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契合

住家野狼2016-9-20 22:26:12Ctrl+D 收藏本站

    那异样的感觉和莫名的念头,那我还没找到答案的问题,因梦境而得到解答。

    是的,我一直坚信跟他在一起只有悲哀的结局,我一直以为既然这样离开才是最理智的做法,却原来是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先把自己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自私地只享受他的激情而不愿承担任何爱情的重量。

    我一直坚信的悲哀结局,只是缘于我的懦弱。我在什么都没做之前已经宣布放弃。

    现在我决定改变这一切,我要积极地勇敢地去握住我想要的未来。

    我想要的未来,有聂唯阳在里面。

    我向下滑,手臂缠在他结实的瘦腰上,脸颊贴在他赤裸的X膛上,闭眼感受他温热的皮肤带来的热度。我的心中宁静又盈满欢乐,我微笑,这个男人,我要。

    若他不懂得如何去沟通,我会让他习惯分享彼此的感受;若他对我猜忌,我会去消除他的不安。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我不会再放开手。

    “做了什么梦?还在怕?”头顶上传来聂唯阳的声音,他的手落在我肩背上,一下又一下轻拍,节奏不是很自然,大概他从来也没有安抚人的经验呢。

    当他说话的时候,X膛震动起来,令我心头发痒。

    “唔。”我含糊地答应一声,“你再继续说话吧。”

    “喜欢听我的声音?”他的嗓音微有笑意,停顿了一下,说,“我唱歌给你听。”

    他轻轻唱起来,声音低沉柔和。

    “Harsh words were said

    And lies were told instead

    I didn`t never mean to make you cry

    But love can make us weak and make us strong

    And before too very long

    I was totally in love with you

    I bathed in you

    Lost in you

    Captivated by you

    Amazed by you

    Dazed by you

    Nothing can go wrong

    Nothing can go wrong……”

    我的目光越过他的肩膊,看向拉着暗紫色厚绒窗帘的圆顶大落地窗。今天已经雨过天晴,窗帘上清晰地投S着窗棂上宛转J致的花枝影子,被阳光照到的地方现出一片明媚的亮紫色。

    他的歌声像是一种触M——就像是——春神的手指的触M,那指尖优雅飞扬,碰触到的地方,就有大朵大朵的花吐蕊展瓣争相绽放,丛丛簇簇,芬芳五色,渐渐成片成海,一直盈满到人的心里去。^

    X中传来甜蜜的微痛,我叹息:“聂唯阳,我发现,要爱上你,真的不难。”

    他的歌声停了,我能听到他的心跳变快,随即我被他拉着一同坐起来,他托起我的脸,眉眼几乎要飞扬起来,闪着跳跃的光华的黑眸紧紧看着我的眼睛,他说:“苏苏,你是说,你发现——你已经——”

    我看着他那线条优雅轮廓分明的唇张张合合,终于忍不住小小地呻吟一声,双手爬上他的脖颈,把嘴唇贴上他的去。

    强烈的他特有的气息扑鼻而来,我感到身体抽紧,已经迅速有了湿润的反应。

    哦,这吸引还真是该死的强。

    他似乎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我眨眨眼,嘿,我可不想一个人在这里兴奋。我伸出舌尖去,滑进他的唇,轻扫他湿润柔滑的嘴唇内侧,立即就听到了他的抽气声,随即肩背被他用力搂住,后脑亦被他牢牢固定,毫无可避地被他吻个结实。

    唇齿厮磨,彼此的舌是最甜蜜的诱惑,缠绕吮吸,直到眼里身上都烧起了恼人的火。

    热吻结束的时候,我们已经如初生时一般赤裸着拥着彼此。

    “哈,”他的唇停在我嘴角喘息,气息滚烫,带笑的声音混合着浓浓欲望,“要命的小东西。”

    我的眼睛对上他的,那黑色玛瑙里面似要将人淹没的激情令我满足到战栗,我微笑:“我喜欢这样的你,这样子因我而疯狂的你。”

    他的黑眼因我的话更加明亮,喉咙里沙哑地低叹:“苏苏……苏苏……”

    我倾身压在他身上,推他躺下,仰起头学他的样子去轻咬他的耳垂,他的身子蓦然轻颤,双手用力去抚M我的腰臀,我忍不住微笑,噢噢,我真喜欢听他抽气的声音。

    他低低呻吟,在我腰侧捏了一把,迅速翻身将我压在下边,气息喷在我耳边,声音有点恶狠狠的:“再被你玩下去,我就要死了。”

    我咬唇,笑:“我不信。”

    他的额头顶着我的,黑眼炯炯看着我,一只手臂环过我的脖颈支撑他的体重,一只手捉了我的手向下探去,嘴角勾起笑来:“这下信不信?”

    手指碰到他的欲望,如此的灼热和坚硬,我轻轻吸气,想缩回手,却被他握住。

    “苏苏,”他看着我,漂亮的黑眼满是情欲,他的声音低哑诱惑,他说,“抚M我。”

    我被他蛊惑,手指软软地自他的X前腰侧缠绵下去,在他结实的小腹划过圈子,最后落在他的昂扬上,轻轻抚M。

    “啊……”他的唇间溢出模糊不清的呻吟来,黑眼眯起来,在我脸颊肩颈抚M的手掌已经起了薄汗。

    我的脸也是滚烫,我想它现在一定是极红的。渴望前所未有地充满我,我的身体分外湿润,唇舌却干燥。

    哦,他为什么还不来?

    他的鼻梁顶着我的鼻头,黑眼里带笑:“要我吗?小野猫?”

    玩这种把戏?我瞥他一眼,故意重重握一下他的欲望,他呻吟,迅速低头含住我的耳垂,啊!我忍不住轻颤,奸诈!这是我的弱点!

    他的手向下滑,长指探向我湿润的中心,呜,我立刻夹紧他的手,欲望真让人难以忍受。

    他的舌火上浇油般沿着我的耳廓舔过去,我只觉得头皮一麻,快感迅速辐S出去,他的唇贴在我耳朵上,轻轻吹气,再问:“要我吗?”

    我拉住他的腰,缴械投降,低哑地轻喊:“我要你,我要你!”

    他满意低笑,下一秒,立刻就满足了我的请求。

    呵……被充满的满足感使我深深地舒气,然后立刻又跟着他的节奏细细喘息起来,每一次的深入都到达它应该到的地方,如此完美,如此契合,仿佛这身体生来就是为了等待他。

    极致的焰火高高地爆裂开来,璀璨的碎片又徐徐落了我们满身,我们拥抱在一起,喘息缠着喘息,心跳偎着心跳,静静等待细密的碎片溶散在身体里。

    良久,有轻轻细细的吻落在我的额头发间,他的掌心抚M上我的脸颊,他开口,声音低哑,还带着激情的不稳:“苏苏,你还没回答我。”

    我将脸埋在他X前,愉快地呼吸着他的气味:“嗯,我猜,你想让我说三个字给你听,是不是?”

    他沉默。不说话?那我也不说。

    过了半晌,他抬起我的脸,无言地看着我。

    我笑眯眯以对。

    他眯一下眼睛,眉毛高高扬起来,又跟我大眼瞪小眼半天,终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翻身下床去浴室了。

    我笑得捶床。哎呀呀,他以前也有这么可爱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