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昏迷

住家野狼2016-9-20 22:33:44Ctrl+D 收藏本站

    昏迷回去的路上我还沉浸在那演出的感觉里。

    “感觉真好!”我兴奋地握着两只手,看着聂唯阳,“第二首歌的感觉好华丽,啊,还有最后那一首《奇迹之光》,灯光的效果做得特别梦幻,然后那个演员装着天使一样的雪白翅膀从天而降,在你身后张开手臂,你知道吗,那画面太唯美了,我真后悔没带相机来拍下来!不行不行,我明天一定要记得带相机来!”

    聂唯阳握着方向盘,有点好笑地看我一眼,嘴角勾起来,毫不留情打破我的计划:“演出不准拍照。”

    我垮下脸来,可怜兮兮看着他:“我拍回去私家珍藏行不行?”

    他飞来一个诱惑眼神儿:“你可以把我整个人整个身体带回去私家珍藏。”

    我啐他一声,微微脸热,这人,眼神放电的功力日益J进啊,还是说,我的思想越来越邪恶了?

    说起来,万皇好似对他很有信心,宣传企划相当大胆,不许拍照,暂不发行唱片,只通过安排好的一系列演出来造成影响,如此低调神秘的作风必然会极大地调动公众的好奇心,不成功的话很有可能就此沉寂,成功的话却会是轰动。

    “真低调,”我看着窗外流过的串串灯光,问他,“你担不担心没人来看?”

    “我只担心我的演出是否做到完美。”他满不在乎,这自我的家伙。不过,这担心完全多余,想想今天那几个N大的女孩子也知道了。

    第二天他出门的时候我还在睡,他进来拍醒我,叮嘱我到演出时间再跟妈妈和聂叔叔一起到音乐厅去,我迷迷糊糊地答应下来,等我起床的时候,聂叔叔去了公司,妈妈出去买东西,家里只剩我一个人。

    聂唯阳的演出下午三点才开始,我把在西藏拍的照片整理一遍,看看时间已经中午,妈妈大概快回来,这时候,手机响起来。

    是菲力。我接起:“菲力?”

    “苏苏!”菲力的声音听起来焦灼急促,“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有有有!”菲力的脾气若不到不得已不会麻烦别人,我连忙答应,“你怎么了?有什么事?”

    “我打陶的电话打不通,嘶,”菲力喘口气,似乎在忍痛,“我的那瓶药水被我不小心打翻了,我的眼睛似乎又要发作,苏苏,我记得你那里还有一瓶是不是?”

    “有的有的,菲力,你别急,坐下来不要动,”我担忧地叮嘱,“我马上就拿药水过去给你。”

    “真抱歉要你跑。”菲力的声音因痛苦而微微嘶哑,却还跟我说抱歉。

    “是不是朋友?”我说,“别说这么让人伤心的客气话。”

    放下电话才又想起平平的事来,我犹豫片刻,还是抓起包跑出门去,不行,没时间再去找别人,不能再耽搁,多等一分钟,菲力的眼睛也许就多一分失明的危险。

    幸好菲力家我来过几次认得路,按了门铃,听见里面传来碰撞声,半天门才打开,菲力的眼睛果然又一次暂时X失明,他双眼紧闭,脸庞上全是痛楚之色。

    我急忙扶着他躺到沙发上,帮他滴上药水,菲力咬住牙,额头上痛出汗珠来。

    过了许久,他缓缓睁开眼睛。

    我抽了纸巾擦去他额头上的汗水,问:“怎么样?还疼么?”

    菲力睁大眼,蓝色的瞳仁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也不回答我。

    “菲力?”我有点着急,“怎么了?你说话啊?”

    菲力又静静呆了半天,,眼睛眨一眨,瞳仁转向我的方向,却又对不准焦距,他露出一个苦笑来,声音微微颤抖:“苏苏,疼是不疼了,可是,我仍然看不见。”

    我大惊失色,跳起来:“菲力,我们必须立刻去医院!”

    扶着菲力出门叫车去医院,医生说:“好险,再晚一点就有失明的危险。”

    我松口气,完全没能记住医生说的那一串古怪的病名,只急急地问:“那现在怎么样?还会有危险么?”

    那满头花白卷发的老医生说:“别担心,暂时不会有危险,你先去办住院手续,我们再给他作进一步检查,然后安排治疗。”

    我去办完手续回来,菲力已经检查完毕,躺进病房去。

    他的眼睛上蒙着眼罩,散着一股药味。

    我坐到他床边去轻握他的手:“菲力,别担心,很快就会好。”

    菲力苦笑:“本想失明前最后看你一眼,没想到仍然来不及。”

    我皱眉:“别乱讲,你的眼睛很快就会没事,你只当休息一阵子吧,等你好了,我天天拉着你去街边看漂亮女孩子。”

    菲力笑:“好。”

    又说:“我没事了,苏苏,聂的演出不是就快要到时间?你赶紧准备一下去吧。”

    我急忙掏出手机来看时间,手机屏幕一片黑,原来昨天忘记充电,自动关机了。

    看看病房里挂的表,已经下午一点,我说:“菲力,你有没有带手机?我要给聂叔叔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否则被聂唯阳看见我自己单独去肯定会被他骂。”

    “我没有带手机,”菲力说,又奇怪地问,“为什么?”

    啊,菲力并不知道平平的事,我还是不要告诉他了,免得他多想。

    我说:“没事没事,我出去打公共电话,菲力,演出完了我再来看你。”

    走出去找公共电话,走廊里的那一部贴着不能使用的条子,我转了两个弯,看见一条僻静的走廊尽头有部电话空闲,急忙走过去。

    手指刚搭到话筒上,忽然听见身后有个声音说:“呵,得来全不费功夫呢。”

    我的脊背僵住,天,是平平!

    脑子里迅速思考应对的办法,正要转过身来,鼻端闻到一股带着怪异香味的浓烈味道,头脑迅速昏沉起来,我模糊的视线里最后的影响是平平充满愤恨的眼眸和她脸颊上渗血的纱布。

    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脖子有点痛,谁在咬我?

    聂唯阳的嘴唇从我脖颈上离开,有鲜血染在他的唇边,他眼神哀恸,唇间隐约露出一颗尖尖的齿尖来,他凝视我,低缓地说:“呵,我的小东西,你居然用这种方法离我而去,死亡,多绝望的距离。”

    我惊恐,难道我已经死了吗?想要坐起来,身体果然一动也不能动,也张不开嘴,发不出声音。我眼睛转动,视线所及之处,看见自己竟然躺在一个雕刻着繁美花纹的黑色棺材里,聂唯阳穿着他那身华丽的演出服装,正伏在棺边,长指缓缓描摹我面孔的曲线。

    不不不,我没有死,我还没有死,我想要告诉他,却无能为力。

    他忽然低低地笑起来,眉眼舒展开,唇角扬起漂亮的弧度:“不过,没关系,我一样可以去找到你。”

    我看着他站起来,走到拉着厚厚的红色丝绒窗帘的窗边去,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一阵恐慌,心里疯了一般大喊,不要不要,别那样做,我不要你那样做,求求你不要那样做!

    他在窗边站定,手指紧紧握住了那窗帘,回身对我微笑:“我与你同在。”

    然后他一把将窗帘扯下来。

    耀眼的阳光瞬间从窗户倾泻进来,将他笼罩,他的周身泛起淡淡青色烟雾,他伸展开的修长手指开始在阳光里溶散,然后是他整个身躯。

    不,不!我绝望地看着他带着微笑在阳光里灰飞烟灭没了形迹,心痛欲狂,终于张嘴大喊出来。

    眼睛睁开来,看见一片刺目光线,意识迅速回来,我松口气,呵,是梦。

    感觉到自己心脏狂跳,我想喘息,却发现自己连张开嘴的力气都没有,不只如此,我无法移动身体,甚至不能转动脑袋,怎么回事?想起昏迷前的事,我立刻又紧张起来,眼前正对着一片明亮光线,我什么也看不见,我这是在哪里?平平对我做了什么?

    耳边突然听见说话的声音。

    我让自己冷静下来,集中J神去听,听见平平说:“哈,如果我要了她的命,会不会是对你最好的报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