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被迫牺牲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路上两人的语言越來越暧昧。╔ 杀手老婆,不准跑╗

    白维维心里想着,丁绕勤确实是个很普通的女人,杨定怎么可能看上她。

    不过自己不同,不仅样貌不差,而且肤色保持得很不错,特别是那对巨大的果子,虽然自己有时候觉得它们很碍事儿,可不得不说,多少男人想对它们进行侵犯。

    杨定和白维维靠得本就很近,偶尔碰一碰她的手臂,主动的招惹白维维。

    不过白维维一点儿也沒生气,她对杨定存在好感,而且更对自己充满信心。

    白维维得回到办公室里拿讲话的材料,杨定一直跟在后边儿,白维维前脚进门,杨定后脚也踏了进去,一把关上了门。

    白维维转过身來,“杨定,你干什么!”

    杨定一副猥琐的样子,阴阴一笑,“白书记,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对你那对傲人的双峰可是垂涎已久,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和白书记谈谈人生、聊聊风月!”

    白维维侧头一笑,臀部靠在办公桌沿上,双手托起她的双峰,一副自我感觉很撩人的样子。╔ [重生]话狐╗

    “杨定,有意思啊,你说话居然这么直接,不过我喜欢,行,晚上聊聊风月我沒意见,不过现在我得去开会,下午我给你打电话!”

    白维维根本就是个花痴女,杨定说别的她可能不信,不过说对她有种好感,她是深信不疑的。

    白维维看了看时间,拿起桌上一叠材料,“我三点有个会你是知道的,等我电话!”

    此刻时间已经是两点五十分,刘文海的人不可能阻拦白维维太长时间,杨定也不希望因为此事刘文海受到处理。

    派出所的警察只是杨定最后一道防线,真正的防线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杨定往前走了三步,站在了白维维的背后,紧紧握了握拳头,松开以后轻轻吐了口气,两人怀抱过去,把白维维搂住在怀。

    白维维全身酥弱,杨定的行为她大吃一惊,手里拿着的材料又回到了办公桌上,白维维马上转过头來。

    “杨定,你干嘛!”

    白维维生气并不是因为杨定对她的侵犯,而是因为时间和地点,下午近三点钟,镇党委书记办公室,白维维不认为这两个因素加在一起,是个的好时机。╔ 代嫁:狂傲庶妃╗

    杨定的嘴离白维维的脸庞已经很近了,杨定的呼吸声可以让白维维听得很仔细。

    杨定说道,“白书记,我忍不住了,你教教我该怎么办!”

    杨定的手臂加大力道,双手离白维维的胸部已经很近了。

    白维维有意识抬起手來,阻挡杨定的手靠近自己的敏感之处,不过杨定身体传來的男人味令白维维有些陶醉。

    白维维已经很久沒有感受到男子气概了,老公沒有生育能力,所以白维维不屑和他办事儿,自从有些女性化的刘芒被踢走以后,白维维严格起自己的作风,并沒有和别的男人发生什么关系。

    刘芒顶多算半个男人,言行举止都有股女人味儿,白维维也是找一个男人的身子,却并未体会到男人的气概。

    杨定不同,白维维感受到他浑身都是劲儿,此时白维维心痒痒的。╔ 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冷静了一下,白维维讲道,“别闹了杨定,我马上开会!”

    杨定的嘴贴在白维维的耳边侧,“维维,你不去有别人帮你讲话,我现在憋得慌,你走了,我可找不到女人來代替!”

    杨定蛮横起來,用力挪开了白维维的手,化掌为爪,强行按在了白维维的胸上。

    狗日的,真这么大。

    要是杜佳妮的胸是苹果,白维维绝对是个小西瓜。

    杨定的感觉沒有错,白维维虽然沒有生孩子,不过胸部已经微微有些下垂,杨定左右揉了揉,又从下往上托了托,在拖延时间的计划里,杨定只能忍住自己对白维维的恶心,尽情的讨好。

    虽然便宜占了,不过杨定确实对白维维沒有兴趣,对她的双峰,杨定也是久仰,能摸一摸见识一下便可以了,杨定并不是想长时间停留在这对不正常的胸脯上。

    十五秒过去,杨定已经对双峰失去了兴趣,根本沒什么了不起的,而且越摸越沒感觉,一点儿真实感也沒有。╔ 小娘子驯夫记╗

    白维维倒是很配合,随着杨定的动作轻轻的呻吟起來。

    白维维扭了扭身子,说道,“杨定,怎么样,过瘾吗,啊~轻点儿!”

    真他妈的骚,杨定用力捏了一把。

    过瘾个屁,杨定心里只有发泄,哪里有享受的感觉,越摸越恶心,整个一个大柿子,里边儿的内容全是肥肉。

    杨定笑了笑说道,“维维,爽,太爽了,我想以后再也沒有女人的胸部可以如此吸引我,明天开始,我上大街也不会再看别的女人的胸脯,哎,在太平洋里游了泳,哪里还有兴致在小江小河里玩水!”

    白维维仰着脖子,左脸摸在杨定的肩上,“杨定,你的话真甜,我喜欢,晚上有空吗,我带你去个地方!”

    “好啊。”杨定直想给白维维脸上一记耳光,这个女人简直是恬不知耻,她真以为她是美女呀,老子见过的美女哪一个不比你漂亮百倍。

    白维维无意间看到了办公桌上摆放的时钟,三点零五分,糟了,会议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 豪门绝恋,亿万新娘╗

    白维维挣脱起來,“杨定,放开,我真得去开会了,别弄了,晚上我陪你!”

    杨定也瞟了瞟桌上的时钟,不行,时间太短了,去了什么都揭穿了,张铁知道安排,不过张铁主持的会议至少也得花上二十分钟吧,让村民们从各方赶來,五分钟怎么可能结束会议。

    见白维维已经心意已决,杨定必须马上想办法,他不能强來,不能把白维维捆在办公室里,只能从侧面下手,将计就计,一切真相暂时不能让白维维知道。

    哎,妈的,牺牲色相吧。

    杨定咬牙切齿的无奈只能暗藏在心,就在白维维拿上材料转身的同时,杨定正面与白维维碰撞,对准白维维的嘴唇,一口吻了上去。

    两人嘴唇相接,杨定立马闭上了眼睛,他不是在享受,眼不见心不烦,杨定尽量控制自己,不让自己恶心的感受暴露出來。

    白维维沒想到杨定居然这么大胆,不过杨定的动作充满着男人的霸气和占有欲,白维维心跳很快,她也闭上了眼睛,深深与杨定接吻着。

    白维维沒有保留,她的心已经融化了,杨定给她带來的感觉太奇妙了,她已经很久沒有这样的舒服了。

    手里的材料落在了地上,白维维胸脯狠狠压在杨定身上,肆意的扭动着,舌头疯狂的吸吮着。

    这一个紧紧的拥抱持续了近十分钟。

    杨定的主动逐渐成了被动,白维维的吻差点儿让杨定窒息掉,杨定想來时间也差不多了,真的不能再忍下去,否则杨定会把昨天吃的东西给吐出來。

    一个电话给杨定带來了机会,推开了白维维,杨定咳嗽几声,深呼吸起來,调整以后说道,“维维,你太猛了,我简直挡不住,呵呵!”

    白维维哈哈大笔起來,眼神勾人绵绵,“杨定,这也算猛呀,你的小身板也太不结实了,呵呵,我在床上,更猛!”

    想來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杨定真的无法再呆在这里,白维维像一头非洲雄狮,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而且这个女人在家里和老公不怎么谐调,她要真打自己主意,自己这身体非得被她榨干不可。

    杨定马上说道,“维维,我也有事情,看吧,他们都打电话催我了,咱们一会儿联系吧!”

    白维维的手搭在杨定的肩上,对着杨定的脸做出一个“吻”的形状,“好,我先到礼堂看看,咱们一会儿联系!”

    要是刚才做完面膜白维维认为自己年轻了五岁,那此时她便认为她年轻了十岁,杨定也被她诱惑成功,这可是一种成就啊。

    想到动员大会不能耽误,虽然已经开始了,但她有必要知道现在的情况,自己不在,蔡国良和张铁是在等待还是已经提前开始了。

    白维维拿起地上的资料,挺胸抬头快步向大礼堂走去。

    杨定关上了书记办公室的门,看着白维维的背影,总算是可以出口气了。

    “呸,一个贱婆娘,妈的,今天居然被她占便宜了。”杨定心里有种想回家抱枕头哭的。

    杨定拿出手机给张铁发去一个短信:会议赶紧结束,白维维要到了。

    白维维速度越來越快,三点三十分赶到了大礼堂门口。

    咦,这里怎么会有警察。

    白维维看了看,沒有理会想走进去。

    “站住,不好意思,现在会议已经开始,不能再进去。”一名生面孔警察对着白维维吼道。

    白维维脸上的肉抖了抖,生气的看着这名警察,在三桥镇这地方,还沒有自己不能进去的地方,白维维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让开!”

    警察一脸严肃,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讲这种话,你是谁,你是谁关我屁事儿。

    警察说道,“这位领导,你是谁和我无关,总之会议开始不许进去,我是我们所长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