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严和白的身份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孙猴子被关在看守所里,不过现在还没有正式起诉,要是定了罪,少说也得进去三年,顾顺在市里也找人打听过了,不过都没有明确的回复。╔ 皇上,微臣有喜了╗

    顾顺认为,这回孙猴子的事情非常蹊跷,首先孙猴子在丰台县里,不是打家劫舍的强盗,虽然做着一些偏门生意,不过各方都打点得不错,也算是有头有脸。

    就算这次是县里除恶打黑,孙猴子这种人也不会纳入打击范围啊,所以顾顺讲道,这里边儿是有人在搞鬼的。

    杨定也赞同顾顺的说法,孙猴子在县里混得不错,就算是要抓典型,也绝抓不到他的头上去,而且孙猴子在公安局内部有人,打不过跑还不行吗。

    杨定说道,“是啊顾哥,孙猴子这人这么仗义,要打黑,也该打打咱们县苍蝇一类的人物,他们才是败类。”

    杨定对冯苍是印象深刻的,差一点儿就把严素裙给毁了。

    提到苍蝇,顾顺马上说道,“对了兄弟,孙猴子在外边一个手下和我联系上了,这次你们县的苍蝇也被捉了,孙猴子和他在里边儿聊过,有件事情,还与你有关。╔ 丞相的世族嫡妻╗”

    太好了,原来这个人渣也被捉了,杨定想着,与自己有关的事情一定是那晚发生的事情,难道苍蝇透露出了一些内幕,杨定一直觉得奇怪,县里人这么多,为什么偏偏那晚苍蝇一伙就盯上了严素裙。

    杨定说道,“顾哥,快说说是什么事儿,我和这苍蝇确实有些过节。”

    顾顺把他听到的情况讲了出来,一个叫白小飞的人,花钱雇冯苍一伙帮个忙,这个忙也很简单,英雄求美的老桥段,一伙人把白小飞和一女的拦下,最后白小飞发威奋不顾身救下女的,最后两人终成眷属。

    不过后来冯苍看上了女人的相貌,虽然收了钱,不过拼着没有诚信的风险也要将女人给阵法,让白小飞很被动,最后白小飞不敢上演真实版的英雄救美,识相的逃走了。

    顾顺看了看杨定,“虽然白小飞救美不成,却另有他人出场了,这个人就是你吧,这白小飞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后成全了兄弟你吧。”

    成全个屁呀!

    越想这事儿越觉得奇怪,越想越生气!

    杨定虽然听到了真相,不过也没想通彻,要是这事情按刚才顾顺所讲来发展下去,自己早和严素裙成一对了,可为什么经过那晚以后,自己和她的关系会一落千丈呢。╔ 菠萝网╗

    杨定说道,“顾哥,说起这事儿我现在也没闹明白,我和那女的感情并没有就此发展,现在已经是形同陌路了,当时救下了小严,我只觉得头部被袭,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之后小严的态度一直冷漠,现在我和她也只谈工作不谈风月,我就想不明白了。”

    顾顺指了指杨定,“你呀你呀,兄弟,都说好马不吃窝边草,你居然爱上你身边的女同事了,不过按你讲的,那这事情真有些奇怪了。”

    顾顺的想法是很邪乎的,不按正规的方式来考虑问题,接着讲道,“依我看来,很可能是白小飞又倒回来了,见苍蝇一伙离开,他这只猫又装起了老虎,把你给打晕,功劳他全部抢走了,咦,不对呀,你说的那小严,应该都看在眼里,谁救的她,她难道不清楚吗。”

    顾顺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杨定听顾顺这么一讲,问题好像都一点通了,杨定说道,“顾哥,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很可能就是你所讲的那样,因为当时苍蝇一伙人出现,小严已经晕过去了,所以我做了什么,白小飞做了什么,小严根本不知道。╔ 萝莉贴身保镖╗”

    顾顺点了点头,那应该就是这样了,这个白小飞真他妈的阴险,脸面也厚到了极点。

    “杨定,这个白小飞是干嘛的,你知道吗,等孙猴子出来,咱们合计合计,玩死他。”

    杨定肯定是想对付白小飞的,不过现在的重点是孙猴子的事儿,而且自己的仇自己来报,杨定暂时没有想过要孙猴子出面。

    “顾哥,这事情我自己解决吧,白小飞是干嘛我,我还真不知道,只是知道他是小严的高中同学。孙猴子现在自身难保,他出来了我可不想他再沾上什么是非。”

    顾顺喝了一口烟,把烟盒放在了玻璃桌上,“兄弟,孙猴子这种人我了解,就算他被关几年,出来他该干嘛还得干嘛,他这种人,你让他做正道的生意他也不会呀。”

    对于孙猴子,杨定是想帮忙的,虽然认识时间不长,而且孙猴子表现得两肋插刀也让杨定有些不知所措,但毫无疑问,人家孙猴子是把自己当成了兄弟来看待。╔ 绑婚,老公大人太无耻╗

    杨定说道,“顾哥,怎么样才能救孙猴子,我也想想办法试一试。”

    有干姨父刘平在市公安局里坐镇,虽然麻烦一些,不过厚着脸面第二次求刘平出马,杨定认为孙猴子值得他这么做。

    顾顺多次找门道打听都没有明确的消息,只是说有领导介入此事,他们不方便透露太多,所以顾顺加大了筹码,非要问个究竟。

    “杨定,再等一会儿,我来之前已经托一个朋友去打听了,孙猴子这次进去,是有人点了他的名,不过是哪位领导我还没有查到,我看我拜托的朋友很快会回话的,我可是给了几万大洋的咨询费。”

    虽然杨定不一定可以帮到这忙,不过顾顺还是想试试,所以找到了杨定,从杨定的态度可以看出,这个人爱帮忙,值得自己深交。

    两人抽着烟闲聊着,顾顺的电话进来了。

    拿起手机一看来电,顾顺点了点头,“杨定,电话来了。╔ 小娘子驯夫记╗”

    顾顺接了起来,“喂兄弟,怎么样,有消息了吧,嗯,嗯……,行,非常感谢,我懂,我没和你联系过,这是我从别的地方打听到的,好的好的,改天聚,再见。”

    麻烦了。

    顾顺已经知道了是谁,虽然他在市区里混不知道此人,不过一听此人的职务,便知道事情麻烦了,摊上大事儿了。

    杨定见顾顺在想着什么,于是问道,“顾哥,怎么样,打听到了吗。”

    顾顺点了点头,语气有些沉重,“杨定,孙猴子这回被整了,是你们丰台县委副书记白展鸿的意思,不知道你和他有没有什么交情。”

    顾顺也是顺口一问,杨定和政府办副主任陈涛是兄弟,但不代表和县委副书记也有这么好的关系。

    白展鸿!

    杨定可是深知此人的,为了县委书记一职,千方百计阻止严崇喜的改革,原来是这家伙捣鬼的,白展鸿?白小飞?

    杨定好像悟出点儿眉目。

    杨定站了起来,“顾哥,你等我一会儿,我出去打个电话。”

    电话是打给陈涛的,杨定现在开始怀疑白小飞和白展鸿是有关系的,白氏虽然不是什么稀缺的姓氏,不过在丰台县来讲,也不会太多,瞧白小飞牛的那样子,就差没有飞到天上去,肯定背后是有后台的,说不定就和白展鸿沾亲带故。

    陈涛不知道杨定问这事儿的目的,不过有什么直说就行了,杨定也不是外人。

    “杨定,白小飞就是白展鸿的儿子,白展鸿膝下就这么一子,怎么了,那家伙可是一个不靠谱的人,你要是和他打交道,最好不要深交。白小飞的编制在县委宣传部,不过他几乎不上班儿,挂个名字,整天游手好闲的。”

    原来如此。

    虽然知道了白小飞的身份,但杨定可不知道孙猴子和罗毅抢工地的事儿,其实这次孙猴子被关进去,全是因为白小飞和罗毅的合作。

    白小飞主要目的是把苍蝇给收拾了,谁让英雄救美让白小飞丢了面子,不过为了和罗毅联手整杨定,顺带把猴子也收拾了,这是他们合作的一个基础。

    所以杨定想不出原因,为什么白展鸿、白小飞要对孙猴子下手,孙猴子可是个聪明人,他在县里混了这么多年,他不会主动去招惹一些他惹不起的人。

    陈涛补充了一句,“这个白小飞呀,最近居然追求严县长的女儿,这事情严县长心里很不舒服,严县长和白展鸿那可是对手呀,真不知道这个白小飞是不是脑子烧坏了,就算两人真有感情,严县长也不会同意呀,白展鸿做事情的风格和严县长完全不在一条道上,两人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交叉。”

    严县长的女儿?

    杨定心里翻起浪来,白小飞在追求严崇喜的女儿,白小飞不是在追求严素裙吗,难道严素裙就是严崇喜的女儿!

    严素裙呀,老子当时问你家庭背景,你还说你是普通人家的女儿,怪不得局里有各种传言,你果然是深藏不露。

    有了严素裙和严崇喜的关系说明,杨定猛然觉得两人其实有很多共同之处,比如额头,比如有时说话的神态,比如做事情认真的态度。

    “涛哥,白小飞追求的是我们单位的严素裙吧,严素裙也就是严崇喜的独生女儿吧。”已经知道了,不过杨定还是想听确认的话从陈涛嘴里讲出。

    “对呀,杨定你不知道!严素裙好像就是你们产权股的吧!”陈涛很吃惊的回答。

    

    

    &nn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