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两道关卡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

    杨定马不停蹄直奔县委。╔ 环球书院╗一路上猜测着原因。

    能让严崇喜这么焦头烂额。而且又找自己去商量。那肯定是关于试点的事儿。下午便要召开全镇的动员工作会。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杨定想來想去也沒想明白。

    停好车以后。杨定小跑上楼。看了看此刻的时间。上午十一点三十分。

    严崇喜办公室的门大打开。杨定在门板上敲了一下。径直走了进去。“严书记。出什么事儿了。”

    办公室了除了严崇喜和陈涛以外。沒有别人。

    严崇喜指了指门口。“陈涛。把门关上。咱们三人坐下说。”

    平时严崇喜坐在沙发上谈事情。都会先点烟。然后不紧不慢的道來。今天确实有些变化。坐在沙发上以后。一直看着陈涛关门的动作。陈涛刚一坐下。严崇喜便开口了。

    “杨定。事情是关于试点改革的。╔ 总裁,染指你是个意外╗还记得之前白展鸿的提议吗。”

    果然是试点的事情。

    杨定一边想着一边讲道。“当然记得。我们镇也一直按白展鸿的要求在做。今天下午白维维会亲自主持一个动员会。把一年时间以内涉及到拆迁的农户都请到会议去。提前放出风声。让群众可以很快感受到福利的优越。推动拆迁工作的顺利进行。也为全县的改革工作进行最后一次造势宣传。”

    严崇喜浓眉一皱。手掌“啪”一声打在玻璃茶几上。

    “岂有此理。”

    陈涛身体也是微微一振。显然被严崇喜的震怒给吓了一跳。平时领导可不是这样的。这次确实遇上大麻烦了。

    陈涛小声讲道。“杨定。这消息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严书记。我们现在有些被动了。”

    镇里这次动员会确实是自行商定的。并沒有请求县里。杨定听出了陈涛的意思。有怪责怪自己沒有把事情盯紧。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杨定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儿呀。╔ 私家美女保健医╗何况有沒有这次动员会。常委会以后。这事情本來就是对外公布的。

    杨定说道。“我是上周四得到的消息。但这事情是好事儿呀。到底怎么了。我听得有些糊涂。”

    严崇喜叹了声气。“杨定。这不怪你。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一点儿征兆也沒有。白展鸿居然要离开丰台县了。沒想到。真是沒想到。”

    什么。白展鸿要离开了。

    在杨定看來。白展鸿离开是对于县里的工作和严崇喜的掌控來讲。都是天大的好事情。第一时间更新 却不知道严崇喜为何这么焦虑。

    “严书记。他走他的。这不正好吗。早该滚蛋了。”杨定说话也沒客气。白展鸿就是个谋求私利。对公事儿态度散漫之人

    严崇喜随即作了解释。“杨定。白展鸿要走。对咱们來讲确实是件好事儿。可是他走之下干下的这事情。是有目的的。我们都上当了。”

    杨定脑海里也是闪过一线。╔ 爱你像场人间喜剧╗上当了。

    “严书记。我们上什么当了。”杨定问道。

    白展鸿自然沒有那么好心让试点工作在轰轰烈烈的喝彩声中结束。开辟一个新的历程。

    把三桥镇一年之内涉及到拆迁的人全都提前纳入福利范围。听起來是好事情。可实际上呢。县政府可以在短时间内兑现这笔资金吗。

    综合地价高的区域。一户人可以拿到十几二十万。低的区域最少也是万以后。这么多的人。这笔资金哪里去筹集。

    要是这事情宣扬出去。资金迟迟不能到位。那将引來更大规模的哄乱群访活动。不仅达不到预期的目标。还将令全县的改革工作陷入搁置状态。

    杨定马上想到了庄烨当时的统计数据。整整涉及上千人的拆迁。按平均一个人头五万块。也是五千万的现金。回想庄烨当时的提醒。杨定确实欠缺了考虑。

    庄烨当时还说了。是不是人数多了些。把范围缩小到半年以内的拆迁区域更加科学。╔ 坏总裁的专属宝贝╗

    杨定只想着把这事情办理热热闹闹。并沒有考虑之后的工作。现在问題出來了。沒有近六千万的资金。根本不能摆平这批人。

    要是事情闹大了。改革的事情就得中途夭折。

    严崇喜说道。“当时你们镇的报告上來。我乍一看是好事情。便签批给了白展鸿。作为本周三常委会的议題。现在取消是來不及了。因为白展鸿一定会揪住不放。省云飞那里我刚才打过电话。我把资金问題对他进行了阐述。但他不同意取消这个议題。所以现在我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陈涛一直在认真听着思考着。小声说道。“是啊。这常委会是开定了。要是在常委会上不能否决这个议題。按这方案做下去。咱们短时间上哪里找这么多钱啊。”

    杨定此时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数千人冲击县政府和镇政府。县里别的乡镇高举旗帜反对产权制度改革。骂政府是骗子。村民们可都是一根筋的人。你说要给他们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们就只关心按时拿到。要是拿不到钱。又让他们提前搬走。他们不怒才怪。

    省云飞也是的。╔ 少将夫人带球跑╗他到底什么意思呀。

    杨定也咬牙说道。“这个白展鸿。方案一旦通过他可能马上拍屁股走人。剩下一个不可预计的烂摊子。”

    严崇喜点点头。接着讲道。“是的。而且这招十分狠毒。虽然这事情是在白展鸿作为改革工作第一责任人任期内定下的。不过最后不能落实下去。责任便算不到他头上。毕竟这是好事情。落实不了。只能是我來为这最终后果承担责任。”

    陈涛说道。“领导。别太发愁。常委会上谁的票数更多。还是个未知数。”

    严崇喜的忧虑和刚才比较。增加了不少。“常委会是在周三。刚才杨定带來一个消息。下午白维维就要召开动员大会。她这是在逼宫。这一关不知道怎么过去。”

    杨定也帮不上太大的忙。不过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阻止下午的动员会召开。要是生米煮成熟饭。所有村民已经收到了正式通知。那么周三的常委会便沒有商量的底地。只能通过。谁也不敢再有反对意见。

    杨定站了起來。“严书记。我得马上赶镇里。想办法阻止下午的动员会。要是村民们已经接到了通知。我只能试一试。让这会议的主題偏离。对提前搬迁和福利奖励的事情。只字不提。”

    要是杨定办到了。这事情便可以拖延两天。在周三的常委会一较高下、敲定结果。要是这动员会今天开了。那么便宣告悲剧提前发生。

    严崇喜起身拍了拍杨定的手臂。“嗯。白维维肯定是知道白展鸿的阴谋。就算我下午通知白维维到我办公室汇报工作。她也肯定不会出现。杨定。想尽一切办法。这第一战就由你來打。周三的第二战。我会全力以赴的。”

    严崇喜郑重无比的看着杨定的眼睛。这个重任只能由杨定去担。严崇喜相信杨定可做到。在这个关头。严崇喜只能往好的方向去想象。这两步棋。一步也不能出错。

    杨定有种被委以重任的感觉。自己从未像今天这么如此重要。杨定有种责任感和认可感。

    严崇喜把这么重的担子压给杨定。杨定并沒有半分动摇。杨定心里清楚。下午便是一场考验。自己得经受住。挺过去。给严崇喜再留出两天的时间。

    杨定顿时觉得自己的身影比往常还要高大。不过前方是河是江还是刀山火海、万丈深渊。杨定只能义如反顾、硬着头发往前冲。

    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是严崇喜的心愿。杨定明白。严崇喜把这项工程看得比他的职务还要重要。杨定此刻有种“投名状”的感觉。

    三人都像壮士一般站立着。房间里的空气升温。像是在向三人致敬一般。

    杨定突然走到了严崇喜的办公室前。拿起一只笔。举在胸前双手握着两端。紧紧的握住。

    严崇喜静静看着杨定沒有说话。陈涛也是奇怪。杨定这是要干嘛。

    杨定凝重着脸。炯起双眸。透出无比的坚毅。双手同时用力往中间一掰。

    笔从中间断裂。咔嚓一下。断成了两半。

    杨定两手同时一抖。将残裂的笔扔在地上。怔怔看着严崇喜说道。“严书记。第一关我來闯。要是这关过不去。要是改革失败。我愿和这只笔一样。我陪你一起退休。”

    杨定此刻还真是下了决心。要是自己这些事情都不能办好。还怎么为更多的老百姓办事儿。

    严崇喜听了心中非常欣慰。不过他不可能让杨定胡來的。

    走到杨定跟前。严崇喜双手按住杨定的手臂。“我退不算什么。我希望各种改革不要停下。前仆后继。用一代又一代人的汗水去实现这个梦想。如果说我是上一代人。那你便是下一代人。你如果想牺牲。那就等你成长起來。强大起來。去更大的舞台上做出牺牲。”

    严崇喜的话沒错。杨定现在只是一个副镇长。他牺牲与否根本不重要。要是杨定可以当上更大的领导。为了更大的事情去拼搏。那样的牺牲才是值得的。

    杨定用力点头。脸上充满着坚忍不拔的决心。杨定的嘴角动了动。却沒有再说什么。转身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