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不行

住家野狼2016-9-20 22:9:47Ctrl+D 收藏本站

    陶意棠看我一脸茫然,转头去问菲力:“咦,小菲菲,人家都不知道啊,你们都没告诉人家?”不等菲力回答又自顾接下去:“也对,你脸皮那么薄,当然不会跟人家讲这个,聂唯阳那家伙,肯定也不会把他的人生耻辱到处宣扬,哈哈,还是让我来说吧!”

    说什么?我不解地看看菲力又看看他。

    陶意棠拍拍脑袋:“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说:“叫我绿苏好了。”

    “好,小苏苏,我告诉你,”,陶意棠伸出一G手指对我晃一晃,露出贼兮兮的笑容:“在把你吃掉之前,小聂聂可是标准的处男啊!”

    他?那充满强烈暧昧感觉的调情,那样激情的欢爱,怎么可能?

    我冲口说:“不可能!”

    菲力轻咳一声,尴尬地别过脸去,陶意棠低下头捂住嘴,虽然没有笑出声,但是肩膀剧烈地抖动。

    我说完了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这句话的含义,脸一下通红,咬住嘴唇不说话。

    陶意棠终于笑够了抬起头来,白皙的漂亮脸蛋因为忍笑而红红的:“天呐,你可太有趣了,哈哈,小苏苏,我知道你‘不相信’,哈哈哈,不过听我说完你就明白了。”

    他摇头晃脑:“话说当年,有三个身心健康,心理正常的18岁大男生在宿舍里看A片,嗯,我们姑且叫他们T,F,N好了。”

    这个活宝,T就是他自己,F就是菲力,N就是聂唯阳吧?咦,聂唯阳也有过我这样的年纪的啊。

    陶意棠继续说:“片子看完了,他们青春健康的身体就发生了正常生理现象,体贴又迷人的T就说,这样吧,老看片子也没意思,我认识几个女生,很爱玩的,不如今天我们一起去告别我们的少年时代吧!于是他们都同意了。”

    我撇嘴,哼,男人就是这种拿下半身思考的东西。

    “然后他们约了女生去玩,之后就去了酒店……后来,当T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见N正站在隔壁房间的门口,穿戴整齐,沉着脸不说话。于是体贴又迷人的T就去问他怎么了,结果这时候门打开,一个女生怒气冲冲走出来,扔下一句‘他G本就不行!’,然后走掉了。”陶意棠停下来咧嘴笑笑,似乎这段回忆让他相当愉快。

    他接着说下去:“体贴又迷人的T就安慰他的朋友说‘没关系,平常看片子你都挺正常的,肯定因为她太丑的原因’。后来,在体贴又迷人人缘又好的T的安排下,N又接触了几个女孩子,结果证明,N就是不行。”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骗人的吧?又看看菲力,菲力的脸上不自在地泛红,呵,原来菲力也年少轻狂过呢!

    陶意棠笑呵呵地抖抖脚:“直到有一天,小菲菲拿来一张照片给我们看,嗯,当时我就看到小聂聂有了反应,他对着那照片,突然就说了一句话……”

    我的照片。我窘迫地打断他:“我知道他说了什么,你不要再重复了。”这家伙口无遮拦啊,而且,当时聂唯阳有反应他也看到?他这是都注意些什么地方啊!

    陶意棠眯眯笑:“就是这样了,小苏苏。”

    我迟疑地说:“他……对我的照片,一见钟情?”不可能吧?这也夸张了点。

    “对于他的情况我做过研究,怎么说呢,”陶意棠思索着说,“当我们刚认识小聂聂的时候……嗯,菲力,那时候还在中学吧?”

    菲力“嗯”了一声。

    “嗯,那时候小聂聂很孤僻,现在想起来,有点偏执症的倾向。他小时候只跟一个暴躁寡言的保姆长大,导致他不太会跟人相处,但是不得不承认,”陶意棠似是有点不忿地撇撇嘴,“他非常地聪明敏锐,他的出奇敏锐的感觉总是能指引他作出选择,就像他后来选择了学习音乐,事实证明他非常有这方面的天赋。而对于情爱这方面也是,他的感觉指引他的身体,只对他有感觉的人起反应。这也不错,是不是?”

    我努力消化他的话,呆呆地看着他。

    陶意棠拍拍手,笑:“所以我才会说你一定被他吃了,哈哈,那家伙这么多年的冲动,绝对忍不住,哈哈,小苏苏,如果你‘不相信’,就只能说他‘感觉’太好了。”

    我脸红,不习惯跟陌生人谈论私事,这个陶意棠,跟菲力比起来,倒绝对像聂唯阳的朋友,一样的脸皮厚。

    菲力突然低低地说:“我做的最错的事,就是拿了那照片给他看。”

    陶意棠愣了一下,说:“小菲菲,你不是吧?朋友妻哦!”

    菲力脸涨红,声音提高:“苏苏又不喜欢他!”

    陶意棠愣住,看看菲力又看看我,摇头:“可怜的小聂聂。一笔烂帐。算了,”他站起来往屋内走,边走边咕哝,“不管了不管了,我自己的烂帐还算不清呢……”

    过一下他又走出来:“小苏苏,你朋友醒了,找你说话。你跟她说,叫她在这里观察两天再回家。”

    我急忙走进去,看见苗苗躺在病床上,已经换上了医院的衣服,身上脸上的血迹污痕都已清洗干净,涂着红红紫紫的药水,眼角包着大片纱布。

    我坐到她身边去,轻拍她的手:“苗苗,感觉怎么样?”

    苗苗勉力将眼睛张大,看着我,还没说话,眼泪又流出来,她说:“苏苏,对不起。”

    我看着她,微笑摇头。

    苗苗抓住我的手,眼神里流露渴盼:“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我帮她掖掖被子,柔声安慰:“嗯,你安心在这里休息两天,然后去我家,咱们好好聊聊。”

    出了医院,天已经黑透,我想起出门时聂唯阳说的话来,急忙想打电话回家说一声,掏出手机却发现早已没电关机了。

    菲力说:“用我的打?”

    我说:“算了,还是早点回去吧。”

    于是菲力送我回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