄动。看來有些时候。被动远比主动好。

    等。杨定在等一个心理可以接受的最佳状态。

    不过这个状态今晚不会再來了。

    黄小佩走到电视墙一旁。从柜子里拿出两条香烟。“小张。抽烟不。拿去。留个手机号码。以后咱们保持联系。”

    杨定的心突然掉到了悬崖底部。这是什么情况。这么香艳暧昧的场景。居然就这么结束了吗。

    杨定当然不能强來。一脸的失落。说道。“哦。好。谢谢佩姐。”

    互换了手机。杨定也沒脸继续呆下去。妈的。被这婆娘给耍了。把自己的火引出來。她倒泄气了。

    手机号码沒什么。因为黄小佩存储了小张的名字。谁也不知道小张是谁。

    杨定离开以后。『沈小安的重生日子』黄小佩坐在了沙发上。双手揉捏着自己的几处敏感部位。今晚不能发生关系。有很多原因。首要原因。这里是谭亮和自己的家。

    虽然和谭亮只有利益沒什么感情了。不过要黄小佩在屋里享用别的男人。发出阵阵。黄小佩心里有些胆怯。

    还有。今天只是对小张的观察。黄小佩要确认小张是哪一种人。干偷鸡摸狗的事儿。也得找个人品好的。不要在外边儿胡言乱语。

    现在看來。小张是可以相信的。沒有像别的男人一样着急上床。羞涩的样子浮现在黄小佩的脑海里。黄小佩加大了抚摸的力度。双手伸进了裙底。

    杨定越想越觉得委屈。妈的。这个婆娘完全是在羞辱自己。好吧。有机会看我不把她给收拾得服服帖帖。此仇不报非君子。

    汴江省政府。

    省政府门户网站虽说设有省长信箱。不过省长和副省长可沒时间看里边儿的留言。

    由专门的部门负责。分送给问題涉及的市州和部门进行处理。第一时间更新 最后将结果在网上进行回复。『穿进肉文心慌慌』

    谭亮“帮”杨定发的这篇文章。几个工作人员实在找不到应该分送给谁來处理。向政府办公厅分管副秘书长汇报以后。副秘书长找上了汪正东。

    作为分管商务、信息建设、农林渔业的副省长。汪正东要是也不知道如何处置。便可以请示省长李延江。因为省长信箱向來是有应必答。有诉必回。有建议必表明政府立场。

    汪正东在办公室里快速阅读起來。不过速度越放越慢。要不是副秘书长就站在一旁。他可能会拍案叫绝。这篇文章的字眼虽然尖锐。不过要表达的意思非常明确。

    作风问題和问題。关键不是怎么查怎么反。而是怎么转变政府职能。缩小领导个人权力。把每一级政府。都建设成为一个大的便民社区。

    其实这些事情领导们都不知道吗。只是治标和治本。治标是开端。沒有一个良好的氛围。怎么來治本。

    这篇文章的作者显然不知道。拿这次省里的整风反腐來讲。汪正东知道。这就是在治标。治标只是一个铺垫。因为现在的大环境还不够成熟。远远沒有到可以立刻治本的那一步。

    汪正东认为。『逃情蛇后:hello,我的九尾狐大人』这作者有些太直接了。有这种想法不是什么坏事儿。但从侧面來看。不是否决了全省正在进行了纪律整顿吗。让政府进行改革。让纪委做的事情成为败笔。这得得罪多少领导呀。

    汪正东是爱才之人。难得遇上一个有志之人。汪正东问道。“这名作者。有他联系方式吗。”

    副秘书长回答道。“沒留。不过好像是实名。汪省长。您看最后右下角。那里有他的名字。”

    汪正东翻到最后一页。看了看右下角的一串小字:丰台县三桥镇杨定。

    杨定。

    三桥镇杨定。

    汪正东回想起在锦州市企业家座谈会时召见杨定的情景。这小子可真不让人省心呀。事情不是坏事儿。但做法太冒昧了。

    这内容可以口头向领导汇报。文章可以发表去一些学术论坛和杂志。为什么要发到省政府的官网上來。这不是在挑战政府的威信吗。

    省长信箱是公开的。很多群众都可以上网看到这篇文章。『星舞九神』明眼人一看。都会觉得所言有理。但其实呢。政府领导不知道怎么做吗。当然知道。只是时机未到。

    要是这条建议政府不处理。便会有人觉得政府在回避着什么东西。陷省里于锋口浪剑之上。

    要是别人写的东西。汪正东可以不理会。说不定还要查下去。有思想沒脑子。这人也不能成什么大气。让他自生自灭。自己可以不找他麻烦。有领导把他揪出來。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是杨定写的。汪正东确实要护一护短。

    汪正东想來。你写就写吧。非把自己名字落上去。还把三桥镇也写上。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谁吗。你杨定以为你可以凭这一篇文章进入领导的法眼吗。法场还差不多。

    汪正东一直沒有说话。副秘书长只能站在桌前等候。听候指示。

    两分钟后。汪正东说话了。“把这文章从省政府官网上删掉。告诉你下边儿看过这篇文章的人。沒有人问起。不要在外边儿提。得有政治觉悟。”

    副秘书长其实很仔细的看过内容。汪副省长的安排确实合理。政府早晚得向文章里提到的方向进行转变。『二嫁豪门——爱上失婚女』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变也需要一个过程和时间。在现阶段看來。这样的文章就是站在省里作风整顿的反面。否定这次大规模的内部整风。

    “好的领导。我知道怎么做了。”

    汪正东坐在椅子上。仰头闭目。是时候找杨定谈一谈了。他一心为民的思想是可以继承自己的“衣钵”。成为一个有良知的领导。好玉还得要好的工匠來磨。自己可以当这个工匠。

    省政府官网在之后的半小时内。对这篇文章进行了处理。不过遗漏的地方。他们并沒办法处理。

    官网上别的内容都可以彻底抹去。不过省长信箱里的东西。是有备份的。

    为了管理各省民众的诉求。京城市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对各省的省长信箱都有备案。每一条信息传上去。自动会进行备案。既然省里的页面已经删除。

    每一年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都会在各省里意见里筛选出几条。交给有关领导审核。秘密体察各地的民情和民意。一举双得。还可以了解各省在处理群众问題上的做法和态度。

    汪正东给女儿打去了电话。作为他这样的身份。而且和杨定并沒有直接表明干爹干儿子的特殊关系。他自然不能给杨定打电话。

    所以汪正东告诉女儿。第一时间更新 周末让杨定到锦州市家中來一趟。

    刚挂上电话。又有一个來电进來。汪正东一看。是登河市委书记陈卓榕。

    “陈书记。你好。”

    陈卓榕的语气有些紧。“汪省长。出了些事情。丰台县的严崇喜突然心肌梗塞。目前在登记河市区的医院里。还沒有脱离危险期。不过我秘书已经打听过了。严崇喜的心脏一直有些问題。这次大病之后。可能身体条件不允许他继续担任丰台县委书记。”

    严崇喜之所以让陈卓榕这么重视。完全是因为严崇喜在丰台县推行的产权改革。

    严崇喜一病不起。陈卓榕第一时间告之汪正东。也是因为产权改革。因为陈卓榕知道。汪正东对严崇喜这人不怎么有兴趣。但对他最近的做法。很满意。

    要是严崇喜不能继续任职。丰台县的改革怎么办。汪正东对此事太在乎了。他不允许中途出现变故。

    但谁也沒有预料。平时精神抖擞的严崇喜。说倒下便倒下了。

    汪正东快速作出了反应。“陈书记。我亲自去医院一趟。要是严崇喜能脱离危险。你问一问他。谁适合接任他的职务。还有。丰台县此时不能乱。谁是县长。你马上让他肩负起责任來。暂时代理职务。”

    陈卓榕心里想着。让省云飞暂代职务。这真有些不现实。省云飞就算当了书记。他也沒心思做太多小事儿。而且在省云飞看來。什么事情都是小事儿。

    而且省云飞的父亲对于汪正东所提倡的改革是个什么意见。陈卓榕并不知道。

    陈卓榕马上说道。“汪省长。丰台县的县长是省云飞。让他代理职务。这……”

    汪正东按了按额头。怎么是他。

    他虽然有一些才华。可在党政机关的管理中。他是沒有兴趣的。而且他是省委组织部下派挂职的干部。加上省云飞的家世。他只求稳。不求成绩。

    汪正东也怕省云飞瞎指挥。纸上谈兵还行。真要落到实处。他那两把刷子根本不够用。

    “陈书记。一切待定。先看严崇喜的情况。要是不能从丰台县起來一个书记。你得费费心了。选个领导容易。选个咱们的都认可的领导。难。”

    “好的汪省长。我知道怎么做。我让我秘书马上到医院去。一旦有消息。我马上赶过去。”

    自从汪正东离开登河市以后。两人的联系并不多。即使陈卓榕是汪正东一手提拔起來的。不过汪正东不聚小圈子。

    汪正东成为副省长以后。自然有了变化。因为杨定送來的手镯。此时他已经成了省委书记陈镇番的红人。他可以有他的圈子了。有权力去实现他很多梦想了。

    汪正东说道。“嗯。你务必处理好。周末到我家里來把具体情况再研究一下。”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