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激烈

住家野狼2016-9-20 21:53:52Ctrl+D 收藏本站

    苗苗问:“谁呀?”

    我说:“我妈妈找我,我出去一下,你们慢慢玩吧,游戏机在电视下边的抽屉里。”

    那几个人顶机敏,立刻关掉DVD,拿出游戏机来打游戏。

    我快速闪出门去,把门在背后关好,没好气地问他:“你干什么?”

    聂唯阳脸色沉沉的,站在那里给我一种压力,他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沉默片刻,抓着我的手往对面他的房间走去。我不敢挣扎,怕把房间里的同学引出来,一进到他的房间,我就甩开他的手,背贴在门上,手伸到后边去抓住门把手,准备他一有什么不轨的举动,立刻夺门而逃。

    他看着我的举动,嘴角勾起来,声音却冷冷的:“小野猫,你胆子到不小,居然带着男生来家里看A片。”

    他怎么知道?我一惊,嘴上却强硬着:“关你什么事?那是我的自由!”

    “唔,”他好整以暇地点头,“那我似乎也应该让你妈妈也知道你有这个自由。”

    “你!”又被他要挟,我是妈妈眼里的阳光女孩,怎么能让她看到这样的Y暗面?

    他见我不说话,又说:“或者,我跟你一起去欣赏你的自由,顺便告诉你的同学,你的身体很美味?我猜,你应该是跟他们讲不认识我吧?”

    我咬着牙,这混蛋,他想完全毁了我的生活吗?

    他等了片刻,见我不说话,径自往门口走来,把我拨开,要打开门出去,我死死地抓着门把手不放开,脚蹬着地把身子堵在门上。他扳住我的肩头一拉,我一个趔趄离开了门,他伸手去握门把手,我终于屈服,轻声说:“不要。”

    下一秒我已经被他攫住,一同滚倒在厚厚的地毯上。他的唇几乎是立刻就饥渴狂野地吻上来,用一种要把我吞吃入腹的吻法肆虐我口腔的每一处,大手也用一种要把我揉烂的力量捏揉着我浑圆的X,柔软的腰,修长的大腿,以及,还在隐隐作痛的花瓣。

    我被他压在身下,承受着他的重量和爆炸般的激情,只有努力呼吸的力气了。

    内裤被扒下来,他的长指探进来:“咦?居然这么湿?看来刚才看得很兴奋啊!”

    我难堪地别过脸,感觉他的长腿欺进我的双腿间,随即他灼热巨大的分身狠狠冲进我的身体,由于有充足的润滑,他进入得如此之深,我蹙起眉,呻吟了一声,混蛋,要戳死我吗?

    他似是急于发泄,长裤半褪已经在我身体中快速地驰骋起来,我的双手无力地摊在头侧,身体随着他抽送的动作摇晃着,这次他每次都能狠狠地撞入我的甬道最深处,这刺激和余痛一起扯动我的神经,我咬紧牙关,仍然阻止不了时不时发出的声声难忍的呻吟。

    “真要命,”他直跪起身子,双手捏住我的臀,一下下迎向他的撞击。

    “啊……”我哀叫起来,“太深了!好痛!”

    他不理我,愈发快速地抽送起来。

    “啊!啊……啊!不!啊……!”好痛!全身的激R痛的紧绷,我难以克制地断续呻吟。

    “要命!”他低咒一声,蓦然飞快地用力抽C几下,然后捏着我的臀,将分身牢牢抵在我的身体深处,我睁大眼睛:“不要S在我里面!”扭动挣扎起来。

    “呃啊……!”他那独特的嗓音低低地嘶吼一声,分身剧烈一跳,我感觉一股热烫扑S在我最娇嫩的身体深处,那里蓦然一麻,一团白光爆炸开来,我哆嗦着在疼痛中感受到快感。

    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眉目间尽是舒畅。分身自我身体中拔出,带出一团白浊,沿着我的臀沟流到地毯上。

    我无力地说:“混蛋。”

    他挑眉:“还这么有J神?要不要再来一次?”

    我看着他依然昂扬的分身,想起房间里的同学还没送走,识相地闭上嘴,从地上爬起来。

    一站起来,白色Y体点点滴滴从花瓣中滑出来,我不敢在他的面前多作处理,生怕又引起他的兽欲,匆忙套上内裤,整理一下自己,回到房间把朋友们送走。回到房间一看,一条白Y沿着大腿蜿蜒画出一条痕迹,我又气又怕,从包包里翻出下午回来时偷偷买的事后避孕药,按照说明吃了。本来是担心昨天虽然S到体外但是不能完全排除受孕的可能而买的,现在看来还真***有先见之明。

    拖着疲惫的身子冲洗干净,我挣扎下楼M了几片土司吃了,在桌子上给妈妈留了字条,说我昨晚没睡好回去补觉,晚饭不用叫我。

    回到房间把自己扔进大床里,很快昏睡过去了。

评论列表: