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礼物

住家野狼2016-9-20 22:20:3Ctrl+D 收藏本站

    “你喜欢不如我喜欢/你的不满成全我的美满……”

    一大早,有歌声扰人清梦。

    我闭着眼睛,M到枕边的手机,按了接听键,歌声嘎然而止,我把手机放到耳边,口齿不清地说:“喂?”

    “苏苏!你在哪里呢?我们都在等你啊!”小丁急急火火的叫声传过来。

    我猛然清醒,糟!今天要集体去N市郊外摄影采风,我居然忘得一干二净!

    “Sorry,sorry,我马上到!”挂了电话,我急忙要起身。

    “怎么了?”身后传来聂唯阳慵懒磁X的声音,他的修长手臂环上我的腰。

    咦,昨晚上真的不是做梦啊?

    我推开他的手,下床去团团转满地捡衣服,着急地嘟囔:“晚了晚了,十几个人都等着我一个呢,这下去了还不被他们给吃了!”

    抬眼看他慢条斯理地坐起来,神清气爽,容光焕发,我却浑身酸软,忍不住不平衡地抱怨:“都怪你!你小心纵欲过度,体力衰竭!”

    他不为所动地挑挑眉,说:“这点你放心,没有好体力是没办法做声乐的,尤其是——腰,只有腰有力,才能完美地发声。”说着别有深意瞅我一眼。

    色狼!我白他一眼,没功夫跟他逗嘴,套好衣服,急急冲进浴室去洗脸。

    他套上长裤,跟过来,靠在门口:“镜子后边的小橱里有新的牙刷。”

    “哦。”我拿了牙刷出来,挤上牙膏,看他一眼,“你的房子?”

    他点头:“爸给我的私人空间。你们学校有活动?”

    “嗯。我们摄影系去郊外采风。三天两夜,还要宿营呢。”我把漱口水吐出来,在洗脸台上找洗面R,他走过来,打开一只瓶子,倒了RY在我手上。

    刚把泡泡搓在脸上,他又问:“都有谁去?男的还是女的?只有你们同学?”

    啊?他问这么清楚干嘛?人身监控?我啼笑皆非,没功夫跟他掰,老老实实的回答:“都是我们同学,当然有男有女。没有别人了。”

    我低头洗脸,他沉默半天,突然说:“苏苏,大学里的男孩子都太年轻。”

    我抬起水淋淋的脸看着他,他抱着胳膊垂着眼睛靠在那里,面无表情,仿佛说的是再正经不过的话。

    实在忍不住,我“扑哧”笑出来:“聂唯阳,你不会是在吃这种干醋吧?”

    他瞪我一眼,目光又移开去盯着浴室地板。

    我笑着说:“嗯,不过说实话,我的确不太喜欢太年轻的男孩子,而且,”我走过他身边,戳戳他赤裸的X膛,“像我跟你的这种关系,如果我喜欢上了谁,肯定会来跟你讲的,别担心。”

    我的安抚显然没什么效果,他的脸似乎更沉了。

    “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我一边穿鞋子一边问他。

    “我今天就得回去。”他也拎了衣服套上,又去刷牙洗脸:“我送你去学校,然后就去机场。”

    “这么紧张?”我讶异,就为了回来跟我……是该感动一下还是该说他老大欲望太强烈?

    我说:“你不用去送我了,不如多休息一下,要不然身体吃不消。”

    他完全不领情,从鼻子里哼一声,对我扬扬眉:“需要我跟你证明一下我的体力吗?”

    呸,满脑子情色思想!我咬牙,随便他去,最好累死他!

    话虽这样说,坐在计程车上,我还是忍不住又劝他:“聂唯阳,要不然你回家去休息一下啊!真的不用送我。”

    他摇头:“回家还要解释,麻烦。”又看我一眼,哼一声,“老叫我不要去送你,难道跟谁有约怕我看见?”

    “都说只有我同学了。”这人,狗咬吕洞宾外加猜忌妄想症。我瞪他,不再劝说,自己把玩手里的小于廉雕塑。

    越看越喜欢,想了想,有点不好意思,抬头跟他说:“聂唯阳,我都没有准备你的生日礼物。”

    “没关系。”他淡淡地说,不甚在意的样子。

    我又莫名心痛,又冲动了:“这样,随便你提,只要我做得到就答应你,当作你的生日礼物,好不好?”说完了又有点后悔,自己送上门,他不会想一些很变态的事情让我做吧?

    他的黑眸亮一下,看着我,清清冷冷的表情像被融化掉,浅浅微笑爬上他的嘴角。

    他说:“既然这样……接下来,到明年学习结束,我会比较忙,大概没时间回来,不如你放了寒假去布鲁塞尔,怎么样?”

    咦,不是什么很变态的事情啊!既然是答应他的生日礼物,我一口应承下来:“好!”

    集合地点在北侧门,远远就看见一群人站在门口,旁边停着我们租来的中巴车。

    车子驶近他们停下来,我一面打开车门下车一面回头对聂唯阳说:“好了,我走了,你要赶飞机也好休息也好,赶紧走吧!”生怕会被小丁他们看到我跟他一起出现,昨天他来学校找我,然后两个人一起走了,今天又一起出现,真是要想多歪就能想多歪了,呃,虽然确实是事实,我也不好意思这样明目张胆现给人看啊。

    聂唯阳的目光望车窗外扫了一圈,突然定住,他的脸冷冰冰地沉下来,黑眸冷冷地看着我一眼,然后,径自打开车门下车。

    我被他弄懵了,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啊?在那边站在小丁身边脖子挂着相机的人,有高高的身架和亚麻色的头发,是菲力?!

    小丁已经在嚷嚷:“苏苏!你快点啊!唉,居然叫菲利克赛先生等你!”

    菲力看见聂唯阳,愣一下,很快上前两步露出笑容来:“聂,好久不见!”

    聂唯阳的嘴角几不可见地勾一下,声音平静,却紧绷得像琴弦:“真是好久。”又盯着我,“你们约好的?苏苏,告诉我怕什么?还是你想两边都瞒着?”

    什么意思?他是在暗示我脚踏两条船?!

    我瞪大眼,看着他面孔上的嘲讽,只觉得心头火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