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番外 心中的荆棘

住家野狼2016-9-20 22:22:10Ctrl+D 收藏本站

    那颗种子是什么时候埋下的?

    那颗荆棘的种子。

    也许在我的心因为初次体会那前所未有的激情而缓缓歌唱的同时,那种子也在其中悄悄生G。

    那时,我发现,我不是她第一个男人。

    当我在她房间外听到他们的嬉笑声和音响里传来的暧昧声音的时候,我面无表情,却咬紧了牙。

    是那跟她一起的男生吗?是谁采撷过她?

    荆棘开始生长,在我的心脏上伸出第一G枝蔓,狠狠刺痛我。

    我想吻她。我想咬她。我想要把她紧紧困在怀里。我想要狠狠地贯穿她。

    于是我要挟她,急躁地占有了她。

    身体的欲望得到宣泄,可是心上的荆棘依然缓缓蔓延,顽固地刺痛我。

    还不够。

    我到她的房间去,将她在月色下如妖J般迷人的身体禁固起来,用冰冷的金属玩弄她。

    可是即使这样也不能抑制那荆棘的生长,心脏疼痛依旧。

    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很想,以至于我忍不住问出来。

    当她终于说出答案的时候,我忍不住笑。

    奇异地,荆棘停止生长。

    菲力看见了她。

    我知道他自很早以前就对她有兴趣。

    X中微痛,我为微微皱眉,那荆棘又复苏过来了么?

    我弄倒了菲力的相机,把他的注意引开去。

    当菲力收拾好的时候,她已经走了。菲力焦急地追问我关于她的事,我垂下眼睛,感受到荆棘的尖刺缓缓刺进心脏去。

    我抬眼,对他说,我不知道。

    菲力打电话跟我抱怨:“聂,你太不够意思,她明明是你妹妹,跟你住同一所房子,你居然跟我说你不知道她是谁!”

    他们终究是认识了。接下来会怎么样呢?接触,交流,约会?

    远在布鲁塞尔,我甚至看也看不到。

    无法掌控的无力感。

    我已经明白自己的心情,而她却会因为我要离开而兴高采烈。

    她的心不在我这里,即使不是菲力,会不会有其他人?那X子随意的小东西会不会跟人拥抱,亲吻,甚至——作爱?

    毫无道理的猜测,却越来越多地涌现,我无法控制。

    荆棘迅速生长起来,我能听见它的尖刺刺入血R中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静静靠在窗边,直到暮色降临。然后我弹弹手指,做了决定。

    我决定接受万皇的合约。尽管这意味着我必须用加倍的时间与J力来提前结束课程。

    这无所谓。

    我只要早点回去。我必须早点回去。

    属于我的,谁也别想拿走。

    当我进酒店的时候,我的心里是焦灼不安的。

    为什么这个时候,在她身边的不是我,却是菲力?

    倘若他们发生了什么……

    我闭眼,阻止自己想下去。不不,我深知菲力是怎样的人,我不应该怀疑自己的朋友。

    可是那荆棘在我心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痛如火焚,我无法阻止脑中负面的念头。

    她的一句话却使那躁动的荆棘平息下来,火热与疼痛消退,莫名的喜悦与期待勃发。

    她说,她只要我。

    她只要我。

    抚M她累极睡去的脸庞,我微笑,小东西,等你醒来,告诉我,为什么。

    第二天,却没想到她满不在乎地说:“哪有什么为什么,也许因为使用过感觉比较有保障?”

    隐隐的期待破碎,我着恼,咬牙转身离去。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在追求女孩子?

    我皱着眉,盯着眼前菜板上那块R,它看上去粘粘腻腻非常恶心,我要努力地克制爱洁的心态才能让自己的手去碰触它。呃,脏死了。

    与万皇签订合约,研讨计划,拍摄前期宣传资料已经很忙,我还是抽时间来这里学做菜。

    因为我不只要她的身体,也要她的心。这样,我才能安心的离开。

    等待。

    我一生之中还从未等待过别人。

    我静静坐在椅上,面沉如水,X中的不安气恼担忧随着时间的流逝增长,几乎让我坐不住。

    该死,我为何要承受这些?

    在我忍不住要出去找她的时候,她终于回来,却是跟菲力一起。

    她不是说去找同学吗?为什么瞒我?我叮嘱她早点回来,她完全不放在心上吗?跟菲力一起到这么晚,他们做什么了?做了什么?!

    那荆棘轰然一声,妖魔一样疯长起来,千G万G,绕着我的心脏,密密匝匝,越勒越紧,直至血R模糊。倘若再多呆一刻,我就会在所有人面前痛得弯下腰去。

    或者,一拳打倒菲力的脸上去。

    我平静地起身离开,面色如常。

    她居然追来。

    愧疚吗?歉意吗?那不是我稀罕的东西!

    我攫住了她,好,没有心就没有心吧!那就让我不必再压抑,恣意地占有你的身体!哪怕此生以后,你恨我怨我,我只把你紧紧绑在身边,随心所欲享用你的身体,那也很好!

    她的眼神惊惶,这仿佛是那荆棘的养分,它更加疯狂地舞动,荆棘上鲜血淋漓。

    痛。

    我闭眼,吸气,无所谓,即使这样一来,她对我的好感与信任将荡然无存,即使我以后将永远被心中疯狂的荆棘折磨,至少我得到她的身体。

    她挣开我的唇,急急地说:“别……别这么难过,我会心疼。”

    我僵住。

    千万条荆棘抵不上她一句话,瞬间都消退干净。

    我想我已经十分满足。

    看着窗外的云海,想着她电话中说的每句话,她的祝福和她的心疼。

    身体中盈满一种不同于欲望的热流,令我迫不及待想见到她,拥抱她,亲吻她,再把这热流融入她的身体,让她跟我一起感受。

    只轻轻碰到她的脸,欲望就全面爆发。

    激情过后她在我的怀中沉睡,我觉得满足安定。

    那荆棘,已经消失了吧?

    我抚M她的发,小东西,你是属于我的,永远,你知不知道?

    却没想到,好心情又被她一句话破坏。

    什么叫做等她喜欢上别人会来告诉我?我早已认定她,她的眼睛却仍在四处寻找。

    原来满足安定,只是我自己认为的假象。

    原来从希望中跌落下来,比从来没有希望更令人难以忍受。

    X中又隐隐抽痛。

    当我又看见菲力的时候,我只听到一声轻响,荆棘欢快地生长开来。

    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当我明白这是误会的时候,我感到吃惊,我怎么会这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令我自己都厌恶。

    如此患得患失,如此紧张,如此不安,如此——渴望。

    我在渴望什么?

    在我得到她的友善她的自愿她的心疼之后,我食髓知味,贪心地想得到更多。

    一面担忧失去拥有的,一面渴望着更加美好的——

    她的爱。她全心全意的爱和忠诚。

    她跑开去,我嘴角的笑容支持不住地落下来。

    我要怎样才能得到?

    手抚上X,我终于清晰地明了,那荆棘在那里,一直在那里,只有她的爱才能把它连G拔去,除此之外,得到越多,只是使它越敏感。

    轻轻一碰,就泛滥成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