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 被外公逼婚了

涂花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越来越迫不及待的想让两个人尽快完婚,端起起一旁的果汁喝了一口便慢慢开口道:“慕辞,翘翘,我看你们两个最近相处的也不错,而且翘翘肚子里的孩子也越来越大了,是不是该找个机会把你们俩的事情给定下来?”

    慕太太突然提到这个,徐翘翘和慕辞手上的动作都是同事一顿,两个人下意思的互相看了一眼,徐翘翘低下头没有说话。

    倒不是她刻意逃避,而是突然想起了慕辞之前说的那些事情,上一次争吵过后,慕辞提出在互相适应一段时间,但是直到现在也并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慕太太这么一提,反而把两个人下意识忽略的问题摆在了眼前。

    她不知道慕辞的想法是什么,也就不好随便开口。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慕太太看了看他们:“怎么?我说错什么话了吗?你们俩脸上的表情怎么怪怪的?”

    “没有,伯母……我们……”

    徐翘翘勉为其难的张嘴解释,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慕辞便接过了话头:“妈,怎么好端端的你又提起这件事了?上次我不是已经跟你们说的很清楚了吗,这件事情不着急,翘翘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举行婚礼。”

    慕太太一听就不乐意了,立刻开口反驳道:“怎么能说是我着急呢?我看你们就是年轻人不懂事,所以才一直拖拖拉拉的。正因为翘翘现在怀孕了,所以你才要给对方一个交代,而且人家父母要是知道自己女儿莫名其妙就怀了你的孩子,你让人家父母心里怎么想?”

    慕辞抿了抿嘴儿,他倒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

    气氛显得有些微妙,慕太太好像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一个结果一样,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慕辞,等着他的回答。

    徐翘翘看情况有些不妙,于是立刻开口道:“那个……伯母,其实这件事情我们之前也私下里商量过,我爸妈……他们也是很开明的人,只要我们自己过得快乐就好了。而且慕辞说的也没错啊,结婚是一辈子一次的事情,我不想大着肚子穿婚纱呢,那样也太不完美了!”

    “翘翘,你……”

    慕太太还想再劝两句,徐翘翘却笑着给她夹了一块鱼:“伯母,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不过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其他必要,你看我们现在相处的挺好的,这些事情都可以慢慢商量,仓促间作出决定难免会有些疏漏嘛。”

    看她这样,慕太太也不好在说什么,只是转头看了一下老爷子:“爸,那你怎么想?”

    白老爷子眯了眯眼:“翘翘说的没错,婚肯定是要结的,不过还是先缓一段时间再说。我们总得给他们一个完美的婚礼,到时候等孩子出生了,再好好的隆重的大半一场。”

    老爷子都表了态,慕太太只好叹了口气,不过又不甘心的瞪了一眼慕辞:“那这次看在翘翘的面子上,我再给你一段时间,不过你也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该准备的还是先准备起来,不要到最后事到临头又慌了手脚,知道了吗?”

    慕辞浅淡的眉眼皱了皱,到最后也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好了好了,吃饭的时候就不要说这些了,还是赶紧先吃饭吧,不然等会饭菜就冷了。”

    一向很少发言的慕先生看场面上的气氛有些不对,主动站出来打圆场。

    其他人也纷纷拿起筷子,然后经过慕太太刚才那么一说,气氛始终没有之前那么热络。

    徐翘翘低着头,吃着碗里的饭菜,眼角的余光却看了看坐在身边的慕辞。

    他们两个挨的很近,所以即便没有刻意抬头,徐翘翘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那股冷意。

    是因为他妈妈刚才说的那些话吗?还是因为不满意再一次被逼婚?

    不过不管怎么样,慕辞的态度也让徐翘翘有些无话可说。

    后半场草草结束,慕辞几乎是立刻起身去了书房。

    徐翘翘回到卧室之后想了想,决定找他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次。

    “叩叩叩。”

    书房的门被敲响的时候,慕辞正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但他今天心情不是很好,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许久都没有翻动一下。

    听到门外传来的动静,慕辞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谁?”

    徐翘翘被他这虐待怒意的声音给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微微扯了扯嘴角才开口道:“是我。”

    听出外面的人是徐翘翘,慕辞漆黑的眼底闪了闪,许久才吐出一个字:“进。”

    徐翘翘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昏黄的灯,显得气氛有些压抑。

    她站在门口的方向,淡声开口道:“现在有空吗?我想跟你谈一下。”

    几分钟之后,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下。

    慕辞给她倒了杯茶,主动开口问道:“想谈什么?”

    徐翘翘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就说明做好了心理准备,她抬头直直的看着他的目光:“晚上吃饭的时候,你妈说的话,你应该都听到了吧,我觉得她说的也没错,我们不能再这样继续拖下去了。关于你上次的提议,你心里有答案了吗?”

    慕辞喝茶的动作一顿,其实从在这里看到她的那刻起,他就已经猜到了大半,只是没想到徐翘翘会问的这么直接。

    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想法,徐翘翘淡淡的笑了笑:“你也不要觉得我太直接了,既然事情发生了,总归要去面对。你之前说会试着接受,但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我也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改变。慕辞,你有什么打算尽管可以跟我,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其实说老实话,慕辞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的心里深处其实是排斥这个孩子的,但是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之后,他对徐翘翘这个人去多了一份说不清的情绪。

    她独立,自主,活泼又落落大方,不应该因为他的错误而承担任何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